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大美美大老师
2018-02-01 23:57:24
从2017年末开始读的这本《最危险的书——为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而战》终于是在2018年初顺利结束了,在此之前我并未读过《尤利西斯》,对乔伊斯也知之甚少,虽然这本书如同《红楼梦》一样,已经形成了文学学派,却从没进入过我的世界。
在读《尤利西斯》之前,先读了一本“书的历史”,在我看来十分幸运。《尤利西斯》的晦涩难懂,使许多人在数次尝试阅读之后,都只能选择了放弃。“所以不如先来看看这这本书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来个剧透”——就是我读这本《最危险的书》的初衷。
《最危险的书》作为一本学术著作,与一般意义上的论文也有很大区别,书中甚少出现令人一筹莫展的专业名词与概念,总体来说是一本朗朗上口的著作,读起来趣味性十足,我把它定义为“可以引起阅读兴趣的学术著作”,既可以帮助读者拓展知识与视野,也不会有太大的距离感。
这是一本“书的历史”,它讲的既不单单是乔伊斯,也不仅仅是《尤利西斯》的文本内容,而是围绕着《尤利西斯》,铺陈开来的20世纪西方文学世界,是现代主义文学。书里的那些传奇人物:叶芝、庞德、伍尔夫、西尔维娅·比奇等等,他们每个人单拎出来,都可以洋洋洒洒写就一部巨著,然而在这本书里,他们都是《尤利西斯》的陪衬,包括乔伊斯本人也是。
《尤利西斯》的伟大与时代紧密相关。20世纪初西方世界对思想市场的禁锢,以及书本的另一端——读者的文化与审美水平,都决定了《尤利西斯》的命运。比起乔伊斯自己多年受到梅毒折磨的命运,《尤利西斯》更带着些“宗教般的崇高与宿命感”。
基督教作为西方文化的基石,是永远无法回避的话题,经济学家、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都无法绕开这一命题。无论是反抗还是皈依,基督教植根于西方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如同“宇宙道德秩序”。一个无法接受“惩罚人类的上帝”的乔伊斯,同时也无法接受自己生理上的平庸和不堪一击:如果梅毒不是上帝为他特设的考验,那么就证明这么多年的病痛折磨(生理和心理上的)是不存在任何意义的,因为他只是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男人,会被下流病轻而易举的制服住。苦难的生命里不存在上帝,不存在宿命,不存在不平凡,只有一个妓女,还有淫欲和放纵,就这样。
梅毒在乔伊斯一生中实在太重要了,它带给他的折磨是双重的,而在《尤利西斯》中,乔伊斯也在探索着双重本质:它既是生理的,又是心理的;既关乎外在,也涉及内心。在我看来,梅毒细菌带来的眼疾,在乔伊斯的思想体系(哲学和宗教)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最后,他也是因为细菌折磨而向上帝低头,选择赎罪。
《最危险的书》为我们还原了20世纪初,人们是如何为了思想自由而战的,而这种还原是方方面面的,从庭审系统到出版商,从作者本人到各有不同的读者。或许在今天,也始终有人对《尤利西斯》的遣词造句抱有不适感,但它的意义却在于,为人们展示了另一种可能性:语言的可能性、感官的可能性、文学世界的可能性,人类的文明世界,因为《尤利西斯》所展现的这些可能性,而在茫茫宇宙中又悄无声息的拓展开了一点点,何其伟大。
《尤利西斯》带来的应该是一种全然的自由,读得懂的自由,读不懂的自由,乔伊斯需要被理解,就好像他多次问娜拉:“有谁可以理解我?”,但《尤利西斯》不需要被理解,在书的世界里、在思想的世界里,它应该是全然自由的。
我很喜欢这本书的一点是它展现了20世纪的文学世界,大师云集的世界,我很高兴看到了伍尔夫的参与,虽然对她的描写只有寥寥几句,但是无意中得知了《达洛维夫人》与《尤利西斯》之间密不可分的联系,心里由衷喜悦,准备在读完《尤利西斯》之后,重读《达洛维夫人》。另一方面,是这本书带给我的“可能性”,我很享受这样的阅读体验,在你读完一本书后,虽然无法确切的说出心中的感受,却可以明显感觉到,从合上这本书开始,你的阅读神经——阅读方式、思维角度——都将发生改变,包括对这个世界的思考方式也一样。一本书能够带来十足十的干货,固然是好书,这本书做到了;而一本书如果能为读者带来世界的另一种可能性,丰富我们的世界,可能它就已经超越了“好书”的定义。
因为《最危险的书》,我由衷的期待着《尤利西斯》将为我打开一个怎样的世界。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危险的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危险的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