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有大世界

果果林
2018-01-30 23:20:26

(1350字)从没看过哪位作者像伊萨克·巴别尔这样将一座城市写得如此入木三分,带着轻松光明,又洋溢着一丝无奈的宠溺,但这座名为“敖德萨”的俄罗斯小城却是人欲横流的、充满世俗的、物质的、甜蜜与受苦受难的......这座城不同与任何作家笔下的任何一座城,这座城如此与众不同。 伊萨克·巴别尔《骑兵军 敖德萨的故事》由两部小说组成《骑兵军》和《敖德萨的故事》。《骑兵军》讲述战场的残酷,后者则是围绕敖德萨这座城的故事,无论是战场还是城镇生活,皆是断断续续与形形色色的人情世故。这些片断是浓缩精华,凝练而精彩。假如你喜欢苏联文学,一定不能错过这个短篇故事集。 犹太作者伊萨克·巴别尔是位可怜的作家,他在1937年或1938年间因反苏间谍的罪名被捕,1940年被枪决。他在严刑拷打下违心承认了对他的莫须有指控,虽然在陈述词中申诉“我是无辜的,我从未做过间谍。我对任何反苏行动一直持反对态度.....我只请求一件事,让我完成我的作品。”但显然这些陈述在冷酷的国家意志面前是苍白无力的。一直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苏联政府才恢复了巴别尔的名誉,而这位作家的两个短篇小说集《骑兵军》和《敖德萨的故事》也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 约翰·厄普代克评价说

...
显示全文

(1350字)从没看过哪位作者像伊萨克·巴别尔这样将一座城市写得如此入木三分,带着轻松光明,又洋溢着一丝无奈的宠溺,但这座名为“敖德萨”的俄罗斯小城却是人欲横流的、充满世俗的、物质的、甜蜜与受苦受难的......这座城不同与任何作家笔下的任何一座城,这座城如此与众不同。 伊萨克·巴别尔《骑兵军 敖德萨的故事》由两部小说组成《骑兵军》和《敖德萨的故事》。《骑兵军》讲述战场的残酷,后者则是围绕敖德萨这座城的故事,无论是战场还是城镇生活,皆是断断续续与形形色色的人情世故。这些片断是浓缩精华,凝练而精彩。假如你喜欢苏联文学,一定不能错过这个短篇故事集。 犹太作者伊萨克·巴别尔是位可怜的作家,他在1937年或1938年间因反苏间谍的罪名被捕,1940年被枪决。他在严刑拷打下违心承认了对他的莫须有指控,虽然在陈述词中申诉“我是无辜的,我从未做过间谍。我对任何反苏行动一直持反对态度.....我只请求一件事,让我完成我的作品。”但显然这些陈述在冷酷的国家意志面前是苍白无力的。一直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苏联政府才恢复了巴别尔的名誉,而这位作家的两个短篇小说集《骑兵军》和《敖德萨的故事》也开始受到人们的重视。 约翰·厄普代克评价说,巴别尔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苏联文坛“一颗耀眼的明星”。爱伦堡说,“巴别尔不与任何人类似,任何人也无法类似于他。他永远按自己的方式写自己的东西。”在个人化的书写以及不随大流上,我们从巴别尔最著名的短篇《我的一只鹅》中,处处可见他的这一特点。小说中的“我”加入了骑兵军,因为读过书戴副眼镜于是受到师长的鄙夷和刁难,在哥萨克战士们问到报纸上说些什么时,作者这样描写我的状态: “列宁在报上说,”我一边掏出《真理报》,一边回答道,“我们各个方面都是贫乏的......” 于是我像个亢奋的聋子那样扯直嗓门,把列宁的讲话念给哥萨克们听。 夜晚用它苍茫的被单将我裹在提神醒脑的湿润之中,夜晚把它慈母的手掌按在我发烫的额头上。 我朗诵着,欣喜若狂,捕捉着隐于列宁直率的讲述中的弦外之音。 如今看来,这里不过是机智而俏皮的嘲讽,不过是作者文采卓著的外现,很独特,很有个性。然而,这种充满个人主义的写法并不符合当时苏联的社会主流价值观,比如,主流所宣扬的集体主义精神、群体主义以及奉献牺牲精神。在巴别尔的小说中,他更关注的是鲜活的个体、个人的精神状况以及各种不完美的鲜活表现。巴别尔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潜意识里反对这样片面激进的运动潮,这在当时那样严酷的全民政治运动中,如此这般的个人化书写,必然会被裁定为另类;思想统治的时候,你若要求个性,便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逆”和“反”。换句话说,这也是这位巴别尔的天真与洞察的矛盾之处,他洞察到社会处境的诸多不合理,洞察到战争的残酷和荒谬,却天真的以为文字只是独属个人的世界,以为只要能欢快的书写和表达就够了。——巴别尔生错了那个言论不自由的年代。此处,也格外敬服那些看透了历史,看穿了政治,仍坚持自我书写,真诚地坚持着文学理想的诸多作家们。 我喜欢巴别尔的文字,这让我想起少年时读过的一些端庄的苏联文学。和他们比起来,巴别尔的文字很轻松,带着生活的诙谐,寥寥数语,话中有话却又一针见血。巴别尔原本就出生于敖德萨,对他生活成长的这片土地,他如数家珍,写起来自在,种种轻嘲读起来愉快。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骑兵军·敖德萨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骑兵军·敖德萨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