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We 8.4分

【读后】“我们” 的形式

眉唾物の徒然
2018-01-31 10:54:04

(草稿,大概是这么个想法,有时间再丰富,没时间就算了。)

扎米亚金的《我们》算是反乌托邦小说中开先河的作品。准备填坑,所以就按照顺序,先看了这一部。通篇读下来感觉其实可以从一种很古老的对立中尝试理解和分析扎米亚金在《我们》中所表达的那种,剥夺了 “我” 之后的那种 “我们” 的形式和内源。

这种对立(或许也并没有那么对立)的两方可以归纳为理性生活以及感官欲望。亚里士多德对于人的本质大约是有三点论述,即:求知是人的本性;人是理性的动物;以及人是政治性的动物。这其实说的是人的理性和社会性两个方面。如果从这个方向上来看,扎米亚金在小说中描述的那个 OneState 则是在系统上矫饰人的理性,并且片面地强调了人的社会性吧。

柏拉图(好像是)认为理性生活和感官欲望是决然对立的两件事,而知识与真理都是先验性的。在这一点上亚里士多德则把理智的主动性让给人,宣称求知是人的本性。而求知其实是一种感官经验的理性上升与回归。在《我们》中,OneState 所采用的就是否认这种关联和回归,将 OneState 及其中的人及社会的关系先验地至于人们的认识之中,否定人通过感官经验与理性关联,不许你去分析和怀疑。而无论它是什么形式, I-330 带给 D-503 的正是这种纯粹的感官刺激。而文中所谓的 “soul” (灵魂)说的大约就是这种求知的本性。另外作品中还体现出对语言的贬低和降格。处刑场上诗歌完全失去了辨别是非美丑的理性意义,而那些宣传的诗篇也都乏味无聊。

另一方面,人被剥夺了名字(一种专有名词),这是一种十分强烈地对个体的抹杀。通过这一点,OneState 强化了人的政治性和社会性,强调了国家优于个体的存在,个体只有在集体中才具有存在的意义,才能够实现幸福。这(似乎)倒是与亚里士多德不谋而合。

大概这类乌托邦式的社会,都会是差不多的这种形式吧。一方面否定或者矫饰人的理性,一方面强调人的社会性,否定或贬低个人存在的价值。至于扎米亚金这部小说里面的 OneState,我似乎没看到所谓的 Benefector 是否存在这什么个人的目的和动机,还是它们纯粹认为这是一种更加优秀的社会表现形式。从这一点来看,我并不认为作者通过小说批判或者讽刺了谁。他本人甚至并没有对这种社会表现形式流露出更多的感情。所谓的反乌托邦中的那个 “反” 字多半是一种既有的阅读和理解模式强加给扎米亚金的吧……

另外得说,扎米亚金这本小说写得感觉真的并没有很优秀。看完了得需要一定的耐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We的更多书评

推荐W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