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的译后记

Shan
2018-01-31 07:24:54
出版品牌“未读”的赵女士找到唐克扬,说有一本讲活跃于近代耶路撒冷三个建筑师的书想找唐老师翻译,唐老师跟出版机构商量能否由几个人共同翻译,他来把控质量,并在微信群中问大家有没有意向。最后,郭博雅、姜山、黎乐源、李卓璋、尚英南,及唐克扬,我们六人组成的翻译小组,共同翻译本书。

Interlab书作坊过去曾作为练习,翻译过On Weathering: the Life of Buildings in Time (Mohsen Mostafavi & David Leatherbarrow, 1993),通过接龙的方式,当天轮值的翻译者将一个段落翻译完后放到微信群中,并与其他成员讨论其中的疑难点,第二天继续如此。由此,我们也渐次理解了建筑和城市类书籍的翻译过程,其中包含知识、语言、逻辑、故事、感性和历史的多个层次。在微信群中接龙、讨论、再加工的工作方式被我们称作“超级城市”,因为它像一个城市中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关系在小小微信群中的模型,其中包括即时的回复、有意义的讨论,也包括拖延、信息冗余。

本书的翻译,也是排好了接龙的次序,每天由一个人发两页书的中文翻译到微信群,再全员讨论关键字词、广和狭的历史、建筑细节的具体形式等不容易把握的问题,包括英文中冠词在某处隐含的指义等。不定期地,多人微信语音集中解决这段时期的问题。翻译基本完成后是两轮校译,每一段落的译者、校译者和第二遍的校译者是不同的三个人,这样交叉校对、订正、统一文稿。历史、地理、民族、政治、人物、建筑的专有名词部分则由李卓璋来订正、统一;最终的文稿删去了关于庞杂背景的大多数注释,但每一个具体人物、地点、事件等的背景信息对于我们译者真正理解作者的意图而言必不可少,这些注释中的大部分也都由李卓璋查找出来,发到微信群中,并以注释的方式附在工作文稿中。交叉校对得到的准确译文,又主要由唐克扬老师从头到尾批注、修改,使文字的阅读感受通畅、优美。在翻译、校译、理顺文脉进行的“漫长”过程中,由于升学、工作等方面的压力,我们也有拖沓、断档的时候,但最终还是看到“直到我们建成了耶路撒冷”的一天。

本书串起了散落在耶路撒冷的历史、故事、轶事和空间,作者对于语言的复杂性的游戏给译者——我们——以甜蜜的折磨,那是某种诗意、诙谐、黑色幽默,有时故意引向困局,或啰里啰嗦,却又隽永的叙述方式,毕竟它所要呈现的历史就总是自相矛盾,充斥着消化不良导致的黑色幽默。作为译者的我们,也试图贴近作者和历史的原意,并让这些意味能够见容于中文表达的框架之中。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