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一切尚未消失》书摘

Saltimbanques
2018-02-02 10:01:44

003:现代性……肇始于西方的冒险……全球传播……与这种世界范围内的霸权地位与支配行为(科技、军事、文化、意识形态)相伴的,是一种奇特的反转(reversion)现象。在这种反转中,强权逐渐被其狂欢化的对象所削弱、吞噬……

005:这是一种深陷于手段的滥用之中并且无所不用其极的文化在大肆炫耀——对自我的吞食,其最具当下性的形象便是大众消费和对一切可能之财富的消耗。这出闹剧还包含了瓦尔特·本雅明提到的另一个维度,即人类今天已经成功地将自身最糟糕的异化变成一种审美和景观层面的享受。

025:因此,即便存在一些与这一全球性力量对抗的力量——我们不能质疑它们的存在——也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力量。它们不再处于一种有冲突、有矛盾的对立状态,而是变成了相悖的、并列的、平行的、非对称的力量。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以前所认识的那种否定性,即作为历史和人类行动之动因的否定性正在消失……当下世界的对抗性游戏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于从前,它已经远离旧式的冲突和旧式的权力对比关系。

027:在被京特·安德斯称作统治的过时的进程中,所有被调整的对立关系、批判性思维和大名鼎鼎的“否定作用”都被工具化,以服务于体制,而我们则迫切希望寻求一个对抗极,或者任何能够挫败这一局面与拆解整体的东西。

028:不要对形成于统治时代的批判价值观抱有幻想。

031:主体消失了——作为意志、自由、表征之决策体的主体和权力、知识、历史的主体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模糊、漂浮而无实体的主体性——一种巨大的反射平面,反射空泛的、脱离现实的意识——所有事物都闪耀着一种无客体的主体性——每一个单子、每一个分子都被一种彻底自恋、一种永恒的影像回放的陷阱所捕获。这便是世界终结之时主体性的形象,真正的主体已从中消失——主体成为这一致命性冒险的受害者,在某种意义上,它不再有任何对立面,既无客体,也无真实抑或他者。

037-038:随着挑战统治权力的旧的反抗形式被体制本身所吞噬,从体制中所有缝隙中涌现出一种新的反终极性(contre-finalite),一种对善的至高权力的挑战,这种挑战在渗透和瓦解这一现实方面比否定作用此前的作为更加彻底。当否定性力量消失时,当禁忌、控制、不平等、差异逐一消失时,为了更好地渗入人们的精神领域,被驱逐的恶便开始腹语。

039:这种不道德的放肆行径岂不是暗示了一种比批判性质疑那永远官腔官调式的自由更大的华语自由。……我们失去了检举揭发的仪式性机制——资本家的真相被资本家自己揭露了。

041:被驱逐的否定因素为了以腹语模式隐约显现而借用了各种方式,愚蠢是其中最平常而又最神秘的一种。确切地说,在缺乏高端决策机制的情况下,愚蠢成为能量和被隐藏之真理的无尽源泉,因为它源于愚蠢本身的无限性。因此,必须汲取一切与生俱来的能量,让这种能量在一派自命不凡中展现自身——让恶用肚子讲话。

042:……会腹语的恶,这不是否定精神——否定精神同投赞成票一样赞同政治理性——而是一种无逻辑的否决,它抗拒政治理性……

048:一个社会性个体通过反社会性来确定自身,一个社会也通过反对自身的价值体系来确定自身,因此才会出现源于这一基本双重性的所有个体或集体的无法预见的宣泄(abreactions)。

049:它因为废除了否定因素而无法再被辩证地否定,只有一种更为暴力的否定、一种极端的拒绝和反对才能对其构成威胁——以一种特别带有讽刺意味的形式,因为它经由一种同类相食般的自毁。

053-054:(齐达内事件)……这起不合时宜的、孤立的和插曲似的事件是反抗世界全面同化的一个精彩片段,是在共识大获全胜的特殊背景下的一个单纯的特殊时刻,是一个在某种意义上来自别处的动作。

就理由充分原则而言,它显得特殊,但就理由不充分而言,它则有着不可抗拒的必然性和逻辑性——这些事件的发生不需要任何参与者或主观动机,它们仅仅反映了一个事实,即一种力量在最深处包含着毁灭和自我毁灭的潜在力量,如果我们迫使其按照合理的逻辑发挥出自己能力的极限,那它就不得不这样做。

055:唤醒处于力量中心的死亡,这便是新对抗的形象。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为何一切尚未消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何一切尚未消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