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建立一个良好的政体

ztl
2018-02-01 看过
人类个体作为actors,由于涉及复杂利益上的博弈,造成了社会实体的存在。显然,无须任何人设计,群体能够自动形成一种政治结构。但是,除了思考能力有限,且受到自身循规蹈矩、害怕变革、deviancy和风险的自身人格和情感影响的保守主义者外,没有智者认为社会能够自行发展出一种良好的政体。当然,新自由主义者也不希望政府干预,但也只是在经济方面。在经济问题上,大部分人的立场,显然是根据自己的利益,有意无意形成了自己的观点。就如人们常看到的,希望政府不要管经济不平等,赞成维护阶层的,是那些得到好处的人们,是有钱人和权贵,是既得利益者。但这并不是说,这个阶层中,就没有人不赞成打到自己阶层分财富,这样的人都是可敬的人,但这样的人数是很少的。所以保守党往往是富人的党,而相对的党则是穷人的党。穷人们要求打到土豪,这也是同样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大部分人的政治观点,都是不可信的。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在谈及人类自身社会发展(个人生活经验)时,提到从经验中不能得到一套符合道德标准的知识。也就是说,社会和个人自然而自行发育,并不是遵循一种理想的标准进行的。所以他提出必然先验存在一种纯粹理性,来指导人类的道德。可惜,他这仅仅是个美好愿望,丝毫没有考虑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以他尽管在别的问题上反对上帝,唯独由此出发选择相信上帝。也正是因为看到现实的这种缺陷,许多思想者,包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一直到吉登斯,人们都尝试设计出一种方案来解决合理政体的问题。有些时候,这种设计偏向于公正,比如亚里士多德的《政治论》;有些时候偏向于悲天悯人的情怀,比如马克思的共产主义。但是不管是从哪种标准出发,这些设计都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想得太简单了。很多人忽视了人类作为actors适应的是一种结构;这就导致,当人们的自身状况发生变化的时候,他们自身也跟着变化了。也就是说,当一个政党,在贫穷的时候声称要打到土豪分田地,但是一旦他们自己当权,成了土豪,他们就跟土豪变得一样了。或者很多人在没有权力的时候还是怀着满腔理想,但是一旦拥有了权力就开始腐败。并且,社会本身是动态延续的。就如吉登斯提到的meritocracy,从道理上讲,这种亚里士多德、保守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者所坚持的原则,看上去也是合理的,也就是说能者多劳多得,看上去符合justice。但是,无论是在任何其他社会还是苏联这种声称全民平等的社会,得到地位和财富利益的人,总能把他们的资源传递给他们自己的后代,这就违反了meritocracy。
人类本身并不可靠,毕竟人类不是道德驱动的。所以,人类如果要走向文明,必须设定出制度,来限定、束缚自身,无论是个人和团体,无论他们说得多好、想得多好,都不可信,都需要有制度进行限制和监督。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三条道路――社会民主主义的复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