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天下有雪
2018-02-02 10:43:10

喜欢海岩的作品。笔下娓娓道来的多是些警察的故事,文风也朴实亲切,许是因了同为警察的缘故。这一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却迟到今晚才读完;以至于晚饭姗姗来迟,且把饺子煮成了馄饨。柴米油盐当中,哪里有一丁点风花雪月的影子?

几乎走不出这个故事来。潘小伟把手中的枪对准自己的时候,究竟心里会想些什么呢?我替他想了好久。他会不会有一些后悔,偏执的定要把这个女人带到这里来?他会不会闪过念头,一枪打死面前这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女人?从美高夜总会逃出来,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香港而不是儿女情长,原本是潘小伟最为正确的选择;期待在欧洲或者北美过上一种喜欢的生活,他也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潘小伟在医院旁边的那个小公园里约见吕月月,把这场风花雪月推高到了无以复加的位置。这个时候的潘小伟,爱情在他的心中,是最为纯正无邪的。他相信自己,可以面对所有的问题,克服所有的困难;他心中想的,就是把这个女人带到欧洲或者北美,开始王子和公主的美丽生活。只是,他不懂得,爱情和生活永远是不能切割的。那个叫月月的女警察再好,跟他终究不会是一路人。

对于吕月月,海岩似乎无意褒贬。靠职业的荣誉和忠诚来约束一个人

...
显示全文

喜欢海岩的作品。笔下娓娓道来的多是些警察的故事,文风也朴实亲切,许是因了同为警察的缘故。这一部《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却迟到今晚才读完;以至于晚饭姗姗来迟,且把饺子煮成了馄饨。柴米油盐当中,哪里有一丁点风花雪月的影子?

几乎走不出这个故事来。潘小伟把手中的枪对准自己的时候,究竟心里会想些什么呢?我替他想了好久。他会不会有一些后悔,偏执的定要把这个女人带到这里来?他会不会闪过念头,一枪打死面前这个让他欢喜让他忧的女人?从美高夜总会逃出来,用最快的速度回到香港而不是儿女情长,原本是潘小伟最为正确的选择;期待在欧洲或者北美过上一种喜欢的生活,他也已经完全可以做到。潘小伟在医院旁边的那个小公园里约见吕月月,把这场风花雪月推高到了无以复加的位置。这个时候的潘小伟,爱情在他的心中,是最为纯正无邪的。他相信自己,可以面对所有的问题,克服所有的困难;他心中想的,就是把这个女人带到欧洲或者北美,开始王子和公主的美丽生活。只是,他不懂得,爱情和生活永远是不能切割的。那个叫月月的女警察再好,跟他终究不会是一路人。

对于吕月月,海岩似乎无意褒贬。靠职业的荣誉和忠诚来约束一个人的时代,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成为不可能。因为吕月月是一个警察,似乎就有安贫乐道,无私奉献的义务,这其实是社会强加给我们的定义。每一个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都不需要别人去怀疑和否定。在不违背法制的大前提下,这个世上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存原则和实际情况,用不着过于看重别人的议论和评价,也不要去干预别人的生活。月月注定是一个不能够安分的女人。我这里说的不安分没有丝毫的贬义,一个不安分的人,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色彩,才有可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的精彩。她背离了面前原本平淡却安稳的前程,嫁给一个喜欢她的人,继续做她足可营生的警察,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一条前途莫测的道路。对于她的这个选择,我个人觉得无可厚非。她是真的喜欢潘小伟,可以为他抛弃一切,就像潘小伟带着那把意大利小提琴在那个小公园等待她一样。我们有什么可以指责他们的呢?盲目吗?没有政治立场吗?我不认为他们错了。人的一生不能总是走一步,看一百步,那样的人生也许严谨慎密,但是也注定会让你厌倦无比。如果吕月月没有在三水跟市局联系的那个电话,他们会怎样?如果吕月月继续她在回到北京之后的生活,重新开始,而不是选择了去香港,她会怎样?我总是在心里,不断的追问自己。

我有些讨厌这些如果,人的命运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你应当是一副什么模样,人生的画板或许早就为你涂好了吧??那些不惜生命来完成的爱情,或者不惜爱情来换取的荣华,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是你的,总会属于你,不是你的,得到了也会失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场风花雪月的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