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四伍:我为何要研究清代仓储

某李小编
2018-01-31 13:40:17

滴水观世界,一叶知秋寒。历史研究的魅力莫过于见微知著,洞悉世事。然而,遍寻清代仓储研究,竟难寻一鲜活案例,一微观日常景象,又何谈千万石粮食之运转、亿万民众之救灾呢?拙作《清代仓储的制度困境与救灾实践》一书力图展示清代仓储实践中日常与灾害、个例与普遍,技术与制度之间的复杂景象,进而聆听近代中国历史脉动的节奏。

一仓一世:清代仓储的独奏与共鸣

一仓百年泪

今日苏州最富盛名的园林拙政园的停车场,曾有过一段惊为天人的故事,却遗弃在历史的犄角旮旯,无人问津。这里曾是近代以来苏州地区最大的民间救灾仓储的仓库所在地,即长元吴丰备义仓的仓厫。这仓有何特别之处呢?

拙政园停车场门口(原长元吴丰备义仓仓厫之一)

图片来源:(转

...
显示全文

滴水观世界,一叶知秋寒。历史研究的魅力莫过于见微知著,洞悉世事。然而,遍寻清代仓储研究,竟难寻一鲜活案例,一微观日常景象,又何谈千万石粮食之运转、亿万民众之救灾呢?拙作《清代仓储的制度困境与救灾实践》一书力图展示清代仓储实践中日常与灾害、个例与普遍,技术与制度之间的复杂景象,进而聆听近代中国历史脉动的节奏。

一仓一世:清代仓储的独奏与共鸣

一仓百年泪

今日苏州最富盛名的园林拙政园的停车场,曾有过一段惊为天人的故事,却遗弃在历史的犄角旮旯,无人问津。这里曾是近代以来苏州地区最大的民间救灾仓储的仓库所在地,即长元吴丰备义仓的仓厫。这仓有何特别之处呢?

拙政园停车场门口(原长元吴丰备义仓仓厫之一)

图片来源:(转http://blog.sina.com.cn/pingjiangshui

1875-1878年,中国的华北爆发了千年未见的“丁戊奇荒”,仅人就死了1000多万,在近代的《申报》 上,还能找到当时公布的灾民单,其中人吃人的现象屡见不鲜。在这样的大灾大难前面,除了请求朝廷的支援外,灾区之一的河南巡抚,还特别的提到一点,就是要借储备丰富的江南仓粮一用,而苏州的长元吴丰备义仓就是首当其冲,赫然居首。

何以一民间仓储,却引起世人如此关注呢?因为该仓确实非同凡响。它创于近代著名爱国英雄林则徐之手,最初储谷2万石,后历经战事被毁,1866年左右开始重建,当时该仓拥有的田亩就将近1.5万余亩。自1835年至1949年,在此百余年间,苏州地区的最大民间救灾机构,始终非长元吴丰备义仓莫属。以1907年的江南救灾为例,该仓动用仓谷高达7.9万石,砻米3.5万石,用以平粜赈灾。与之相对的苏州官仓,却只能由该仓附带管理,名义存在而已。

更难的是,作为民间救灾组织,该仓实现完全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该仓适时出版《长元吴丰备仓案》《长元吴丰备仓案续编》等,将该仓经营、资产、管理、开销等各项事务,公布于世,任人监督。以同治六年(1867)四月开销为例,该月总开销7635.994千文。其中委员、司事及杂役等薪水217千文,各员伙食费用34.8千文;日用费用为煤柴费用5.8千文、纸笔费用5.74千文、油烛2.49千文;买办谷石4792.22石,每石单价为1.475千文,费用为7086.525千文;搬运工费共11.786千文,购置仓场用品,花钱280.773千文。难得是该仓每月的收支均有专门记载,以备公众监督。

以今日民间企业平均寿命难超5年的情理,怎样想象如此庞大的民间救灾组织,怎样在110多年间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呢?此间它还要历经战乱、政变,包括抗日战争等诸多人事纷争?该仓何以做到如此长盛不衰呢?其间机制何在?

清代淮阴丰济仓图

不同于以往研究,更多从宏观视角鸟瞰全国仓储,而是从仓储的日常管理到管理机制,从管理精英到技术革命,从仓厫建设到平粜救灾,本书不惜以两章(第三、四章)近15万字的篇幅,不仅展示一个民间救灾企业的日常管理景象,更着力发掘百年企业的管理机制与管理智慧;不仅展示一个民仓的经营绩效,更展示社会生活中民仓存在的可能与艰难。

江南处处安

清代的政治实践中,有关“援例”与“特例”是一个奇怪的命题。很多事情,清朝皇帝允许这个省做,但是不允许另外一个省做,如买卖功名的捐监一样。是否长元吴丰备义仓只是一个标本,一个故意设立的典型呢?非也!事实上,清代江南地区民仓的发展是一个群体现象,远非个例。本书用一章(第二章)来集中展示江南仓储的群体性繁荣。

多难兴邦,历史摄像的焦距总是可以变化的。鸦片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诸多的困难,也无情打击了腐朽的清政府,给民间力量的兴起提供了难得机会。尤其是太平天国运动后,清政府焦头烂额,有关救灾等民生工程只能放手民间,任由发展。谁知无奈之举,竟也诞生难得创新。

与苏州的长元吴丰备义仓不同的是,上海地区的积谷更多强调积钱,储备货币而已。因为近代交通发展,粮食转运更快,上海地区备灾更多强调积钱。至光绪七年十二月,上海县历年积谷捐钱征收总额高达113916千文,积谷仅2万余石。事实上,江南地区的仓储建设,大多钱谷并存,或以钱为主,或储谷为主,显示民间救灾独有的活力。尽管上海地区存谷不多,但是经营仓储还是多有创新,如置房收租,收取租金,支持仓储的日常管理费用。

江南地区的民间仓储之所有能够日新月异,不断发展,固然与绅士的广泛参与,储粮方式的灵活创新有关,但也跟管理方式的革新密不可分。无论是苏州、还是上海,民仓管理都强调绅士管理的独立全权。如上海地区主要是由上海三大善堂同仁辅元堂、果育堂、普育堂董事按年轮流管理,每堂董事负责管理一年。又有南京地区的宁郡义仓,还特别安排特定的士绅负责跟官员打交道,类似今日企业的“公关部门”。

当然,对于民间仓储来说,最大的担忧还是粮食的自然损耗,即谷耗,粮食的自然存储损失。即使到今日的恒温、恒湿的存储条件,每年的自然损耗仍然不小。清代江南地区除了官府统一谷耗标准外,各地仓储也是各显神通,各想办法。如嘉定县仓储,该县储谷曾多达五、六万石,是江南仓储的标兵。但是仓储的管理董事却担心粮食损耗,特别设置了一个“备耗仓”,类似今天的“小金库”,用来防患后来的谷耗。尽管备耗仓的数额不大,但是创新的思路还是颇为值得注意。

养民政何在

人间万物,事同一理。今日中产阶级大多以追求财务自由为上,只有经济独立,方有人身独立。清代仓储发展又何尝不是?

此处不得不额外指出的是,无论是苏州的长元吴丰备义仓,还是广大的江南仓储,他们之所以欣欣向荣,最大的原因在于仓储的经营独立,利润自由。他们在仓储的经营道路上,与传统的仓储开辟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苏州的长元吴丰备义仓,以及上海的积谷,他们或是置田收租,或是置房收租,或是典当生息,通过另类的投资方式,获取仓储发展的特定利润,从而使得仓储由原来的亏本买卖,变成可以稳定获利的企业,这就是近代仓储发展的内在径路,也是本书极为看重的仓储经营方式的近代转变。

与之相对的是,清代传统仓储中,无论是常平仓,还是社仓、义仓,他们的经营理路无不是在仓储的粮食交易中寻求利润,或是希望贵卖贱买,或是春借秋还,都是希望在粮食交易中获取利润。殊不知,救灾如同救火,朝廷既想赈济灾民,施展皇恩,同时还希望实施救灾的仓储能够利用差价,获取利润,真是又想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清代仓储的经营始终在朝廷尤其是皇帝的理念中,既扮演赈灾的仓库,又扮演了赚钱的粮店,如此一来,仓储办理好坏,始终难以得到正确评价。众多的官吏只好以退为进,惰政息事,宁可仓储空虚,也不愿意为此赔累家室。仓储自为官吏畏途所在。

以魏丕信、王国斌等人为首,曾经骄傲地宣示清代仓储的巨大成绩,体现了清代官员的积极精神,即使未能完成理想目标,但是最终仍然业绩可嘉,勇气可嘉。以本书的观察为例,清代仓储每年存储3300-4800万石的巨大仓储,始终没有得以正确的经营方式,始终在粮食交易中寻求利润,其给官员的压力又何尝不大?其仓储的经营效果又怎能如此高扬?与此相连,通过仓储观察到的十八世纪的中国官僚,无论是精神还是水平,恐怕还得重新反思,这个意义上,邓海伦和孔飞力的观察显得更多理性,更多精彩。

清代储济仓内部结构图

从传统社会的以仓养仓到近代的仓外养仓,从官方主导到绅士主导,近代仓储的转变显示其独特的径路,同时折射出传统官僚管理的内在困境,以及近代公益事业发展的创新机制,这才是本书的最大目的,也是第一章讨论的主要内容。

吃饭穿衣难

历史的复杂,在于人们能够认清局势,却又难以把握。尽管政权可以更替,但是老百姓的吃饭穿衣,却始终还在。“养儿防老、积谷防饥”,粮食的储备历经风雨,离我们似远实近。历史的大节奏,不止是日常生活的狂欢与日常,更多是整个社会新陈代谢的日常与变态,落实在灾害视野中,它就是日常与灾害。

本书篇幅较多,似乎又无需通读。若想了解传统民间企业发展经验,了解仓储日常景象,翻看三四章即可;若想了解传统制度的近代变迁,似乎可以看看第一二章即可;若想了解仓储运作细节,看看表格即可;若想了解制度运作机制,看看导言和结论就行。

吴四伍著:《清代仓储的制度困境与救灾实践》,2018年1月,北京: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东方历史学术文库》丛书。

转载自:史学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清代仓储的制度困境与救灾实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