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推理小说中的惊世神作-----清明上河图密码

小河流水fa啦啦
2018-02-01 12:02:15

简介 近十年最好的国产悬疑小说,到底讲了个啥? 众所周知,《清明上河图》是北宋末年的一副名画,无价之宝。 800多年来,后人对它做了N多研究,甚至画中人物的衣冠服饰、小吃糕点、店铺杂货都不放过。 但是研究者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画中的这824个人物本身。 这些人姓甚名谁?为什么出现在这幅画中?他们都有什么出身来历?当时在做什么?在画外又有什么样的命运?800多年来没有人问这些问题。 这个千古谜题,被作者冶文彪解读出来了! 原来,《清明上河图》中隐藏的是宋徽宗布下的千古奇局! 画上一片祥和之气,实际上却是风雨欲来,一股诡异沉重的气氛,弥漫在汴河上下。 要解读这旷世奇局,全图“画眼”是才是破局关键。 全画的最具戏剧性“画眼”,就是河中那只客船,这也是画家张择端埋下的线索 那只船正要穿过桥洞,却没有放下桅杆,眼看就要撞到,船上人才慌忙放倒桅杆。看似一时疏忽,实则有意为之。 所以书一开篇,“画眼”上的这艘梅船就凭空消失,随后更惊现

...
显示全文

简介 近十年最好的国产悬疑小说,到底讲了个啥? 众所周知,《清明上河图》是北宋末年的一副名画,无价之宝。 800多年来,后人对它做了N多研究,甚至画中人物的衣冠服饰、小吃糕点、店铺杂货都不放过。 但是研究者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画中的这824个人物本身。 这些人姓甚名谁?为什么出现在这幅画中?他们都有什么出身来历?当时在做什么?在画外又有什么样的命运?800多年来没有人问这些问题。 这个千古谜题,被作者冶文彪解读出来了! 原来,《清明上河图》中隐藏的是宋徽宗布下的千古奇局! 画上一片祥和之气,实际上却是风雨欲来,一股诡异沉重的气氛,弥漫在汴河上下。 要解读这旷世奇局,全图“画眼”是才是破局关键。 全画的最具戏剧性“画眼”,就是河中那只客船,这也是画家张择端埋下的线索 那只船正要穿过桥洞,却没有放下桅杆,眼看就要撞到,船上人才慌忙放倒桅杆。看似一时疏忽,实则有意为之。 所以书一开篇,“画眼”上的这艘梅船就凭空消失,随后更惊现一艘新船,上面24具尸体却全是梅船上的人! 以梅船案为主线,接着牵出了飞钱案、化灰案、八子案、变身案等80多个案件,展现了密室杀人、无头尸、比拟杀人等超过20种悬疑诡计,再加上北宋末年的混乱时局,高丽、辽、金、西夏、方腊六方势力的侵入...... 绝妙的构思和严谨的推理,造成的后果就是——极致的烧脑,极致的悬疑,极致的惊险。 全书37.95万字,两三天看完。有时候竟放不下,至于到忘我的境界。阅读快感超级强。 文中摘录几段 (1)顾震与赵不尤论与人为善: 他想起曾和赵不尤争论孔子那句“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孔子这句话说反了,‘古之学者为人,今之学者为己’才对。若只为自己,不成了自私自利之徒,算得了什么仁人君子?”他说。 赵不尤听了笑着摇头道:“早先我也这么想,不过这些年细细琢磨后,才明白此中深意。一心只为他人,乍一看,是仁者胸怀,但其中有两处疑问,其一,你为他人好,他人却未必真觉着好,就如有人不爱吃鱼,你却非要拿鱼给他吃,居心虽善,却是强人所难,适得其反。” 他忙道:“这么说,难道人都不该行善?” 赵不尤又摇摇头:“这就是第二处疑问,何者为善?世人从小被教导行善,大多人一生也都在行善,但很少去想什么是善?若不明白什么是善,行再多善,也只是愚善。就如一个和尚,根本不懂梵文,只听人说梵经才是真经,便去苦念梵经,念一辈子也不知道其中之义。若只是自家念也好,以为这样才是善,便强要别人也跟着念,那便是不善了。更有自己觉得苦,不愿再念,却强要别人都念,那就是恶了。” “我们被教导要忠、孝、仁、义,这难道有错?” “以仁来说,心怀仁慈固然没错,但见一人执刀杀另一人,该对哪个仁慈?” “当然是被杀之人。” “若被杀之人是个恶徒,而执刀之人是个善人,他杀人是被迫自卫呢?” “这个……哈哈,你又来绕我。” 赵不尤笑道:“不是我绕你,善本就是个极难解的题目。孔子所言的为己、为人,也是在说这个。若听了别人之言,并不深思,便蒙头照着去做,这是为人。为人之人,善是听来的,行善也大多是做给人看的,别人若见了、赞了,心中就喜,别人若不见、不赞,甚至责骂、嘲笑,自己便会生出许多气馁、怨恨。这善也就行不下去了。” “那为己呢?” “不管别人如何说,自家先仔细思量,体认得确实真切了,再去做,这便是为己。为己之人,不管别人见与不见、赞与不赞,自己知道这是好,便去做,做了便觉得心安、心乐。这便是孔子所言‘不改其乐’。” “这么说来,是我错会了意思。不过,照你所言,到哪里去寻真的善?” “本心。” “本心如何去找?” “不需寻找,只要抛开善恶成见,摒弃得失之念,自然然,活泼泼,本心自会呈现。” “你找见了?” “有时有,有时无。” “什么样?” “春风万里,草木竞秀。” “这是本心?” “各人气质禀性不同,本心也各不相同,这只是我之本心所现,你的是什么样,我并不知道。不过,我想其中也有相似相通之处——安宁、敞亮、和暖、生机。” (2)鼓儿封与乐致论琴: 他有些纳闷,起身致礼,鼓儿封忙回过礼,赞道:“小兄弟年纪轻轻,琴艺竟已如此精熟,难得!难得!而且这琴音像是水洗过一样干净清明,没有丝毫俗情俗态,我这双老耳已经有几十年没有这么清亮过了。” 乐致和忙道:“老伯谬赞。老伯定然也会弹琴?” “老朽以前也曾胡乱摆弄过,不过在你面前,哪敢说‘会’字?后来手残了,就没再弹过了。” 鼓儿封愧笑着展开双手,两只手的食指都缺了一截。乐致和见到,心里一惊,这残缺虽小,对弹琴之人却是致命之伤。他抬头望向鼓儿封,鼓儿封却笑得爽朗,看来早已不再挂怀。 乐致和便问道:“我看老伯方才眼中似有疑虑,不知为何?” 鼓儿封歉然道:“这话也许不该讲,不过总算是琴道中人,还是说一说吧。方才一曲,在老朽听来,心境似乎过于幽绝险怪了。以老弟年纪,正该三春生气、朝阳焕然才对。论起弹琴的人,当年嵇康是最狂怪的,但他弹琴时,‘手挥五弦,目送飞鸿’,那心境也是超然世外,极广极远,并没有一味往孤僻处走。” 乐致和听了,心里大惊,如一道闪电裂破苍穹。除了那位琴师,他并没有和第二个人论过琴,一直都在一条幽径上独行,自己也隐隐觉得越走越险窄,却难以自拔。鼓儿封正说到了他心底最不安处。 他忙再次叉手致礼:“老伯见多识广,一语中的,还望老伯多多赐教!” 鼓儿封愧笑道:“老朽说浑话,哪里敢教人?何况老弟你这琴艺,我在你这年纪是远远赶不上的。” 乐致和却忙请鼓儿封到前面坐下,点了盏上好的茶,再三求告:“自教我琴的老师亡故后,再没有人指点我,今日有幸能遇到老伯,老伯也说同是琴道中人,就请老伯不要过谦吝惜。” 鼓儿封也就不再推让,诚恳道:“老朽当年也有过一段时间,只好奇险,越怪越爱。后来,我的老师传给我一句话,他说‘琴心即天心’。这句话老朽想了半辈子才渐渐明白——一般人弹琴,心里只有个自己,可自己那颗心再大,也不过方寸,你便是把它角角落落都搜检干净,能收拾出多少东西来?何况其中大半不过是些小愁小恨,弹出来的曲,也只是小腔小调。好琴师却不同,他能把自家那颗小心挣破、丢掉,私心一破,天心就现。这好比一颗水珠在一片江海里,水珠若只会自重自大,就始终只是个小水珠,但它一旦破掉自己,便是江河湖海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清明上河图密码的更多书评

推荐清明上河图密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