既见君子 既见君子 8.4分

一个人走向安宁

南风
2018-02-02 12:19:15
由于诗词大会的缘故,最近关于诗歌的讨论很火。很多人问:读诗有什么用?对于这个问题,知乎上有个“标准答案”:读诗是为了见到壮丽的落日时,可以说出“长河落日圆”而不是“真TM圆啊”。
这样说有没有道理呢?有是有,但是很不够。就算能用200首诗花式咏落日,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一首诗不能真正进入你的心,和你融为一体,那么记住它就像记住茴字的四种写法一样,只能在吊书袋时白白惹人牙酸而已。
最近我读了《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这是一本古诗评论,不过和文学批评无关,而是作者以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读诗,用现代人的精神体验古人的精神。这思路并不新奇,但是对于没上过中文系的读者来说,却指引出一条新路,让原本干巴巴躺在纸上的文字瞬间鲜活起来。盖无论古人今人,很多烦恼原是相通的。
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烦恼,一旦坦诚地摆出来,往往(在旁人眼里)沦为狗血八点档,徒增笑尔。但披上古诗词的皮来倾诉,就明显安全多了。讲个笑话,某人不满独自值班,在朋友圈发状态曰:“都特喵的玩去了,整栋楼就留了老纸一个人!”第二天被领导约谈,因为乱发朋友圈“暴露了单位的安保漏洞”。但如果他发的是“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呢?




...
显示全文
由于诗词大会的缘故,最近关于诗歌的讨论很火。很多人问:读诗有什么用?对于这个问题,知乎上有个“标准答案”:读诗是为了见到壮丽的落日时,可以说出“长河落日圆”而不是“真TM圆啊”。
这样说有没有道理呢?有是有,但是很不够。就算能用200首诗花式咏落日,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一首诗不能真正进入你的心,和你融为一体,那么记住它就像记住茴字的四种写法一样,只能在吊书袋时白白惹人牙酸而已。
最近我读了《既见君子:过去时代的诗与人》。这是一本古诗评论,不过和文学批评无关,而是作者以自己的人生经历来读诗,用现代人的精神体验古人的精神。这思路并不新奇,但是对于没上过中文系的读者来说,却指引出一条新路,让原本干巴巴躺在纸上的文字瞬间鲜活起来。盖无论古人今人,很多烦恼原是相通的。
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烦恼,一旦坦诚地摆出来,往往(在旁人眼里)沦为狗血八点档,徒增笑尔。但披上古诗词的皮来倾诉,就明显安全多了。讲个笑话,某人不满独自值班,在朋友圈发状态曰:“都特喵的玩去了,整栋楼就留了老纸一个人!”第二天被领导约谈,因为乱发朋友圈“暴露了单位的安保漏洞”。但如果他发的是“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呢?
还有许多复杂的、深沉的乃至纠结的情绪,不知道从何说起又如鲠在喉。去读诗,看《十九首》里同样沉痛的思妇,听她说出“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忽然就释怀了,再多的思念与遗憾,最终想说的也不过如此。又或者听谢宣城说:“安得同携手,酌酒赋新诗”,于是知道即使豁达如小谢,也有这样求不得的时候。再沉重的感情,有人分担总会轻松些,哪怕那人活在两千年前,你读懂了他的诗,你们就成为知己了。
这本书写古代诗人,写他们的诗,还写他们的遭遇,他们的心境,宁静的,惶然的,哀伤的。这些人又自有一派自在天真的精气神,让人忍不住神往,如果有幸这样的人做了朋友,听他聊一聊自己的经历,该是怎样美妙的一件事。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读诗,不止为了诗里自有可以结交的君子,更为了找到那个值得结交的自己,“诗并非新奇的创作,只是一个人走向安宁的过程”(page148)。书评大神云也退说:“君子都是计件的,见一个便少一个。”我固然担心一生也遇不见一个君子,更担心终于坐在君子面前时,却没有像样的平生可说。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既见君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既见君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