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的执念,都给到了对的人》

郭道甲
2018-02-01 14:18:14
文/小辣花
新浪微博@片刻小辣花
公众号:心花辣放

有时候,爱情就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集中营,让那些一厢情愿的人们身陷囹圄,危在旦夕,被宿命挨个点名,排队领取一场被称之为“爱而不得”的酷刑。自此,苦痛、念想、纠缠、不甘,等等磨难接踵而至。可总会有些执念极深的人,哪怕喉中含刺,却也要将深情细嚼慢咽,即便就着鲜血淋漓,也可以毫无怨言,甘之如饴。
 
正如在辛夷坞的《许我向你看》中的谢桔年和韩述,他们都是怀揣着执念的人,在年轻时,曾用最惨烈的方式,缝纫出一场满目疮痍的青春。但那一针一线,稍一用力拉扯,就又会陡然崩裂,破开一个深邃的口子,所有戏剧性的往事喷薄而出,怎么捂也捂不住。
 
在谢桔年的心里,最念念不忘的,当属起初陪她一同躺在石榴树下的清瘦少年巫雨,是那个拉着她一直奔跑的“小和尚”巫雨。即便在巫雨意外死亡之后,那么多年以来,她也仍然无法释怀他的离开。实际上,桔年根本就并不打算释怀。哪怕巫雨在去世之前,选择爱的是另一个女孩,他要远走高飞,带走的也是另一个女孩。但这些都无法让桔年锐减她对巫雨的爱。就像书中别人对桔年所说的那样:你爱他,哪怕他是个错的人。“巫雨”这个名字







...
显示全文
文/小辣花
新浪微博@片刻小辣花
公众号:心花辣放

有时候,爱情就像是一个心狠手辣的集中营,让那些一厢情愿的人们身陷囹圄,危在旦夕,被宿命挨个点名,排队领取一场被称之为“爱而不得”的酷刑。自此,苦痛、念想、纠缠、不甘,等等磨难接踵而至。可总会有些执念极深的人,哪怕喉中含刺,却也要将深情细嚼慢咽,即便就着鲜血淋漓,也可以毫无怨言,甘之如饴。
 
正如在辛夷坞的《许我向你看》中的谢桔年和韩述,他们都是怀揣着执念的人,在年轻时,曾用最惨烈的方式,缝纫出一场满目疮痍的青春。但那一针一线,稍一用力拉扯,就又会陡然崩裂,破开一个深邃的口子,所有戏剧性的往事喷薄而出,怎么捂也捂不住。
 
在谢桔年的心里,最念念不忘的,当属起初陪她一同躺在石榴树下的清瘦少年巫雨,是那个拉着她一直奔跑的“小和尚”巫雨。即便在巫雨意外死亡之后,那么多年以来,她也仍然无法释怀他的离开。实际上,桔年根本就并不打算释怀。哪怕巫雨在去世之前,选择爱的是另一个女孩,他要远走高飞,带走的也是另一个女孩。但这些都无法让桔年锐减她对巫雨的爱。就像书中别人对桔年所说的那样:你爱他,哪怕他是个错的人。“巫雨”这个名字,就像磐石一般沉重地砸在了桔年情窦初开的心里,一直到她世事历尽之后,也依旧未曾迁徙过半厘。她挪不动,更不许别人挪动。
 
而韩述的所有卑微和热烈,则全部都给了谢桔年。无论小心翼翼的,荒唐冲动的,还是愧疚悲怯的,难以割舍的,在那些混乱复杂的变故里,其实都潜伏着韩述这个大男孩,心中对桔年最直白简单的爱。他那么渴望和桔年靠得更近一点,年少时也曾在一张与桔年的合照背面,偷偷写下过一行“许我向你看”。在韩述所有死皮赖脸的胶葛之下,其实暗涌着太多太多的情意,尽管换来的一向是桔年的冷漠和抗拒,尽管知道桔年心里仍挂欠着死去的巫雨,他也从未因此停止过这场追逐。就像他自己所说的,只要桔年愿意,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你看,爱竟是如此难以两全的东西,我们越是爱不到,就越会拼命寻找转机。桔年的方式是假装巫雨从未离去,她床上仍端放着巫雨的衣服,住在巫雨住过的地方,抚养巫雨和别人生下的孩子,抱着巫雨的影子独自生活了十一年。她就像是个突然坠落深海的人,为了好过一点,便干脆把深海当做陆地,制造一如既往的假象。这种执念,带着点可怜的病态。而韩述,这个将桔年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的男孩,因为伤害过桔年所以想补偿,因为深爱着桔年所以不肯忘。他渴望桔年终有一天会真正放下过去,会释怀巫雨,甚至给他一个机会,接受他的爱意。这种执念,带着点救赎的意味。无论是救桔年,还是救自己。
 
在爱情面前,有人径情直行,就有人举步维艰。没有谁最初心动的时候,就立即做好了心痛的准备,那些始料不及的噩梦,其实更像是各自冥冥中在劫难逃的天灾。一旦深切地爱上了一个人,无论接下来是怎样的层崖峭壁,我们都会情不由己地大步迎上去,坚定尽藏于心,以为爱到了极限,下一秒又觉得还可以付出得更多一点。
 
将我们牵引的,全是执念。
 
但是,并非所有执念,都值得花费一辈子的苦痛去死守。有的执念,细细剥开内里,你会发现到头来,不过是自己不肯放过自己。
 
就像桔年,她自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接受巫雨并不属于她的事实,且多年来一直都活在巫雨的气息里,宁愿在其中溺水而亡,也从来不喊半句救命。可就如书中所写的那样,“世界上唯有两种东西是永不可逆转的,一个是生命,另外一个是青春”。所以,当往事已经无法转圜,逝去的已然不复返,再围着回忆打转,只会连余生也变得很心酸。
 
因此,桔年到底还是跟命运握手言和了,毕竟生活,终归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不管是出于感动还是真的产生了那么一点点的爱,她接受了韩述,向韩述敞开了那扇紧闭的门。同样是执念,对韩述而言,是坚持后的如愿以偿,对桔年而言,是需要放弃,才能感受到来自另一个人身上的,那一份可期的心安。
 
或许爱情,大抵无非也是执念二字。幸运的人,百折千回后终于完满了执念,自此便有了最好的皈依;可另一部分人,却是被执念所累,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放过自己。
 
所以,还是希望我们能在这感情的快餐时代里,心中所有关于爱的执念,都可以交付给对的人。希望我们也仍然相信,那些为数不多幸福的可能。如果世界是一个巨大的暗室,而爱是投进来的光,但愿你轻轻掩上刺眼的部分,去感受剩余下来的些许温暖。
 
毕竟“一辈子那么长,求一点点快乐和安慰,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我向你看:插图纪念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我向你看:插图纪念版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