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秘藏 云南秘藏 评价人数不足

穿越时空的女性群像

喵娜丽莎不吃草
2018-01-31 看过
这本书是两年前读的,为了避免细节的遗漏,又粗略翻看了一遍,大致回忆起故事脉络。
男性人物一如既往是nerd类型,古板、正直、感情经历少,因此可挖掘点不多。不过最近我一直在考虑,有没有可能在男性角色身上挖掘出创新,比如对男性身份的认同与怀疑等(因为最近认识了一些女装大佬)。
小说中人物不多,女性角色屈指可数,女一木花青显然独霸光环,叶灵和凝香谁是女二不好说。如果按照重要程度来讲,叶灵占的戏份更大,但按照出场顺序,凝香出场更早,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个都是炮灰。
作者以木花青作为主角,叶灵当了炮灰,凝香难以得到真正爱情而暗自伤情,对三个女主可能有偏好,对木持肯定态度,希望更多女性像她。但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木花青的父亲是大祭司,又出身有母系遗俗的纳西族,她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受多少拘束;叶灵家境应该不会太差,毕竟供她读完了大学,但是也没有很好,以至于神智不清的时候说出“实在不行我就去卖”这样的话;凝香作为一个风尘女子,家境不可能好,是从小被卖进青楼,性格上既多情又自卑很正常。三个女子的起跑线就有不同了。
虽然很多人觉得人生性有不同,有的人即使在不好的环境里也能翻盘,但是我还是强调环境,而且不喜欢把“天性”拿出来说,不管天性是否客观存在,说出来可能导致部分不小心栽跟头的人觉得是自己的天性导致的失败,从而“认命”。更何况,历史上和文学作品里不乏有反抗精神的风尘女子,但是命运又有多好呢?杜十娘投江,绿珠殒命这些不多说,她们并不具备脱离男人独活的能力,再怎么有才华,身为名妓,好一点可以给官宦人家做个妾,有一儿半女养老,坏一点便是“门前冷落车马稀”,逐渐贫穷,再惨一点得了性病被扔出来死于某个破庙。这些是古代人了,那么和凝香所处的时代近一些的文学作品中的人物要数《霸王别姬》中的菊仙了。菊仙是非常有主体性的女性,她自己攒钱赎身,又用计谋迫使名角段小楼娶了她,还说“我有了你,再生个大胖小子,一下得俩,值了”。可是即使这样一个有勇有谋的女子,依然逃不过政治变革中被逼上吊的命运,即使没有被逼死,一个风尘女子嫁给一个名角,对两人来说也就最好的结局了,这家人的阶级再难突破了;再比如《啼笑因缘》中的凤喜,又勤劳又刻苦地练习唱戏,嫁给了将军,最后还是被逼疯了。虽然凤喜被逼疯有她“不忠”在先,但如果这是个大家闺秀,刘将军也不敢虐待她,奈何她是个唱戏的姑娘。
这类情况下,即使大家都想做木花青这样的女子,以任凭命运摆布的凝香为反面教材,还是会被出身限制。为什么我说穿越时空呢?说到底,当今社会依然有出身差距,虽然“卖身契”这样的东西已经不存在,凝香想要脱离妓女身份,比那时候容易了些。但出身依然限制一个人发展,很多地方都可见。在无法改变出身的时候,如何让更多女性觉醒,并为提高自身地位而奋斗呢?在写作领域,作者要做的可能就是观察,拆穿不同阶层的女性所受的限制和愚弄。我的新小说《幽灵时代—弦上的救赎》就试图在从细节上寻求历史性的突破(自夸中……),敬请期待。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云南秘藏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