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y in a New Century Philosophy in a New Century 评价人数不足

新世纪很难再有哲学

ztl
2018-02-02 看过
意外地读了杭州GTY的私人译本,谢谢,辛苦了。(我支持知识共享,但是也认为应该保护作者的利益。)看起来,哲学最后的领域是伦理学,包括渗透在其他方面的伦理因素,比如政治和经济中。其他方面的旧的形而上学问题,将随着科学的进步逐渐消亡。比如Searle谈到知识的确定性问题,Searle的看法是很多科学知识进入常识之中,所以知识是确定的而非非理性的,但是并非是说不可改变。确定性意味着不可改变是一个传统的错误。可以看到,在这个意义上,他认同库恩但是反对波普尔。不得不说,Searle的这个说法是含混的,不能令人满意。实际上,就和世界的本源问题一样,按照罗素的说法,我们其实无法进行证明,也就是说,无法得到一个纯粹的确定性。但是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是可以确定的。这种确定性,是一些智力上能够得到满足的方法得来的,而且无论在常识上还是在学术上,都应该是可以接受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验证,在日常生活中,一些基本的范畴,比如时间、空间和其他意识上的信息,由intersubjectivity带来;而在另一方面,科技的发展,带来一种“超验”的验证,比如飞船飞到太空中发现,月球确实是个球, 太阳是太阳系的中心。这种超验的知识,对应了古往今来的圣贤所作出的哲思,比如柏拉图的Idea和康德的纯粹理性。但是这种Idea和纯粹理性如何得来呢?先人多是论证这种知识的存在,但是没有人提出这样一套系统。康德在谈及纯粹理性时,谈到直觉,认为在直觉中我们得到确定而可靠的纯理性(数学)知识,然而实际上智能只是拥有部分、基础a priori,比如对于1+1=2的直觉,对于平面几何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直觉。在赛跑比赛中,我从未见到有人为了获胜曲曲折折地冲向终点。但是,数学一旦拓展开来,我们就失去了直觉。这就是很多人学不好数学成绩差的原因。康德认为,理性负责的是用于一统理解力用于一统现实经验的知识的知识。但是这种知识是谁又如何并且在多大程度上提供给理解力的?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康德只顾解决当时哲学中经验和理性的问题,没有顾及其余。如果按照Hume's Guillotine,经验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好在虽然他们是对的,他们回答的问题却是有限的。就如Searle谈到的客观性和主观性的问题以及视角问题,这个问题或许还涉及康德的phenomena和noumena的问题,以及现象学的问题。Searle认为,存在一种描述和价值判断,并且存在两种实在,一种和观察者无关,一种相对。后者就如制度性的婚姻、货币。 我以为关于现象和实在的问题,跟前一个问题相对应,是由于智能的特点(internalness)引发的。而对应的问题也跟前面的确定性有关。Searle关于身心问题,或说意识问题,坚持生物性但是拒绝还原性,并且拒绝硬件-软件观。Damasio在《笛卡尔的错误》中同样反对对软件观。我想这是因为初期提出这个观点的人literally认为就是一种简单软硬件的关系。Searle还提出了一个Chinese Room的thought experiment来反驳。我认为Searle此处有两个问题,一则是他的room里的人依然扮演了一个笛卡尔剧场中观看屏幕的小人的角色;这也导致他面对从最底层的简单符号操作到最高层的自我意识感之间知识欠缺导致的鸿沟始终存在某种质变感,一个homunculus的幽灵在他的理论中游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反对Dennet的从顶层按照同样的拆解一直进行到底部符号操作的还原方法。Searle还和许多人一样(How Brains Think?),还指望从量子理论的不确定性中寻找意识的自由性来源。可以类比古代人和部分现代人都流行的占卜,二者的智能出发点是一样。其实或许是该另一个走向,即complexity theory。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Philosophy in a New Century的更多书评

推荐Philosophy in a New Century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