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命运都命中注定

一叶飘零
2018-02-01 21:57:48
又一次被格林的作品所惊艳!

跟《恋情的终结》一样,《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故事相当简单:一个从小失怙恃的杀手,受雇暗杀一位国防部长,却因为酬金是失窃款而走上复仇之路。

故事很短,也不晦暗难懂,但在格林的笔下,简单的故事却开出来不一样的花。他像一名语言的工匠,精心地雕刻着各个本来平常却最终惊艳的细节。

如果你来描述一个人被他人拿枪威胁,你会怎么写?

最直白的:被人拿枪威胁。

带点心里描述的:被人拿枪指了腰,冷汗涔涔、战战兢兢。

而格林的写法:“我挺好。”戴维斯先生说。他像是一个深入蛮荒之地的探险家,在离开文明境界之前,觉得有必要留下一个标记。万一以后有人寻找他,那标记就会说:“向北”或“向西”可以找到我。

此时被莱文拿枪威胁的戴维斯的心里呼啸而来。想象一下离不开手机的你,此时却要被丢到蛮荒之地是种怎样的感觉,而且你还要深入充满未知恐惧的深处,仿佛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此时的描述会让读者有种身临其境的不安、战栗。

书中,这种内心感受的描写精彩之处随处可见。比如莱文去复仇之时,“他带着某种喜悦的、必获成功的感觉摸着后胯上的枪。杀人和复仇使他心里轻飘飘















...
显示全文
又一次被格林的作品所惊艳!

跟《恋情的终结》一样,《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故事相当简单:一个从小失怙恃的杀手,受雇暗杀一位国防部长,却因为酬金是失窃款而走上复仇之路。

故事很短,也不晦暗难懂,但在格林的笔下,简单的故事却开出来不一样的花。他像一名语言的工匠,精心地雕刻着各个本来平常却最终惊艳的细节。

如果你来描述一个人被他人拿枪威胁,你会怎么写?

最直白的:被人拿枪威胁。

带点心里描述的:被人拿枪指了腰,冷汗涔涔、战战兢兢。

而格林的写法:“我挺好。”戴维斯先生说。他像是一个深入蛮荒之地的探险家,在离开文明境界之前,觉得有必要留下一个标记。万一以后有人寻找他,那标记就会说:“向北”或“向西”可以找到我。

此时被莱文拿枪威胁的戴维斯的心里呼啸而来。想象一下离不开手机的你,此时却要被丢到蛮荒之地是种怎样的感觉,而且你还要深入充满未知恐惧的深处,仿佛是万劫不复的地狱,此时的描述会让读者有种身临其境的不安、战栗。

书中,这种内心感受的描写精彩之处随处可见。比如莱文去复仇之时,“他带着某种喜悦的、必获成功的感觉摸着后胯上的枪。杀人和复仇使他心里轻飘飘的,这是他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一向压在他心头的那种恼恨、痛苦好像一下子都不见了。他似乎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另外一个什么人在执行复仇的计划。”比如莱文死去时,“死亡带着无法忍受的痛苦降临在他的身上。他必须像女人分娩婴儿一样分娩自己的痛苦。剧烈的阵痛使他呜咽着、呻吟着,最后从他体内出来了,莱文随着自己的独子走进广阔无垠的寂寥中。”

格林细腻的笔触,让我想到了木心,木心所写的《从前慢》:“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虽然两个人风格迥异,一个如油画,一个如国画;一个像城市,喧嚣热闹,一个像山水,留够余白;一个繁花似锦、清浅悠然,一个大道至简、返璞归真。但两者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文字的张力十足,层次丰富。

而在这丰富层次的背后,是格林对书中每个人物的命运早已注定的表述。

莱文虽是杀手,却始终向往爱和信任,但终究只会爱而不得。因为“除了苦味以外,他的舌头不习惯尝到别的味道。他是仇恨抚育大的,仇恨把他塑造成这样一个又黑又瘦、杀人成性的人。他一个人彳亍在雨地里,被人追捕着,一副丑陋的脸相。他生下的时候父亲正关在监狱里,六年以后,父亲因为又犯了别的罪被绞死了,母亲用一把菜刀了结了自己的性命。这以后他便被送到少儿收容所去。他对任何人从来没有一点儿温情。他就是这样被培育出来的,而他对这一结果却有一种奇怪的自豪感。他不希望自己被制造成别的样子。突然间,他害怕起来:如果想要逃跑的话,这次他一定要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冷静。要想眨眼间就把枪掏出来,需要的绝不是温情。”目睹母亲的自杀,经历囚禁的童年,遭受他人的白眼,受尽爱人的背叛,莱文的心早已如冰块般坚硬,坚硬的让他总是处于怀疑中,坚硬的让他对于杀人完全没有任何感觉。虽然他渴望理解,渴望着向他人伸出求助的手,但是他不懂得什么才是世人眼中的“正义”,所以他用自认为对的方式对待旅馆的老板和他驼背的女儿。所以,在对老国防部长开第一枪时,已经暗示了他的结局。或者说从小,他的命运就已注定——渴望爱,却终因游离之外而被抛弃。

善良的安,虽然在车站的仓库里给了莱文以信任,但终究还是会沦为怀疑。“想到幸福和快乐时,她总是严肃的。她更愿意在悲哀、不幸的时候放声大笑。对于她关心和喜爱的事,她无法不严肃对待。在幸福的时刻,她就不禁想到所有那些会破坏幸福的东西,幸福就使她肃穆起来。”对于幸福的东西,她总是严肃的谨慎的,所以当她知道莱文是杀手之后,她最终还是选择了走向警察局。

麦瑟尔虽然真心爱着安,但在职责和爱面前,他还是会选择职责。因为”麦瑟尔要让自己的爱情也尽快组织得井井有条:他想要爱情打上戳记、贴上封条、签上名字,他要付款取到证明。他心中充满了一种无法诉说的柔情,除了结婚,他是永远也表达不出来的。麦瑟尔不是一个情人,他早已像一个结过婚的人,一个结婚多年,对幸福和信任心存感激的人。“他不在乎世界是否大战,也不在乎莱文到底杀了谁,他只想一切井井有条,一切按照职责所规定的的来进行。所以,最终他还是会在那样的状态下选择和安结婚。

......

细腻的描写之下,是每个人终将走向必然的结局。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被出卖的杀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