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要与思考

流影
2018-02-02 看过

为什么现代社会财富和权力的分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而不是以某种别的方式?为什么是欧洲人带着枪炮,病菌去征服印第安人,而不是印第安人带着这些来征服欧洲?为什么欧洲的趋势是长期的无休止的分裂,即使像拿破仑和亚历山大那样难能一见的伟人也统一不了并不算太大的欧洲,而较之广袤得多的中国却可以长期的保持统一?

面对世界我们总有太多的疑问,世界为何会是眼前这个模样,而不是其它任何一种模样,如果它有另外的可能,那么它为什么没有发生?诸如此类的问题是所有习惯思考的人们挥之不去的疑惑,历史的发展本来给予了我们无限多的可能,可世界的命运看起来却又是如此的顽固和一致。仿佛就算把这个星球劈碎无数次再重新开始,也会落入到眼前这个无限循环的怪圈中一样。

上帝从不掷骰子,答案本来就镌刻在一页页的山川湖海之中。

当第一个原始人在非洲大地站起身来,仰望无垠星空的那一刻,一个关于人类的故事的第一滴墨色才堪堪在那烫金的世界史上徐徐渲染开来。

位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间的新月沃地孕育了最初的人类文明,野生植物的驯化促使定居生活的产生,人们逐渐从游荡的狩猎生活转化到农耕生活当中。毫无疑问的是,集约农业能够养活更多的人口,拥有比狩猎生活更高的人口密度,而在另一方面,定居生活使得排泄物容易堆积,易于造成疾病的产生和传播,人们驯养的动物也在驯养中与人们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也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将一些只有动物身上才会拥有的疾病传递给农民,天花,疟疾,霍乱,百日咳,肺炎等等都是如此,农民们也在这种长时间的选择养就了出色的抗病能力,而游牧民族相比就要相差许多。

因为各个大陆的形状不同,地理环境和本土动植物不同,各地人民所驯养的动物也不尽相同。从史前到现在,非洲到澳洲,地球上的可供选择的大型哺乳动物却有148种之多,但人们也不过仅仅驯养了14种大型哺乳动物。事实上,我们现在的所有家畜都是4500年前都已经驯养好了,而在距离当今社会的4500年里,人类并没有再增添任何一种家畜。驯养家畜的条件其实十分苛刻,这我就不再多言,但就驯养家畜的不同而造成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出乎意料的发展,却还是值得一提。

人从非洲起源,然后首先迁徙到欧亚大陆并在之上生活了大概五十万年,在这五十万年里,人类的狩猎技术极其不成熟。由于狩猎的不成熟,欧亚大陆的野生动物有足够的时间去慢慢形成对人类的恐惧和警惕,这使得它们远离了灭绝的危险,也正因为它们远离了灭绝的危险,才在人类进化的后期有机会成为被驯化的家畜动物中的一种。

相比于欧亚大陆驯养动物的多元化,在澳洲大陆驯养成功的大型哺乳动物却没有一例成功。其主要原因在于,人类在公元前4万年的一个冰河世纪到达了澳大利亚,狩猎技术已经充分发展的人们毫不费力的就灭绝了澳洲上为数众多对人类毫无警惕的大型有袋类动物。历史上对澳洲大陆上的这次生物大灭绝一直持有不同的观点,有学者认为是某一次的长期干旱或者其它自然灾害致使这些动物灭绝,但为何这些动物在过去的几千万年里忍受了无数次的干旱和森林大火却依然能够延续下去,却在有考古依据的公元前四万年人类迁徙到澳洲时候大量灭绝,恐怕并不是偶然那么简单。

美洲的情况也大抵如此,相比澳洲也不过多了一种仅生活在安第斯山脉附近的羊驼作为大型家畜饲养。因为这种由于人类迁徙时间不同而造成的窘迫情况在近现代产生了严重的后果,并且无时无刻不在影响历史的进程。

由于缺乏可利用的家畜,就没有办法去扩大农业范围。那些平坦而稍嫌坚硬的土地,在欧亚大陆是用牛耕作的良田,而在美洲澳洲却是废弃和无法利用的荒野,也因此欧亚大陆的人口密度远远大于这两个大陆。

因为可用于农业的家畜缺乏程度不一,造成了农业技术和可耕作面积的不同,让欧亚大陆拥有了更多的粮食产量和储备,足够去供养例如政府官员,技术人员这种无需参与粮食生产的人群,而这种人群的存在,又丰富了社会结构,让原始群落开始向高级社会国家进化,人民开始有了自己军队,新技术也开始源源不断的产生。

发生在人类已知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往往有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开端,而在所有这些开端中,尤以皮萨罗对印加帝国阿塔瓦尔帕的俘虏最为出人意料。

皮萨罗带领着168个西班牙人在八万多印第安人的军队中俘虏了他们的国王,并且勒索了装满一个长22英尺、宽17英尺、高超过8英尺的房间的黄金,并在印第安人交够赎金后仍然极其无耻的杀害了国王阿塔瓦尔帕。

第一批西班牙人常常以百人,或者不足百人的数量猎杀数以万计的印第安人,个中原因当然不是他们拥有无限火力的枪支和刀枪不入的铁躯,他们拥有的不过是同样简陋的绳装火药枪和单薄的铁甲,尽管印第安人拥有的却是更加简陋的笨重石器,但战胜如此多的对手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中最大的秘诀是,西班牙人拥有他们自己驯服的马匹,而印第安人却全部都是徒步作战。马匹让西班牙人可以随意冲破印加帝国的军队防线,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而印第安人却无能为力,因为可供他们驯服的大型野生哺乳动物早在公元前两万年就被他们的祖先消灭的干干净净。

历史是一个圆。为什么是欧洲人去征服美洲而非美洲人去征服欧洲,早已被注定。而这些征服和殖民则是近代文明的开端。

有很多人疑惑,为什么是欧洲,而不是中国前去征服,这就涉及到经纬度和地理引发的社会差异了。

众所周知,纬度的不同影响着农作物的传播。纬度决定着冬夏长短和气候,喜欢地中海气候的农作物在穿越跨越纬度经历长长的寒冷地区时候,往往会被抛弃而无法传播的更远,而在相同纬度横向传播时候则显得更加便利。

如果你有一张世界地图,请仔细对比,你就会发现,欧亚大陆沿着纬度展开,而非洲与美洲都是竖向展开。这种纬度不同而造成农作物传播的影响,在各个大陆的文明史中都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欧洲与亚洲比较,欧洲的地理环境复杂,有各种高大的山脉与湖泊阻隔,互不相同,而中国地势总体平坦,又有两大水系互为沟通,交通极为便利。

中国从最早的统一国家秦开始,之后的大多数时间都处于大一统状态,而欧洲却拥有着近百个小国家,甚至在现在也有43个之多。在面临15世纪的重大机遇时候,中国的皇帝在太监和权臣之间的斗争,其中一派的短暂获胜中选择了焚毁所有的船只和船坞,烧掉了所有造船技术资料来打击对方因为远洋而获得的巨大荣誉。这种文明进化史上的技术丢弃现象并不罕见,新几内亚人发明了轮子又将之丢弃不用也是其中之一。

在欧洲而言,因为拥有众多的国家,就拥有在历史进程上相对较大的容错性,一两个国家拒绝航海,总有另外几个与之敌对的国家反而支持这种行为。国家的统一在很多时候是文明和稳定繁荣的必要前提,但在某些历史机遇面前,这种优势反而会让国家因此而错失一些机遇。大概福祸两相倚,说的也正是如此吧。

谈及对美洲的征服,不得不提起那些欧亚大陆农民驯养动物而获得的病菌了。在欧洲人踏上美洲之前,美洲大陆大概有两千万印第安人,在欧洲人踏上之后的两百年里,他们中间的95%的人都死伤殆尽。造成他们一批批大量死亡的,往往并不是人们所熟知的长枪利炮,而是欧洲人所带来的自己驯服动物身上的病菌。

欧洲人在驯服的过程中获得了对这些疾病的免疫,而美洲人却对此毫无免疫力可言。在西班牙人于印加帝国纵横驰骋的时候,他们身上所携带的病菌是他们最大的帮凶。病菌瓦解了人民抵抗的斗志和土著人本来有效的上层统治(统治者都一起病死了,还怎么领导反击斗争?),让殖民者在广袤无垠的美洲肆意妄为,无法无天。

技术进步,语言的演化及不同差异,为什么中国语言如此统一,而在其它大洲动不动就几百几千种语言,为什么独有新几内亚人形成了食人习惯,为什么技术在不经意间发展而常常又在某个历史瞬间被一个民族所遗弃?都在本书的讨论范围之内,这本书把人类数以百万年的进化史浓缩为五百多面简体中文,而我又将之简述到三千多字,内容当然不可避免的有所遗失。但筑之大树,必去其枝桠,有所失,则必有所得。

闭卷深思良久,感慨颇多。寒假在火车上枯坐了两天两夜,忙忙碌碌拥挤吵闹的车厢确非读书的好场所,可一路行来,又自有一路上的感悟,得得失失,又有谁说的清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枪炮、病菌与钢铁的更多书评

推荐枪炮、病菌与钢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