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寻找自己的影子吧

不不不不不
2018-02-02 09:48:51
三日间的幸福——短暂却又闪耀啊
首先先要承认一个事实,这是我第一次进行轻小说的写作,也是我读过的为数不多的轻小说。
首先要说一声:日本人实在是太丧了 (⊙ˍ⊙)为什么不能在结尾时给予他们一个俗气但是温暖的结局,而是看着他们相拥着离开这个冷酷的世界?
这一次我不想进行过多的剧透直接开始正文吧。


三日间的幸福,光芒甚至能够照亮我过往三个月(出售生命后剩余的时间),二十年的生命(楠木的总寿命)。
这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一部小说,有人说故事是想象力在现实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是在普通生活中盛开的鲜花——从这方面来看,在《三日间》中我们都能或多或少的嗅到自己的味道。
在我的追番生涯中,对主角有什么想法?“要是和他一样牛逼就好了”“马子好漂亮,能不能当我老婆“。。。。但是第一眼看到对楠木的描写时时你是什么感觉?
成绩曾经优秀(小学,初中)现在普通,没有谈过恋爱(在座的各位),有过兴趣但渐渐舍弃(绘画),身边有着优秀的人(弟弟),无人关心。。。
现在是不是感觉有一点熟悉了?再看看他的性格:麻木,落魄,用小说中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既无法让自己幸福,也无法为别人带来快乐的人”,堪称









...
显示全文
三日间的幸福——短暂却又闪耀啊
首先先要承认一个事实,这是我第一次进行轻小说的写作,也是我读过的为数不多的轻小说。
首先要说一声:日本人实在是太丧了 (⊙ˍ⊙)为什么不能在结尾时给予他们一个俗气但是温暖的结局,而是看着他们相拥着离开这个冷酷的世界?
这一次我不想进行过多的剧透直接开始正文吧。


三日间的幸福,光芒甚至能够照亮我过往三个月(出售生命后剩余的时间),二十年的生命(楠木的总寿命)。
这是我个人非常喜爱的一部小说,有人说故事是想象力在现实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发展,是在普通生活中盛开的鲜花——从这方面来看,在《三日间》中我们都能或多或少的嗅到自己的味道。
在我的追番生涯中,对主角有什么想法?“要是和他一样牛逼就好了”“马子好漂亮,能不能当我老婆“。。。。但是第一眼看到对楠木的描写时时你是什么感觉?
成绩曾经优秀(小学,初中)现在普通,没有谈过恋爱(在座的各位),有过兴趣但渐渐舍弃(绘画),身边有着优秀的人(弟弟),无人关心。。。
现在是不是感觉有一点熟悉了?再看看他的性格:麻木,落魄,用小说中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既无法让自己幸福,也无法为别人带来快乐的人”,堪称没有存在价值,因为他始终无法融入主流之中,不愿放下心中的”骄傲“之时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只能寻觅和自己相仿的异类:比如幼年的姬野,现在的宫城。却又不得不为外在的世界而改变自己的形状。不断的忍受自己厌恶的生活,最后连意义都不复存在。但是“到了这等年纪,我仍然无法从「只有自己最特别」的迷思中跳出。这份自信其实毫无根据,不过是过去的荣光还在拉扯而已。时至今日,我不顾眼前难以翻身的劣势,只是一味地欺骗自己「总有一天能成功,一举摆脱之前毫无意义的人生」”
再来看看宫城:为了偿还母亲的债务将三十年时间出售,不得不忍受被他人无视的痛苦,但是又与楠木相反,生活的刻薄没有让她失去内在的“善”,这是她与楠木的最大不同。具体的体现就是将积攒的三十万日元几乎免费的送给楠木——当然这是出于对自身的某种释怀或者证明: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的的存在的必要性。然而他们本质上又是一样的:都认为自己没有资格获得幸福,甚至他人的快乐也只是让自己徒增烦恼。但是又不能得到自我谅解,”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这是一个人类作为生命体最为痛苦的事情吧——无法原谅自己的存在。
现在看来,和我们过去所认知的角色设定相比,他们可以说是有着说不清的漏洞:缺乏行动力,頽萎,自怨自艾,即使堕落不堪还坚信自己独一无二。。。



这里我们暂且按下不表,待到后面再来一同解释。


在情节上大概可以看做两个阶段,前期是楠木拼命的想去从过去的回忆之中寻求他人的慰藉——可是从来不曾主动付出的他收获的只能是空虚与失落,甚至他为之等待了十年的姬野,用冰冷态度击碎了“联系着唯一生机的期待”。看起来真的是愚蠢又浅薄吧?无法为任何人带来任何一点点的幸福,也不可能实现自己的小小愿望,这样的人生值三十万日元吗(两万人民币)?
毫无疑问,不值得,楠木原先的生命只能兑换到三十日元,甚至不够一分钟的电话费。
第二阶段出现了:
是宫城——冷冰冰的监视员将自己积攒的为了偿还债务的资金出于某种“好意”给予楠木。可是楠木却将其轻易的浪费分发给不相识的陌路人。当楠木失去了从过去获取慰藉的资格之时,他与宫城的关系一点点的开始建立:如果将楠木与姬野的关系比作在黑夜中寻觅星光,那现在则是在破晓之前等待日出——虽然转瞬即逝。
为了解除宫城债务,楠木拼尽全力去提升自己寿命的价值:有如鬼神相助,他一个月的寿命的价值远远大于过去三十年。
当他一个人走在街头,等待大限来临时,
宫城出现了,像一个普通的女孩一样,和他相拥——因为她也出售了生命,辜负了楠木的付出。
但是又是值得,因为这剩余的三天,远比那三个月,三年,三十年更有意义啊!



按照作者在后记中写到的,楠木,宫城,姬野这些笨蛋是自己将得到幸福的资格剥夺,但是蠢病到死方可治愈,在死亡来临之际,人们大概就不会在意生存的方式与外人的观点吧。
但这也是最后的花火——当笨蛋们真正的享受幸福时,黑暗的死亡却早已确定。
“死前蠢病才治好的家伙们」眼里的世界应该美丽得不可方物吧。而当他们不断后悔与感叹,「我明明生活在如此美丽的世界」或「我明明懂得接纳各种事物活下去」,但越是后悔,这个世界却越是残酷地显得美丽吧。”——三秋缒

作为有限的人生和无限的时间产生了分裂——生的孤独,爱的寂寞,还有死的永恒,但是在《三日间》中,主角们对死亡的定义是:除了死亡外别无他物,
换而言之就是:单调的生活和死亡几乎无二。
“这世界绝不会突然对死到临头的人变得亲切。恐怕,这世界只对已死的人温柔"
但即使有这样的觉悟,楠木和宫城心中还是存着一份全世界能瞬间变得美好的期盼啊。

说道这里,就援引审美理论中的”关怀“吧,
人们饱受生老病死之烦恼,那么为了让我们能够获得某种心灵上的安定,有三种方式:
给予多样世界之统一本体的哲学关怀,给予有限生命一无限意义的宗教关怀,给予异化人生以多样审美观的艺术关怀。
而艺术的意义是多样的:认知内容的多少并不是其关键所在,否则那些大师的作品也不会价值连城。
说到底,最重要的不在于认知,不在于教化,而在于给人以想象的空间与情感的宣泄,是对于遭受异化痛苦的人们的精神关怀。
就像我在开头对人物的分析一样,我们能从楠木,宫城,姬野等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孤僻,寂寞,怯懦,萎靡。。。
三秋并没有试图去美化这些缺陷,而是坦诚相见。
在这里我想表明一点:对这些人物的负面刻画目的并不是消极的,好比诗人罗隐,他的诗歌向来是不中听的,好比”君未成名我未嫁,可能俱是不如人“”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简直是满满的负能量。
但是他的文才依旧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为什么?
因为就像审美理论中的观点,我们透过这些负面,消极的作品延展我们有限的生命,并以此到达无限的意义——从这方面来说的话,《三日间》的价值并不逊色于一出悲剧。
他们 的共性在于人物与命运的冲突,思维与现实的矛盾,最能让我们扼腕叹息的时候末过于我们以为主角们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觉悟为同伴赢得如常人吧活下去的机会——虽然不得不忍受永恒离别的痛苦,他们选择了一同离开——用相互的陪伴点亮了死之前的黑暗——这么看来,颇有点像《一五同盟》中的提到的殉情。
但是当我们合上书本时,回味楠木和宫城的情感时,真的要把它完全想象成爱情吗?
我想应该不是的吧,至少在我看来,这更多的像是一种陪伴,在彼此的身上寻求得不到的温柔,慰藉和幸福。然而这种温柔非但不是一种救赎,还可能是一种伤害。但是他们的一生都像是在无垠宇宙中漂荡的冰态彗星,孤独而又冰冷的存在着——然而彼此相碰撞的刹那是温暖的。那么与其继续空洞的活着,为何不将未来提前?将自己的寿命化为薪火,点燃这《三日间的幸福》?”就算所有的回忆都必须因此烟消云散,如今的我也已能承受了,因为楠木先生就在我身边。」“——宫城

容我提点一下,这本书的受众注定是人群中的小部分,但又是大多数:人也都大抵如此,等着他们的也只有极为平凡的绝望,而且每个人必须接受的苦痛也各有不同。
但当我们面临这种异化的痛苦时,可以选择不顾眼前难以翻身的劣势,只是一味地欺骗自己「总有一天能成功,一举摆脱之前毫无意义的人生」。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去从三秋的作品中去发现些什么。
”甫爱上这个世界之际,死亡却早已确定了。“哪怕这是样,我们也想在终点之前找到自己的幸福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日间的幸福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日间的幸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