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又何妨,狂又何妨

星空
2018-02-01 23:41:20

所谓“骆氏三书”,即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骆玉明以前出版过的《纵放悲歌》《老庄哲学随谈》和《中国历史上的大阴谋》三本书,在由鹭江出版社再版的时候,分别更名为《欲采蘋花不自由》《长得逍遥自在心》和《闻道长安似弈棋》。比较有趣的是,自己读这三本书的顺序,却正好颠倒了过来,如今,《欲采蘋花不自由》却成为最后一本读过的书了。不过这只是巧合而已,严格说来,骆玉明教授的这三本书,并没有什么一定的次序,随便哪一本作开头、哪一本作结尾,都不会妨碍到原作的经典、好读。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主角”是明中叶江南四才子——祝允明、唐寅、文徽明和徐渭。其中唐寅又以“唐伯虎”之名、徐渭又以“徐文长”之名闻名于世。江南四才子的名声是被明代时人传出来的。单看骆玉明在目录中对他们四人各一句的评价——姑且这样来说吧——就觉得仿如其人就在眼前。说祝允明,是“万事遗来剩得狂”;说唐寅,是“世人闲人地上仙”;说文徽

...
显示全文

所谓“骆氏三书”,即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骆玉明以前出版过的《纵放悲歌》《老庄哲学随谈》和《中国历史上的大阴谋》三本书,在由鹭江出版社再版的时候,分别更名为《欲采蘋花不自由》《长得逍遥自在心》和《闻道长安似弈棋》。比较有趣的是,自己读这三本书的顺序,却正好颠倒了过来,如今,《欲采蘋花不自由》却成为最后一本读过的书了。不过这只是巧合而已,严格说来,骆玉明教授的这三本书,并没有什么一定的次序,随便哪一本作开头、哪一本作结尾,都不会妨碍到原作的经典、好读。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主角”是明中叶江南四才子——祝允明、唐寅、文徽明和徐渭。其中唐寅又以“唐伯虎”之名、徐渭又以“徐文长”之名闻名于世。江南四才子的名声是被明代时人传出来的。单看骆玉明在目录中对他们四人各一句的评价——姑且这样来说吧——就觉得仿如其人就在眼前。说祝允明,是“万事遗来剩得狂”;说唐寅,是“世人闲人地上仙”;说文徽明,是“满头尘土说功名”;说徐渭,是“不觉悲歌崩白云”。不需要细细探求这四句的含义,单看字面上的意思,也足以猜得出这四才子每个人的特点以及命运。

明中叶的江南城市,非常有意思的是,资本主义的萌芽已经清晰可见。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工商业的日益发达,体现在人们内心深处的就是,对社会权威与既有秩序的一种漠视、抗拒以至于离经叛道。这样的一种思潮,得看是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中与时代背景下。如祝允明、唐寅、文徽明、徐渭“江南四才子”的时代,显然有着一种特殊的含义。比如,为什么对人生梦想有所追求的祝允明,内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却是希望儿子平庸无奇呢?即苏轼在其诗作《洗儿戏作》中所说的“但愿我儿愚且鲁”呢?为什么出身商人家庭的寅,最后居然到了要靠卖字画为生的地步了呢?虽然“唐伯虎点秋香”不过是传说和戏剧之作,但发生在唐寅身上的故事,一定还有比传说他点秋香更为传奇的时刻。比如,为什么性格温和严谨的文徵明,他所交的朋友却多为放达之士呢?还有,才华横溢的徐文长,他落寞发狂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呢?

所谓时世造英雄,一定的社会生态,也对当时社会里的人产生相当重要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一定是潜移默化中发生的。唐代的李白放到明代中叶,恐怕他那一种狂放不羁比“江南四才子”还要加深几分;如果换成了杜甫,又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光景呢?单是设想一下,都觉得的确是格外好玩得很!“江南四才子”的成就,既是出自天赋,也是出自他们在当时社会形势下的一种意识上的觉醒与思想里的敏锐。当个性的张扬与社会正统秩序形成了一种矛盾关系的时候,这种矛盾就会愈演愈烈,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这样的一种认识与现实之间的矛盾,即使在今天的社会里,有时候似乎也并不稀罕。

对一个人的了解,一定不能道听途说,而是要或者深入其内心,或者通过他的文学创作、言行举止、为人处事来进行综合判断。不能,就很难避免失之偏颇。对“江南四才子”的分析判断也是如此。不能因为他们是名人,就省略了步骤,姑且认为那样就可以了;而是不妨先从骆玉明在《欲采蘋花不自由》中的点滴分析,让他们的形象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可见。

南宋词人刘克庄在其词作《一剪梅》中写道:“酒酣耳热说文明,惊倒邻墙,推倒胡床。旁观拍手笑疏狂,疏又何妨,狂又何妨!”用这首宋词来送给“江南四才子”,似乎正是合适之极。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欲采蘋花不自由的更多书评

推荐欲采蘋花不自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