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说的】【待修改】确切地说本篇应该是书评的读后感……

不愁的大头
2018-01-31 17:26:16

先读了附录蒋勋的评论,便有很多很多话要说。短评字数不够,开个书评也方便日后读完正文再补充。

去年认识了一个女孩,她的一个观点始终令我印象深刻,给了我少许的、可能是应该有的自信。当时她知道我有在写连载,总是说你是作者blabla、你的作品blabla,长年累月的生活经验和极羞耻的自卑感,让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在嘲讽。可是她对我说,作者和作品都是中性词,并不是因为觉得你写的好才这样说,你能够产出,你就是作者,这就是你的作品,理应为此感到骄傲。甚至她认为,给自己在各个网站取的ID也是一种创作,所以她不会轻易给朋友修改备注。

这些看似易懂、实则难以让大众认可的观点,让我发现过去我对创作者的定义有失偏颇。

首先,我狭隘地认为如我一般没有什么实力、只会圈地自萌的写作者,充其量只是个网站活跃用户或网站内容供给方。因而我写的东西要么就是为了拿钱(而且是微薄的钱)的实用派,要么是附带自嘲标注的纯私人日记。甚至由于读者不多,我只敢把这件事叫做写东西,而不是写作。写作这个词,在心里的分量,太沉重、太难背负了。

其次,我狭隘地对我所能接触到的写作者进行等级划分,似乎写的东西越晦涩难懂、越长篇大论,就

...
显示全文

先读了附录蒋勋的评论,便有很多很多话要说。短评字数不够,开个书评也方便日后读完正文再补充。

去年认识了一个女孩,她的一个观点始终令我印象深刻,给了我少许的、可能是应该有的自信。当时她知道我有在写连载,总是说你是作者blabla、你的作品blabla,长年累月的生活经验和极羞耻的自卑感,让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在嘲讽。可是她对我说,作者和作品都是中性词,并不是因为觉得你写的好才这样说,你能够产出,你就是作者,这就是你的作品,理应为此感到骄傲。甚至她认为,给自己在各个网站取的ID也是一种创作,所以她不会轻易给朋友修改备注。

这些看似易懂、实则难以让大众认可的观点,让我发现过去我对创作者的定义有失偏颇。

首先,我狭隘地认为如我一般没有什么实力、只会圈地自萌的写作者,充其量只是个网站活跃用户或网站内容供给方。因而我写的东西要么就是为了拿钱(而且是微薄的钱)的实用派,要么是附带自嘲标注的纯私人日记。甚至由于读者不多,我只敢把这件事叫做写东西,而不是写作。写作这个词,在心里的分量,太沉重、太难背负了。

其次,我狭隘地对我所能接触到的写作者进行等级划分,似乎写的东西越晦涩难懂、越长篇大论,就越值得崇敬,并且把不少网红踢出了内心深处的写作者行列。即使内心最深处曾经希望自己也可以红,毕竟红了之后才可以想写什么写什么,红之前只能写(瞎猜的)大家喜欢的内容,毕竟身边没有人只写自己想写的还能红。这真是个漫长的、痛苦的过程啊。

可是蒋勋在对邱妙津、对《蒙马特遗书》这样一本完全私人属性的书信集的评论中,通过列举席勒等不同领域、不同成就的创作者的故事,让我看到了我需要摆正的对“创作者”的态度。

比如,什么样的创作是有意义的?以“创作”为目的的创作显然只有名利方面的价值,不等同于有意义;为了科普什么或告诉大众什么而进行的创作如果科普到了、被大众所知了,或许可以被评价为有意义;而真正从创作者内心走出的文字、图像,也许无法完成上述两个指标,但却是创作者本人最真实的反馈,是与创作者同类型读者最佳的情绪排解方式,也是与创作者不同类型读者最佳的外界认知途径。即便私人,也有无穷意义,与Ta红不红、畅不畅销无关。

再者,如果你看到一些虚伪的、市场的创作红了,而自己始终没有读者/听众/观众,你还创作么?为什么不?文学/艺术是美的,和批量生产的工业不同,无论于创作者还是欣赏者而言,都美在偶然性。你在漫长的创作过程中偶然地写出了极美的字句,我在无尽的书目中偶然地读到了具有共鸣的描述,别的人又可能在某时某地偶然地被其他描述打动。这种不确定性令人着迷,如果因为暂时没有遇到这种迷人的意外就停止创作,岂不是了断了遇到意外的可能性?

我不相信邱妙津写对恋人的絮语时带有一丝一毫“它可能会出版”或者“它会对什么样的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的念头,所以我才会被其中真实的偏激、共鸣和神经质意外地击中。“我想去死,我想表达这种心情,但没有想你也受到影响、也去死,你意外地在这些文字中读出了将死之灵魂的感受,更想活下去,或许是好事。”一个道理。

前几天看许知远对话李诞的《十三邀》。说到诗,李诞说,我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不写诗,你可以写的不好,但是肯定是有东西要写出来、写成诗的(大意)。

然而事实上,若不是余秀华以一个脑瘫农妇诗人的充满戏剧色彩的形象火了,连带着让诗在八九十年代的繁荣后重新大火了一把,有多少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在网络上现原形?其中又有多少诗是从内心走出的而不是蹭热点?——这里以诗为例,只是因为诗是最易读、因而也最容易被褒扬或践踏的文学创作类型吧。——社交媒体到底是把“创作者”的门槛升高了?还是降低了?很难判断,因为有大批量非专业创作者有了创作的平台,但是也有更大波对创作充满非议的人主动选择离创作越来越远。

不指望人人都可矫正对创作的偏见,只愿大多数人能对各个类型走心的作品和真诚的创作者温柔点。(不是我说!豆瓣这个简介太不温柔了,不能真正欣赏的话,起码不要亵渎ok?)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蒙马特遗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蒙马特遗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