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 7.9分

时间啊,容我废柴下去

方不可
2018-02-02 00:40:06

高中的时候我很痴迷于昆德拉。

你们懂的,像弱智少女迷幻于小时代,小镇少年需要的一切超脱和解离,昆德拉的书里都有。这本《慢》又是一部大部制的变奏,和《不朽》形成极不对称的对位,是他最好的两本书之一。

快和猎奇和遗忘,慢和记忆。记忆的果子可以反复去尝。我尤其钟情于这种终局性的答案,钟情于在所不在的非存在主义式的戏谑情绪,很酷炫。

但我不知道,存在主义真tm好使。至少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中,好使。你无可避免地在社会生活中,受肉并形变。

于是多少有一些后悔,当青春不再,那种荷尔蒙制造的特别感消失后,人像犯了毒瘾一样,一蹶不振。平庸,啊平庸,在日复一日悠闲而重复的生活中,我把自己钉在了鲁斯本的钟面。

阿涅丝是特别的,而其他人,而我们大多数,都并不是。身体很沉重,生活在别处,肉体的重量无法忽视,精神的价值,也比当初想的要更弱一些。你不先经历萨比娜,又如何抉择特蕾莎?

我还记得特蕾莎那并不好看,过深又粗的乳晕。但是代入托马斯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没有经历,没有权利放弃。

可能我从根子上并不相信文学。

在文学意义上,《慢》中的偶遇很特别,不知道名字,也没有目的,错位的

...
显示全文

高中的时候我很痴迷于昆德拉。

你们懂的,像弱智少女迷幻于小时代,小镇少年需要的一切超脱和解离,昆德拉的书里都有。这本《慢》又是一部大部制的变奏,和《不朽》形成极不对称的对位,是他最好的两本书之一。

快和猎奇和遗忘,慢和记忆。记忆的果子可以反复去尝。我尤其钟情于这种终局性的答案,钟情于在所不在的非存在主义式的戏谑情绪,很酷炫。

但我不知道,存在主义真tm好使。至少在普罗大众的生活中,好使。你无可避免地在社会生活中,受肉并形变。

于是多少有一些后悔,当青春不再,那种荷尔蒙制造的特别感消失后,人像犯了毒瘾一样,一蹶不振。平庸,啊平庸,在日复一日悠闲而重复的生活中,我把自己钉在了鲁斯本的钟面。

阿涅丝是特别的,而其他人,而我们大多数,都并不是。身体很沉重,生活在别处,肉体的重量无法忽视,精神的价值,也比当初想的要更弱一些。你不先经历萨比娜,又如何抉择特蕾莎?

我还记得特蕾莎那并不好看,过深又粗的乳晕。但是代入托马斯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没有经历,没有权利放弃。

可能我从根子上并不相信文学。

在文学意义上,《慢》中的偶遇很特别,不知道名字,也没有目的,错位的人选,古今奇妙的互文,月亮和jb,钉穿她的无耻脏话。一个明日不再来的典型故事,一曲小编制的奏鸣曲。没有能够代入的人物,满满的《轻》第七章的乌托邦。我忘了它的复杂性,是如此没有质感。

和妥氏的命运一样,甚至过之的虚幻。

太过安逸的生活也许不需要慢的质料。慢的时间,轻盈,凝固,寡淡,离散。你每天都在被动体会着一样的味道,愉悦难免失真。吃腻了。

其实我也很矛盾。

有一个朋友特别喜欢引用余秋雨:“人生来草莽,用半辈子学会精致,剩下半辈子回归草莽。”

我觉得毫无价值,无可救药。可另一方面,讨厌余秋雨,不也意味着终局性的草莽,不是一个好目标?

解决矛盾的办法也许是减少分析自己,放弃一种全面自观的视角,没有元我。把自指丢掉生活之外。明日不再来,朋友。我愿你做一个幸福的人。

但敏感的人怎么能不敏感,懦弱的人怎么能不懦弱,废柴怎么能一夜变成狮子,并找到他可以逐猎奔驰的草原?

文学帮不了我们。肉身在泥里,费劲全身的功夫爬着,扒拉野菜的根。我们买不起竖琴,弹不响阿涅丝的诗性。

正如模仿维并不同于成为维。逻辑房子不好住。

我为身在快里佯装慢,感受到深深的后悔。明日不再走。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慢的更多书评

推荐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