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水千山走遍

kate一一言
2018-01-31 23:28:23
万水千山走遍,就以此为题吧!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三毛做到了,可能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但更让我着迷的是她本人,那个明艳靓丽的女子。可惜我出生时她已不再,未能见面,只能靠她的作品神交,有点遗憾,都说相由心生,真想看看她本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照片上看来的总不够真切。
       是个怎样的妙人儿走遍万水千山呢?开篇的经历便让我惊讶,原谅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百姓,全然不知上流社会的生活,更不知墨西哥人的上流社会的交际是个什么样子。那种开放的自由对我多年来的观念发起了挑战,冲击力太强,轰得我连渣都不剩。到底要拥有怎样的内心才能容许伴侣自由的寻欢,是怎样的婚姻让人通过寻欢来逃避?如此频繁的聚会,人们在家庭的束缚中寻找自由,在漆黑的夜里,在一处看不见的角落,放纵自我。
       婚姻成了牢笼,看似光鲜亮丽,谁知道里面禁锢的是野兽,还是一具懦弱的躯壳呢?我们这些外来人,没有人约束,该如何自处?不知,三毛坚持自己,或者说这对三毛来说不是释放,只是弱者的喘息。是啊!对三毛而言,这怎么可能让人得到解脱呢,她与荷西彼此深爱,视对方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
显示全文
万水千山走遍,就以此为题吧!我内心深处的渴望,三毛做到了,可能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但更让我着迷的是她本人,那个明艳靓丽的女子。可惜我出生时她已不再,未能见面,只能靠她的作品神交,有点遗憾,都说相由心生,真想看看她本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照片上看来的总不够真切。
       是个怎样的妙人儿走遍万水千山呢?开篇的经历便让我惊讶,原谅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百姓,全然不知上流社会的生活,更不知墨西哥人的上流社会的交际是个什么样子。那种开放的自由对我多年来的观念发起了挑战,冲击力太强,轰得我连渣都不剩。到底要拥有怎样的内心才能容许伴侣自由的寻欢,是怎样的婚姻让人通过寻欢来逃避?如此频繁的聚会,人们在家庭的束缚中寻找自由,在漆黑的夜里,在一处看不见的角落,放纵自我。
       婚姻成了牢笼,看似光鲜亮丽,谁知道里面禁锢的是野兽,还是一具懦弱的躯壳呢?我们这些外来人,没有人约束,该如何自处?不知,三毛坚持自己,或者说这对三毛来说不是释放,只是弱者的喘息。是啊!对三毛而言,这怎么可能让人得到解脱呢,她与荷西彼此深爱,视对方为生命中的一部分,混混沌沌的纸醉金迷不过是自我麻痹罢了!那千山万水才是心中向往。
       在万水千山的旅途中,三毛讲述了一个故事,关于“心湖”的故事,在心湖边上有一群人过着简单明镜的生活,不知功名利禄,不管人情世故,以星空做帷幕,与牛羊为伴,那心湖就是信仰。这是三毛的一个梦,她深信这是她前世的记忆,为此还找寻心湖存在的印记。冥冥之中有什么在牵引着这个忧伤的人儿,三毛找到了她的心湖,灵魂的归处,但今生还要继续,有未了之事等着人去做,不可就此撒手。虽然眷恋着这与世无争的佳境,却也走得坚决。
       最惊心动魄的旅程当是游览马丘比丘遗址,八二年的时候,旅游业还不如现在发达,三毛去的时候赶上了雨季,道路不通,千呼万唤总算盼来了通行的列车,却在返程的时候有遇上降雨,淹了路,列车停运,只有旅游巴士来接应。偏偏在这个人命关天的时刻,一整车的人亟待救援,巴士司机却说只载旅行团的人,三毛愤怒了,拉美长长的旅行中,这个温柔的女人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在哥伦比亚被人骗钱时是微笑着离去的,遇上“索诺奇”(即高原反应)选择默默地忍受,坚持下去的。可,是人都有一根弦,不得触碰,那是命。这性命攸关之时有人告诉你我只救自己的客人,车上明明有那么多的空位,为什么不载人呢?为什么不呢?哪里只是位置是空的,人心不也是,空得什么都没有,没有恻隐之心,没有悲悯之意。幸好,三毛不是这样,她在争取,在呐喊,为更多的人能生。
       “你来自哪里?”
       “中国台湾。”
        个人的力量终究太渺小,太多的人没上车,但三毛的抗争还是唤来了一个人的响应,他加入了三毛的队伍。不够,远远不够。可三毛,她一个人,一个女人,她的抗争,就像一颗石头投入湖中,原以为会溅起一片水花,可现实却连涟漪都难有,这是一滩死水。到此刻,她还能做些什么呢?车子启动了,其他人仍然沉默,那些鲜活的生命渐渐远去。
        这是整本书中三毛自述的最后一个故事,我不知道她和助理米夏的终点在哪里,但三毛的旅程故事到此为止,是马丘比丘的那一场逃水耗尽了心力?这本《万水千山走遍》总让我嗅到一丝淡淡的哀伤,《撒哈拉的故事》那种甜蜜的幸福,对生活的热爱已不复存在,是被荷西带走了吗?
       前几天,看了一档综艺节目,里面谈到了三毛的父亲陈嗣庆写给三毛的信,他太了解三毛了,他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理解女儿,在失去孩子的苦痛与看着孩子痛苦的活着中,他没有自私的要求三毛做到后者,作为一个父亲,自己的痛苦都无处排解,还要顾及年迈的老妻的感受。
       我无法指责三毛什么,她的苦痛只有她自己知道,一个对今世不再眷恋的人,一个心已不在这个世界的人,要怎么活?她尝试过,也努力过,走上这条路,三毛的父亲陈嗣平先生早有预料。心里明白是一回事,面对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内心要承受多少的苦楚我无法想象,我想陈老先生一定挣扎过,痛苦过,最后不得不放手。
       愿三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与荷西重逢。

在阅读这本书时,我的心也跟着起起伏伏,难以平静,也是感慨太多,才写了这篇感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万水千山走遍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水千山走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