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是一个历史性的范畴

tg912
2018-01-31 17:29:18

一直以来想再读这本书。笔者读过此书的92年学林版老译本,老译本的缺陷是很多地方删节或没有译出来,而新译本将所有漏译的地方全部补上,相对于老译本足足增加了150余页,也使得全书的逻辑完整起来,不会像老译本那样有时出现些莫名其妙的话。

此书的责编在编后记中说道,“ 我认为这本书好就好在它几乎没有废话。 ”笔者觉得很可怕,因为这基本上与我阅读埃里克森著作的体验完全不符。如果说《童年与社会》全书在主题上尚且比较一致、看上去没有多余的话,那么《青年路德》《甘地的真理》等著作离题的部分就巨多了,埃里克森时而讲到他的临床实践、时而绕过传主去讨论希特勒、鲁迅等人的人格特征,甚至中断论述给早已不在世的传主写了一封信。不过,内容的丰富也确实是埃里克森著作的一大特色,他能娓娓道来跟你去分析许多现象,这部《童年与社会》也是如此。笔者无意概括埃里克森在此书中对儿童游戏治疗、对印第安部落的田野观察、对美国精神的反思、对希特勒和高尔基的早期生命体验的分析等等诸多观点,而尝试将埃里克森在此书中所发展的思想框架阐述一二,那就是:自我是一个历史性的范畴。


埃里克森在本书的第

...
显示全文

一直以来想再读这本书。笔者读过此书的92年学林版老译本,老译本的缺陷是很多地方删节或没有译出来,而新译本将所有漏译的地方全部补上,相对于老译本足足增加了150余页,也使得全书的逻辑完整起来,不会像老译本那样有时出现些莫名其妙的话。

此书的责编在编后记中说道,“ 我认为这本书好就好在它几乎没有废话。 ”笔者觉得很可怕,因为这基本上与我阅读埃里克森著作的体验完全不符。如果说《童年与社会》全书在主题上尚且比较一致、看上去没有多余的话,那么《青年路德》《甘地的真理》等著作离题的部分就巨多了,埃里克森时而讲到他的临床实践、时而绕过传主去讨论希特勒、鲁迅等人的人格特征,甚至中断论述给早已不在世的传主写了一封信。不过,内容的丰富也确实是埃里克森著作的一大特色,他能娓娓道来跟你去分析许多现象,这部《童年与社会》也是如此。笔者无意概括埃里克森在此书中对儿童游戏治疗、对印第安部落的田野观察、对美国精神的反思、对希特勒和高尔基的早期生命体验的分析等等诸多观点,而尝试将埃里克森在此书中所发展的思想框架阐述一二,那就是:自我是一个历史性的范畴。


埃里克森在本书的第二版序言中说,“精神分析在本质上是一种历史学方法”,而“精神分析家是一位奇怪的或者说新型的历史学家”。虽然历史学几乎从未接受埃里克森所使用的理论范式来思考,但是埃里克森至少成功把自己的理论定向扩展到了这个领域,而这些是他的前辈,如弗洛伊德等人所没有涉及到的。

要理解埃里克森,我们就不得不提到埃里克森所受到的学术影响。埃里克森早年曾经从事艺术,后来师从弗洛伊德的小女儿安娜·弗洛伊德,后者是精神分析学派中自我(ego)心理学派的开创人物之一。这一学派继承老弗1923年发表的《自我与本我》的观点,将“自我”视作是心理结构中一个居中调停的机构,它通过各种“防御”机制将不愉快的感觉移除到意识之外。而精神分析的解译除了要将本我揭示到意识层面以外,也要将自我的工作机制揭示于意识之中,从而让来访者恢复心理健康。

自我心理学派另一个代表人物是哈特曼,他的代表作是《自我和适应问题》,观点则较弗洛伊德更为激进。他主张自我作为一个独立的维度,在人类进化中更加具有适应性的关系,它与驱力(本我)的关系应该就像是河流和河流上的电站,而不是堤坝。在弗洛伊德所论述的“升华”这一防御机制以外,哈特曼更引入“中和”机制,系统性地清除驱力所具有的攻击性质。这些观点均对埃里克森有很大启发,但是在这里,自我心理学派的这些观点仍然是生物学定向的,而不是如埃里克森那样的社会-文化定向理论。心理空间始终是一个意义世界,而对意义世界的解释无法依赖于生物学定向的理论,因为这里的问题是“为什么人会是人”。

埃里克森所理解的“自我”较于上述两位心理学家更具有历史的维度,因为埃里克森将“同一性”引入了对自我系统的解释。已经个体化的自我组织,要想获得自身的统整性、保持自身的持续性,需要制造出若干个中心点,在防御来自本我的具有危险性质的、不愉快的感受和愿望的同时,能够将人所固有的本我驱力的方向指引到有利于人的生存的“爱与工作”中去。埃里克森将这一过程称作“自我认同”,因为它能带给个体一种身份感和统整感,能够让个体发觉自己所为之事具有意义。在这里,“同一性”就将意义世界和那个驱力暗潮汹涌的心理世界联系起来了,而这也就使埃里克森的理论迥然不同于弗洛伊德的经典学说和自我心理学派。

由此,我们就能理解《童年与社会》这个主题下若干不同论述的联系。在小男孩山姆和海军陆战队士兵的恐怖症案例中,埃里克森着重讨论的是自我系统在失灵的同时,它所显现出来的组成部分。士兵在被抛弃的恐惧中隐藏着早年所面临的“基本信任VS不信任”的危机,小男孩山姆的危机则是作为犹太人被人所歧视虐待所导致的“消极同一性”以及自己对外婆之死的内疚之情,导致了他的怕死和癫痫症状。这些案例都明白无误地显示出自我系统的建构并非是如弗洛伊德所设想的纯生物性质的建构,社会上的阶级地位、所属的群体文化以及原生家庭的环境都共同参与到了整个自我系统的发展和运作之中。

在对印第安部落的人类学田野观察中,埃里克森更关注这些部落的养育方式所带来的后果。埃里克森指出,这些印第安部落的对待小孩的方式并非如白人所说的”野蛮“,它同整个印第安部落的生产方式有着密切的关系。譬如苏族印第安人之所以不许孩童咬乳头,是为了激发孩童的攻击性,使之成为合格的猎人。而尤洛克人的提早断奶,也与他们的渔猎生活之间存在着某种适应性,在正常条件下,这些养育方式不仅不会造成异常,相反更能适应这些部族所特有的生产方式。

在讨论儿童游戏治疗的时候,埃里克森也指出,游戏是儿童发展同一性的始源,在游戏中,儿童不仅能够将自己的境况投射于游戏之中,更能够发展一种象征性的方式来解决它,并以此获得成就感。因此埃里克森反对将游戏视作”不必要的“的观点,游戏就是意义世界最初与心理世界所交互的桥梁。

埃里克森的理论并没有抛弃弗洛伊德旧有的驱力模型,弗洛伊德的旧说被很好地保存在埃里克森的理论之中。但是和弗洛伊德不同的是,埃里克森虽然也关注身体和生殖器发展给人的心理带来的影响,但是在这里,躯体并不是心理现象的唯一因素,也不是心理冲突的唯一原因。埃里克森的八阶段说与其说建基于弗洛伊德的理论之上,不如说只是将躯体看作是心理现象的原因之一:毕竟在六岁之后,人的心理还在受着社会与文化的不断影响呐。

虽然此书已经尝试探讨社会文化、历史环境和人物心理发展之间的关系,但是在笔者看来,这本书与其说已经开始了工作,不如说搭好了架子。因为本书对希特勒和高尔基的心理分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精彩,理论建构反倒做的十分充足。埃里克森能真正娴熟地使用他的理论来写历史人物,还得等到《青年路德》与《甘地的真理》两本书的问世。

2018.1.31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童年与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童年与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