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父母老去,独生子女们该如何面对

赵客
2018-02-01 10:52:14

文/赵客

某天接到了一个朋友M的越洋电话,我们照旧寒暄,隔着时差各自说了说自己的近况。然后她告诉我,自己得了焦虑症。她和我诉说自己的濒死感,半夜叫过几次救护车,送到医院之后却不治而愈。后来做过全身的体检,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医生建议她去看精神科,最终确诊为焦虑症。我知道她有一些工作上的不顺利,也遭遇了婚姻中的问题,但最终压倒她的是父亲的离世。

我们短短的一生当中,迟早会遇到身边亲近的人离世。当他们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个人本身,更是一段关系,还有过去的回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也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我们愧疚、怨恨、思念、愤怒,种种复杂的感受如汹涌的浪涛扑面打来,但死者已矣,生者仍要继续生活下去。依恋理论之父约翰·鲍尔比在《依恋三部曲•第三卷》中指出成年人哀悼的四个阶段:

1. 麻木阶段,通常持续几个小时到一周,而且可能会被极度强烈的痛苦和霍愤怒的爆发打断
2. 寻找渴望和寻找丧失个体的阶段,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
3. 希望破灭和绝望阶段
4. 程度有所不同的重组阶段

几乎所有的成年人在丧亲之后都会经历这四个阶段,虽然这四个阶段并不能被清晰的划分,而且人们往往会在两个阶段之间徘徊,但最终有很多人走出了哀悼。约翰·鲍尔比一生都治理于依恋理论的研究,在第一卷《依恋》和第二卷《分离》后,更深入地研究了人在丧失关系后的表现,以及长期形成的依恋关系对丧失的影响。

每个人丧失之后的表现不同,有些人可以自然的走过哀悼的四个阶段,经过时间的聊愈继续自己的生活。有些则很难从中走出:一种人对于丧失的情绪持久而强烈,愤怒和自我谴责占主导地位;而另外一种则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仍然像以前一样有条理的继续生活。但是鲍尔比指出:无论是哪一种,人们在意识层面或者非意识层面,仍然认为丧失是可逆的,亲人是可以回来的。

中国的第一代独生子女们早已成年,如同M一样,已经面临或将要面临父母的离世。他们往往和鲍尔比书中讲述的一样,和父母有着紧密的联系。但同时这些人的童年经历可能不那么愉快,就像最近北大生控诉父母那样,父母或多或少地对子女进行控制,而导致心理上的问题。如果成年人在失去父母后产生了哀悼失调,这两点都可能在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那么在失去亲人之后,该如何面对呢?鲍尔比在对儿童和成年人的哀悼失调的对比后发现,和儿童一样,对于丧亲的成年人来讲,拥有某些可以信赖,并愿意给予他安慰和帮助的人,是具有极大价值的。对于多子女家庭来说,兄弟姐妹间可以互相信赖互相支持,而独生子女则面临一个人承受痛苦。或许有人求助于婚姻,但是研究表明婚姻并未给予个体更多保护。

鲍尔比的《依恋三部曲》一直在诉说并证明着,依恋对于人的重要性,依恋模式对于人的影响之深远。无论对于成人还是儿童,情感的连结要远比想象中的重要得多。独生子女们虽然没有兄弟姐妹可分担情绪和责任,但仍然可以找到和自己有情感连结的人去倾诉并求得安慰和帮助,无论这个人是朋友、亲戚还是伴侣。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依恋三部曲•第三卷 丧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依恋三部曲•第三卷 丧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