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x的献身:石神的自白》⭐️⭐️⭐️⭐️

我是雅晴
2018-01-31 17:18:05

严重剧透!

介意者请止于此!未看原著亦止于此!

我叫石神,看着面前这个蜷缩痛哭一直说着对不起的女人,也是我此生挚爱,花岗靖子,我心如刀割!这个愚蠢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幸福的生活下去呢!为什么要跟我一起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监狱里了此一生呢!

一年前,我差点迷失活着的意义。作为一名小小的数学老师,数学是我毕生所求。当时我觉得,只擅长数学的自己,若不能有所发展有所建树,我的生命便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每天,我的脑子里只有死这个念头。终于,我打算在家里了解生命,既没有死的理由也没有生的理由的生命。

突然,门铃响了。靖子母女出现在我门口,那样美丽动人的眼睛,那样水波流转的柔情,我发现她们的双眼和求解数学的美感在本质上是殊途同归。于是,我活了下来,为了数学,为了美好,为了靖子。

我每天都要去靖子上班的餐厅买一份便当,只为了见她一面。我想一直这样下去,只有数学,只有靖子。

3月9日我照例下班回家,伏在窗户边的桌子上演算数学难题,靖子匆匆忙忙回家,神情不安,我正在踌躇是否应该去问她需不需要帮助。突然,一个男人一闪而过,去敲靖子

的门,我贴在窗户上,想听一下对面的动静。

“你怎么在这里!”是靖子惊恐的声音。

是靖子的前夫,没错,肯定是他,那个混蛋,自从离婚后一直纠缠靖子和美里,靖子换了好多工作好多地方就是为了摆脱他,没想到他还是找过来了!靖子一定很害怕。

我正打算开门出去时,美里回来了。我想,这样也好,靖子不是一个人面对他。于是我静静立在窗边,听对面的动静。

“嘭”的一声传来,我迅速拉开门,侧身对着隔壁房间,靖子和美里叫了两声,又突然没了动静。我紧张的握紧拳头。过了好一会儿,听到美里的带着哭腔的喊声,我知道出事了!

我缓缓的敲了敲,过了好一会儿靖子才来开门,全身僵硬神情慌张头发凌乱。我看到暖桌旁边突然多了的被子,倒了的罐子里的烟灰,而玄关处也没有男人的鞋,她杀了他!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害怕多么无助啊。我一定要帮她,她是我唯一的美好。

我开口:出了什么事儿吗?

她慌乱:没,没,没有

也是,杀了人怎么可能轻易告诉别人。我只好告辞。

回到房间,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她要怎么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呢,一想到她美丽的脸庞挂满伤心的眼泪,我就心痛难耐。我必须帮她!

拿起电话打给她:我是隔壁的石神

靖子强装镇定: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继续问:你打算怎么处理?

靖子不明所以:什么?

我有点着急了:你们没有办法处理尸体!

靖子显然呆住了不知道说什么

我继续道:我知道怎么帮你们,我可以过来吗?

我能想象出来靖子艰难考虑的样子,她咽了下干涸的喉咙:好的。

房间里,靖子跟美里蜷缩在一起,目光呆滞,脸上挂有泪痕。我揭开暖桌旁的被子瞥见双眼凸起嘴唇发紫的富樫,脖子上深深隐入的勒痕触目惊心,双手还上有抓痕和淤血,很显然,是靖子和美里两个人一起杀死他的,靖子在后面勒富樫的脖子,美里抓住他的手不让挣扎。

靖子想要自首,而且想一个人承担责任保全美里,我告诉他警察肯定会发现美里也是共犯从而打消了她的念头,我告诉她,一切交给我,只要有我在,就会让靖子和美里正常生活下去,幸福生活下去。

我和靖子把尸体抬到了我的房间。等靖子先回房间后,看着富樫口袋里的钥匙房卡,我一直考虑怎么完美制造靖子和美里的不在场证据,一直到晚上。我相信,就像所有数学公式一样,一定有完美的解答。

我让靖子和美里明天还是一如继往正常生活,忘记发生的事。我交代美里上午去学校,告诉她的好朋友瑶下午要和妈妈去看热映电影。她们看完电影,再去吃拉面,最后去经常光顾的ktv唱歌。等2天之后,美里再去跟另外一个好朋友讨论电影内容。

与此同时,我在卫生间把尸体肢解成六块,分成三份。趁着夜深人静,分别绑上石头沉入湖底。我要让靖子和美里对于富樫的死,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只要让案子乍看好像跟她们母女相连、其实绝不相交的程度上就刚刚好。所以,我要寻找另一个富樫。

对,我每天经过的新大桥旁边的游民区,那里的人每天过着刻板的生活,没有人在意他们的生,更没有人在乎他们的死。而对于这样的生活还没有麻木的“技师”,还在努力找工作,还在挣扎着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且他同样是微胖身材,跟富樫那么相近!

我告诉“技师”,我需要一个工程上的监工,在先交付5万定金后,我带着他前往富樫租住的旅馆。我让“技师”换上富樫的衣服,安分地待在房间里。当然,在这之前我已经彻底把旅馆清扫一遍,没有留下已经死去的富樫的一点点痕迹。

我把“技师”叫去瑞江车站。而我事先从筱崎车站偷了自行车。选了一辆新车,而且是10日当天10点-18点停好的车,车主能报案最好。同时我还准备了另一辆自行车,那是从瑞江车站前一站偷来的。是辆旧车,并未好好上锁不会有人注意。

我让“技师”骑新车,好遗留下他的指纹。然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到达旧江户川边的案发现场,我拿出暖桌的电线,以前是靖子的,现在换到了我房间,从后面勒住了他,“技师”直到断气,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身死。当然,他现在知道了,是为了我的完美逻辑。

为了不让警察能确认身份,我用石头捣碎了“技师”的脸敲掉了他的牙齿,还用火烧他的手指以毁掉指纹。我扒下他的衣服,在确定还剩一点没有烧尽的时候,我赶紧离开。

旅馆那边突然消失了不付钱的客人肯定会报警,而旧江户川边发现的死尸不能通过指纹和面部特征来确认身份,只能等待人口失踪报警。而现场残留的衣服残渣跟旅馆发现的富樫的信息刚好吻合!加上丢失自行车的车主报警,车把上发现的指纹又可以佐证富樫的身份。这一切都可以完美证明旧江户川边的不明死尸就是富樫!

而我为靖子和美里准备的“完美”不在场证明——电影院跟拉面馆都是人流量巨大难以查证的,既不能证明靖子和美里在场,又不能证明她们不在场,而只要警察的注意力一直在确认靖子和美里的在场证明,那么就可以断定他们不会怀疑不明尸体是否就是富樫。那么靖子和美里就是安全的,她们不必担心东窗事发。

多么完美的解答!可是一个人的出现打断了这一切,他发现了我对靖子的情愫,他发现了毁掉尸体的线索是故布疑团,他甚至察觉我为靖子准备的“完美”不在场证明从而怀疑我偷梁换柱。加上工藤先生的出现,这个真心爱护靖子并且让靖子能展现女人娇柔的一面的男人,我打算彻底让靖子远离这个案件,让她幸福生活下去。

我把事先准备的纸条交给靖子,并且详细告诉她该怎么做,怎么应对。这样,当我去警察局自首,告诉警察我详细杀害富樫的过程,以及背后的原因——一个跟踪狂偏执狂爱上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漂亮女人从而导致的恶性杀人事件时,警察就可以在靖子那里得到可以确认的证据——写满爱恋,偏执,威胁的纸条。

靖子,只要你活在光明里,我宁愿永生堕入黑暗。

当我如愿以偿坐在监牢里,看着墙上的斑斑点点在脑中构建数学图形时,我心里对那个发现我完美解答方式的人说:最终,还是我赢了!

而此时,看着面前蜷缩痛苦的靖子不停对着我喊:对不起!我伤心的要把灵魂呕出……

你想知道,破解我完美解答的那个人是谁吗?

比❤️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嫌疑人X的献身的更多书评

推荐嫌疑人X的献身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