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自我是一道人生长度的命题

边缘线
2018-02-01 00:24:09

一千个读者有一个哈姆雷特。在我看来,这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关于探索自我、探求生之意义的书。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双线剧情,是明暗交错中的自我对峙、是哲学的本我与自我的相互影响、是两个世界里价值观念的最终抉择。在哪个世界的人生是有价值的呢?而价值,又是什么呢?“我”到底是因什么成为“我”?而自我觉醒之前,“我”依旧是完整的“我”吗?看书评,有人说这是村上春树的野心之作。野心不野心不知,但绝对是潜心之作。将人、影、心剥离开来叙述,把头脑、头骨、意识、记忆拆分开来区别对待,以瑰丽的想象、丰富的意像、奇妙的比喻营造独特的意境,可看出耗费的心力斐然。

“冷酷仙境”中“我”无意成为一流老科学家的人脑控制发明的实验对象,无奈变为两大黑社会争夺的对象,经过惊心动魄的地底之旅,好不容易见到老科学家,没料想却换来死亡宣告。由于计算错误、24小时之后将去离开现世,去往永生的另一世界“世界尽头”。茫茫然获知只有24小时的生命,将选择如何度过?这本身就是一个严肃的生命命题。.“人们的大多数行动,都是以自己仍将生存下去这一点为前提的,倘若去掉这一前提,便几乎没什么可做的了。”作者如是说。最后,“我”还

...
显示全文

一千个读者有一个哈姆雷特。在我看来,这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关于探索自我、探求生之意义的书。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双线剧情,是明暗交错中的自我对峙、是哲学的本我与自我的相互影响、是两个世界里价值观念的最终抉择。在哪个世界的人生是有价值的呢?而价值,又是什么呢?“我”到底是因什么成为“我”?而自我觉醒之前,“我”依旧是完整的“我”吗?看书评,有人说这是村上春树的野心之作。野心不野心不知,但绝对是潜心之作。将人、影、心剥离开来叙述,把头脑、头骨、意识、记忆拆分开来区别对待,以瑰丽的想象、丰富的意像、奇妙的比喻营造独特的意境,可看出耗费的心力斐然。

“冷酷仙境”中“我”无意成为一流老科学家的人脑控制发明的实验对象,无奈变为两大黑社会争夺的对象,经过惊心动魄的地底之旅,好不容易见到老科学家,没料想却换来死亡宣告。由于计算错误、24小时之后将去离开现世,去往永生的另一世界“世界尽头”。茫茫然获知只有24小时的生命,将选择如何度过?这本身就是一个严肃的生命命题。.“人们的大多数行动,都是以自己仍将生存下去这一点为前提的,倘若去掉这一前提,便几乎没什么可做的了。”作者如是说。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释然,相信了世界充满形形色色的启迪,认同了或许有限的人生正在被赋予有限的祝福。

而“世界尽头”,山林萧索,小镇寂寒。这里宁静安详,大家互不伤害。生活虽说简朴,但并不缺乏什么。这里人人平等,没有人飞短流长,更不争夺什么。劳动只是纯粹的劳动,不受制于人,不勉强自己,亦不羡慕他人。这里没有忧伤,没有烦恼,没有情绪,不必担心年老、甚至没有死亡。这是一个貌似完美的永恒之境。为什么?怎么会?因为这里没有记忆,这里没有心。这里悄然地消除不完美的存在,这里隐晦地牺牲弱小者,把存在纳入无限延长的时间之中。当刻意打磨掉事物的两面性,这个没有伤痛没有丑恶没有死亡但亦没有记忆没有感情没有心的世界,你会选择留下来吗?又是一个有意思的哲学命题。

“心这东西你也捉摸不透?”“有的时候。”我说,“有的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已晚。大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尚未清楚认识自己的心的情况下选择行动,因而感到迷惘和困惑。”“我觉得心这东西似乎是非常不健全的。”“我也同样,也觉得它是非常不健全的。”我说,“不过会留下痕迹,我们可以顺着痕迹一路返回,就像顺着雪地上的脚印行走。”“走去哪里?”“我自身。”我答道,“所谓心便是这样的东西。没有心哪里也走不到。”

将感觉诉诸语言是非常困难的事,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感觉,但很少有人能准确地表达出来。将观念渗透思想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很少有人能完整再现出来。村上春树做到了。对细节的极致追求,对数目的极度认真,对对话的极恰把握,表述方式奇特别致而浑然天成,村上春树做到了。

他一如既然,通过游离世界而创造世界,通过逃避而完成冒险,通过扮演“无”的传达者而探求生之意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