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老师写的燕大作品研究,关于无心的

杨过
2018-02-01 14:57:54
新传奇、志怪小说中的人本主义在燕垒生所有的小说中,传奇、志怪这一类堪称是最具特色的了,网友也常将其称为燕垒生的“强项”。相较写武侠小说需要绞尽脑汁地突破金庸、古龙等人的模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特色,写传奇、志怪小说对于燕垒生而言,要轻松得多。原因不在别的,仅仅因为在网络文坛,并没有多少作家拥有燕垒生如此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尤其是在传奇、志怪小说的阅读方面。近年来新志怪小说层出不穷,《鬼吹灯》《盗墓笔记》《茅山后裔》《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等等,都有相当高的点击率,且几乎都已实体出版,并被改编成电影、广播剧等。然而,这些小说普遍有一个特点,便是仅以故事情节的离奇荒诞取胜,为了吸引读者,作家不得不一个又一个地抛出令人惊骇的奇闻怪事,用感官的冲击取得读者的阅读兴趣,造成的结果便是作家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把故事编得越来越匪夷所思,读者的阅读反应也在不断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麻木,一旦新编的故事新鲜度不够,便无法吸引读者,难以为继。并且,仅凭感官刺激取胜的作品,往往经不住反复阅读,只能成为消费时代的快餐,或许能让作家在短时间内赚得盆满钵满,但却难以在文学史上留下一抹痕迹。
无论是传奇、志怪,还是别的幻
...
显示全文
新传奇、志怪小说中的人本主义在燕垒生所有的小说中,传奇、志怪这一类堪称是最具特色的了,网友也常将其称为燕垒生的“强项”。相较写武侠小说需要绞尽脑汁地突破金庸、古龙等人的模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特色,写传奇、志怪小说对于燕垒生而言,要轻松得多。原因不在别的,仅仅因为在网络文坛,并没有多少作家拥有燕垒生如此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尤其是在传奇、志怪小说的阅读方面。近年来新志怪小说层出不穷,《鬼吹灯》《盗墓笔记》《茅山后裔》《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等等,都有相当高的点击率,且几乎都已实体出版,并被改编成电影、广播剧等。然而,这些小说普遍有一个特点,便是仅以故事情节的离奇荒诞取胜,为了吸引读者,作家不得不一个又一个地抛出令人惊骇的奇闻怪事,用感官的冲击取得读者的阅读兴趣,造成的结果便是作家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把故事编得越来越匪夷所思,读者的阅读反应也在不断的刺激下变得越来越麻木,一旦新编的故事新鲜度不够,便无法吸引读者,难以为继。并且,仅凭感官刺激取胜的作品,往往经不住反复阅读,只能成为消费时代的快餐,或许能让作家在短时间内赚得盆满钵满,但却难以在文学史上留下一抹痕迹。
无论是传奇、志怪,还是别的幻想小说,即便情节再离奇,故事再荒诞,要拥有较高的文学价值,仍然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的文学精神。唐传奇、六朝志怪中的很多小说之所以流传至今,就在于其写神写鬼,写精写怪,最后的落脚点还是回到人情人性。燕垒生写传奇志怪的高明之处,也就在于此。以《贞观幽明谭》为例,这是一部典型的模仿唐传奇的小说,甚至连故事的背景、人物也都有不少唐传奇的影子在其中。奇诡神秘的道术可说是这篇小说的精华所在,无论是十二金楼子的五魅术,明月奴的傀儡术,还是明崇俨的踏影术,萧流香的魇魔法,种种都有其独到的特色。但更令小说读之难忘的,是活跃其中的各色人等。这些人大多是鼎鼎大名的历史人物,如李世民、明崇俨、裴行俭、中臣镰足、萧皇后等,燕垒生在自己的小说中采取了以虚写实的唐传奇手法,借助古典传奇故事,辅以极为开阔的想象力,赋予了这些人物以新的生命。裴行俭的一身正气,高仲舒的书生意气,中臣镰足的老谋深算,李玄通的阴险狠毒,明月奴的精明娇美,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质,令人过目难忘。当然,处于最中心位置的,当属明崇俨。作者并没有将他简单地正面处理,他所做的追查,都是为了揭开自己被封印的记忆,他几次相救明月奴,也只是出于对其姣好容貌的迷恋,在他的师傅被迫告诉他,封印他的记忆是为了让他承担拯救天下苍生的重任时,他也没有就此变得伟岸,而是愤懑于师傅对自己的欺骗,对未来的道路一片迷茫。虽然在历史上,明崇俨曾官拜正谏大夫,与武则天的暧昧史更可让他跃身历史名人之列,但在《贞观幽冥潭》里,作者有意识地选取了明的青年时代,把他写成了一名被卷入了帝王权争,被赋予了天魔身份的普通人,并且直到最终,他也没有变成英雄,依旧处于未知前路的状态。看惯了小人物一跃而成天下雄的读者,对于这样的形象可能并不满意。然而,正是这样的人物,才是最立体,最有血有肉的。同样真实可感的,还有《道可道》中的无心。燕垒生坦承这类人物塑造的灵感来自徐克《倩女幽魂》中的小道士知秋一叶。他很喜欢这种无赖式的小人物,就想写那种草根型的,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又不失善良本性的普通人。这样的人物或许不会像英雄传奇人物那样,满足读者的自我投射欲望,但却可以引起读者的共鸣,他们就像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甚至有可能就是我们自己,因此带给读者格外的亲切感和熟悉感。从普通小人物的角度谈明崇俨、无心等形象,主要是为了突出燕垒生对平常人情、人性的用心。作为传奇、志怪类小说,人物的传奇性也是燕垒生致力书写的所在。正在连载的“燕垒怪谈”系列,便是其中的上乘佳作。“燕垒怪谈”多为短篇,讲述各种奇人奇事。奇人均有侠客风采,如身怀邪门绝技,却摒弃不义之财的竹公子;用龙鳞助百姓求雨的小道士;隐于市集,除暴安良的霤使夫妇;改邪归正后屡破奇案的侠盗神捕胡大烟杆等等,形象飘逸生动,极具浪漫主义色彩。
节选自《植根传统,融雅于俗——燕垒生幻想小说创作论》,杭州师范大学 詹玲著,《小说评论》2017年第6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道者无心·海内篇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者无心·海内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