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青年——陶潜

郑淑彬
2018-02-01 23:13:09

花了两天,我看完了刘争争著的小说《陶潜和樱子》。感觉陶潜就是个佛系青年。最近,“佛系”这词忒流行。它指的是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陶潜就是喜欢佛教的智慧,也是因为这种智慧,他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成功的道路。

痴迷佛经。其实早在2014年,日本某杂志就已经介绍“佛系男子”。他们把自己的兴趣爱好永远都放在第一位,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总是嫌谈恋爱太麻烦。大学期间,陶潜最喜欢读的书就是佛经,比如《十一面观音神咒》,比如《金刚经》。每次唱K,他必点一首《十一面观音神咒》,半个小时里,他眯着眼睛,一字不漏地唱了出来,真是奇葩。生活里,遇到人间俗事,他总会用《金刚经》里的话,自我安慰。

看淡一切。那一次,他为了安慰樱子,引用了最后的四句偈语:一切皆有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正对应了佛系的标准之一:一切看淡。后来,他被学校开除时,也不曾流露出半点悔意或者忧伤,名誉可以看淡。后来,他流落街头的时候,碰到了行骗的大娘,他也舍得把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都塞给了她,金钱可以看淡。后来,在烧烤店宿舍的时候,“觉得生活难挨的时候就翻翻”《金刚经》,蟑螂可以忽略,老鼠也可以忽略,因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好友樱子失恋了,想让他列个书单,陶潜说:“想要明心见性,看清世界的本原,靠的不是多读书,而是不生执念,不心存偏见。”恋爱这种东西,也可以看淡,如云如烟。

佛系教授——中文系唐教授。这个大学里,唯一跟唐教授谈天说地的,就是陶潜。他们交流的不是中文专业的问题,而是哲学。唐教授异常看好陶潜,早有预言,此人必将出人头地。陶潜临行之际,唐教授送他四个字:功不唐捐。此句来自于佛教的经典《法华经》,意为:所有的功德和努力从来不会白白付出,必定会有回报。唐教授最后还说,世上不曾有“徒劳”二字,你若看不到回报,那是因为故事还没有走向结局。功不唐捐,自此成为陶潜的人生信条,无论走到哪,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他都能泰然处之。离开学校的时候,他只带一本书——《金刚经》。

佛系富婆——莫小红。当初,莫小红就是因为陶潜的“佛系”气质,因为他的与众不同,才对他产生好感的。跟陶潜聊天,是一种幸福。我问陶潜,你们有共同话题吗?陶潜说:“能,因为众生皆有困惑,命运何曾放过任何人?”好一个佛系青年!受其影响,莫小红也不自觉成为一个佛系。她回顾往事,总结道:“佛教讲因果,我坏了别人家庭,是作恶,得不到爱情没有女儿,是报应,我信因果。”莫小红在因果报应的思想中,受尽煎熬。不过,陶潜也安慰了她:“祸福相依,你又因此得到了自己的事业,再也不用靠男人。大修行之人不昧因果。”看来,佛还是会关怀知错之人,佛系之路真的有几分神秘与玄妙。莫小红开始深信佛教,她“望着佛的双眼闪着光芒,热泪盈眶。”自见了佛珠,“她觉得心里敞亮、舒坦”。为了摆脱长期以来的失眠,她请求陶潜为她念《金刚经》。“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当陶潜念完最后一个字时,她已安然入梦。莫小红放下了恩恩怨怨,放下了苦海。救她的不是佛经,不是佛,而是自己。陶潜说:“佛不渡人,他只站在彼岸,端庄威仪,不言不语。”所以,莫小红自己游了过去,自己渡了自己。

遇见活佛。在山区支教的时候,陶潜偶然遇到了活佛,也可以说是活佛救了他。那一晚,他们促膝谈心,话题自然是佛经。那一晚,听了活佛的讲经,陶潜心里充满着喜乐。后来,他再回来寻找活佛时,活佛已闭关。不过,活佛让小沙弥带话过来:“您此行万里路,见天地,见众生,实在是难得的好修行,请你千万不要放弃。五湖四海皆是道场,只要你想,总能看见莲花。”修行之路漫漫,佛系的养成不容易。最后,活佛也是送给他四个字:功不唐捐。活佛希望他早日找到答案,做一个坚定的佛系青年。

这就是一个佛系青年的成长历程,佛性十足,佛光普照。愿你我共勉,看淡一切,功不唐捐,将佛系进行到底!

发自我的iPhone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陶潜和樱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陶潜和樱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