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帝国的见习航海士

溪川上
2018-01-31 13:12:16

本来我之前的标题是没有见习两个字的,可是后来有加上这两个字有一种不知该如何措辞的感觉,大概是词穷了,所以才讨厌干自己不合适的东西的,至于我将要写的东西不是为了迎合任何人的兴趣,也不是为了迎合人们一时兴趣这类说法的,只是单纯的看过某本书想要借着所谓的书评这种形式,也有说我写的像是读后感或者散文还带文艺性质,随便你给我贴什么标签儿。我只是单纯的表达我的个人看法,在本书的第五章开头的第一段让我深感有人和我一样的感觉。

埃德蒙伯克评传和我见过的任何一本个人传记都不一样,大概是作者继承伯克的衣钵来写的,混合着伯克当时的想法和伯克逝世后的世界的思考,让人以为这边是所谓的预言里的世界变现了一样,感觉是有些吹捧而少了客观。关于伯克的哲思并没有讲多少,连伯克生平的事迹也没有多少,更多的是讲这个大英帝国在茫茫大海上宛若庞大的舰队群,伯克作为一个见习航海士的某些作为,借着作者的口讲给世上的人们,好像在说看啊,当年我就是在这片大海上拼搏也是一个伟大的海上战士,而且预言了之后这片大海的风暴起落。也准也不准的,准的是这个制度被留了下来,不准的是这艘舰队缩水的厉害,以至于连主舰都以不是当年的大小了。不过这个世界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短视,充斥这悲哀和不幸。

这样说好像掺杂了些我个人的看法,不过和作者一样想借着某个人对于时代的看法来讲述不一样的时代,要知道这个世界不仅是胜利者的说辞,还是失败者的推脱,还有更多的是当时亲历者的想法,以致后世众说纷纭的迷雾给真实的历史掩埋了,是以我才感觉所谓的以史为鉴,以史为镜之类的话语不过是政治上的说辞,反正我是不信的。不过能自圆其说没被戳破的说辞想来也是一向不乏众多信众的,另类如伯克和继承衣钵者也还是大有人在,无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都不过是在捍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一类的信仰。

如此单调的乏味说辞貌似是不会有多少人信的,好歹也要干些自己不熟悉的事儿,比如说后世给伯克的标签之一便是哲学家,不过又对于伯克是个政客又耿耿于怀,然后各式说辞便粉末登场你方唱罢我登场。其实不过是你为了让这个人符合你的个人看法罢了,他的某些让你觉着非议所思的东西,让你不适应的行为,你都为了自己看着舒服来找个标签儿贴上好让你自己爽。你不觉着无聊么?伯克首先是一个大英帝国的政客,虽然没干多久,但这改变不了他是一个政客的事实,然后基于自己的教养对于某些问题有着这样那样的看法,然后做出判断和行动。而你却觉着这样不像是一个哲学家的行为太政客了,可是伯克根本就是政客好不?同样的腐败也好制度漏洞也好还是说同样对同样问题的不同对策也好,伯克有的都是基于自己的思考判断来行动的,没有迎合别人的兴趣,也不是说他的想法不是为了迎合某些人一时的兴趣。

书里好像说过伯克的一个观点是把事件放进背景环境中去看待,貌似是这样说的。比如说伯克对于美国独立还有法国大革命的不一样的看法,你要回到当时的背景中去看待伯克为什么会不一样的想法,不过我给忘了他是怎样想的了,也许是作者也没说,可是某些觉着这个想法好像是为了讨好我才有的,或者说不是为了讨好这群人一时的兴趣才有的。有句诗怎么说来着?千古功名身后事,生来何必自忧虑。觉着伯克在这方面和我有些相似的,最少是我是这样认为的,那儿有那么多闲心管那么多事儿啊!我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还管你怎么去看,有那么多需要揭露出来的问题要与之改善,至于改变之后是不是符合百年之后的世界根本没时间想那么多的,如果真的想那么远又怎会变成你今日看到的样子?还不是只有深谋未有远虑么。再说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说辞,不知道怎么会让我觉着有那么多的潜在信众。分明一个人的能力和智力都是有限的很,为何非要神化别人而矮化自己?

溪川上

2018.01.30 傍晚 写就

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埃德蒙·伯克评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埃德蒙·伯克评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