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 日常 9.0分

试读 红裙子

庙脚石
2018-02-01 15:19:51
红裙子

梦见旧时光。大红色的舞台,有一群女孩子,穿了曳地的红裙子,一个个鱼贯从舞台中央走过。舞台中央,一个女孩正在旋转,飞翔。她转过身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冲我微笑。
我脱口喊出她的名字:“杜缨!”
杜缨是我以前待过的那所学校的代课老师,城里人,皮肤雪白,身材清瘦。说话柔声柔气。
那时候,我们几个刚毕业的女孩子,聚拢在学校的一间舞蹈教室里,排练一个节目,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比赛。校长特地从市少年宫请来了一个老师,姓马,长了一张马脸。不过人很和善,譬如对我们几个特别没有节奏感的女孩子,也并不凶,只挑一点简单的动作教我们。
马老师很器重杜缨。什么高难度动作,到了她那里一学就会。马老师欣喜地说,杜缨,你要不当我的徒弟吧。杜缨说,不,我一点也不喜欢跳舞。她说话的口气又认真又严肃。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杜缨,你为什么不喜欢跳舞?她咬了咬嘴唇,低垂着头说,因为,爸爸被一个跳舞的女人迷住了。妈妈说,跳舞的女人是狐狸精。我暗暗想,可是,我很喜欢跳舞呀,难道我想成为一个狐狸精么?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杜缨周一到周五晚上就住在学校后面的一排宿舍里。那排宿舍,几乎没有人住。她一







...
显示全文
红裙子

梦见旧时光。大红色的舞台,有一群女孩子,穿了曳地的红裙子,一个个鱼贯从舞台中央走过。舞台中央,一个女孩正在旋转,飞翔。她转过身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冲我微笑。
我脱口喊出她的名字:“杜缨!”
杜缨是我以前待过的那所学校的代课老师,城里人,皮肤雪白,身材清瘦。说话柔声柔气。
那时候,我们几个刚毕业的女孩子,聚拢在学校的一间舞蹈教室里,排练一个节目,代表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比赛。校长特地从市少年宫请来了一个老师,姓马,长了一张马脸。不过人很和善,譬如对我们几个特别没有节奏感的女孩子,也并不凶,只挑一点简单的动作教我们。
马老师很器重杜缨。什么高难度动作,到了她那里一学就会。马老师欣喜地说,杜缨,你要不当我的徒弟吧。杜缨说,不,我一点也不喜欢跳舞。她说话的口气又认真又严肃。
有一次,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杜缨,你为什么不喜欢跳舞?她咬了咬嘴唇,低垂着头说,因为,爸爸被一个跳舞的女人迷住了。妈妈说,跳舞的女人是狐狸精。我暗暗想,可是,我很喜欢跳舞呀,难道我想成为一个狐狸精么?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杜缨周一到周五晚上就住在学校后面的一排宿舍里。那排宿舍,几乎没有人住。她一个人有点害怕,只好央求我陪她。(我家离学校才几百米远)于是,晚上,我和她挤在一张床上。两个人说悄悄话。有时候,我俩偷偷溜到学校外面的马路上去散步。
一盏昏黄的街灯,映照着两个长长的影子。
我发现我喜欢上这个地方了。杜缨叹了一口气:真想在这里找一个人嫁给他,就此度过余生。她说的“余生”那两个字,令我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说,杜缨,你才几岁啊,显得自己多老似的。她有点落寞地说,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很老啦。
她说,她没考上大学,令妈妈很是失望。妈妈让她来学校代课。起初,她挺不情愿的,觉得这个小镇那么偏僻,那么闭塞。但现在不了,我在这里过得很开心,而且,还交上了一个好朋友哪。她拉着我的手,轻声说道。
于是,我有点想落泪了,甚至有点心怀感激。为自己可以拥有这么一个城里来的好朋友,又美丽又温柔,关键,她还会跳舞呢。我说,杜缨,你教我跳舞吧。她迟疑了一下,伸出双手,带着我在梧桐树底下旋转起来。远远看去,我和她,宛如树底下的两只蝴蝶。
参加演出的那一天,学校特地请来了一个化妆师,把我们的脸刷得墙壁一样白,还贴了假睫毛,描了眼线,涂了眼影,穿上了一条曳地的红裙子。真是说不出的风情和妖娆。
杜缨拒绝穿那条红裙子。她一直咬着嘴唇不说话。马老师急了,他说,哎呀呀,我的姑奶奶,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别在这里耍小姐脾气了行不行。
那场演出最终因杜缨的缺席而掌声寂寥。马老师大为光火,说这个小姑娘纯粹是不安好心,要他好看,恨恨地拂袖离去,发誓以后再也不来我们学校帮忙排演节目了。
我在台下找到杜缨时,她抱着臂膀,蜷缩成一团,小声在抽泣。她说:爸爸……爸爸就是跟着一个穿红裙子的女人……离开了我和妈妈……我一辈子都不要穿红裙子……
不久之后,校长辞退了杜缨。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她。至于她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忘记了与她说过的那些悄悄话。可我一直记得,她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我偶尔会想,她穿上红裙子的样子,一定非常好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日常的更多书评

推荐日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