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在水一方 8.4分

世界上所有的卢友文,都是被惯出来的

青兮子衿
2018-01-30 看过

夜读《在水一方》,我是万没想到,会被书里的一个人物给气得睡不着觉。还是为一个虚有其表、思想龌蹉、行为乖僻、不负责任的精神残废! 卢友文一定是我看过的书中最恶劣的人物了。《在水一方》在我看来,无疑是一个悲剧,即使后来看似圆满的结局,也无法冲淡作品的悲凉凄怅。或者很多人都忍不住愤愤问:小双嫁了一个什么人呢?她是什么眼光呢?以前《济公》里面有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穷书生,在他眼里“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整天的之乎者也,却要靠妻子四处借粮度日。吃着妻子借来的粮,还要骂妻子不守妇道,还要休妻,实实迂腐可笑之极。而卢友文比那个书生要垃圾得多了,因为他不只是一个志大才疏、夸夸其谈、纸上谈兵、好高骛远、不务实际、眼高手低的人,他不只是一个思想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他还是一个靠女人养着、花女人的钱而理直气壮毫不感恩的大男子主义者。他吃软饭的厚颜程度是让人佩服的。小双婚前花光积蓄倒贴他、婚后挺着肚子费尽心力养家,他动辄出口说自己的妻子拖累了自己,还让妻子打胎,是不是自私自利冷酷到了极点?婚前任由自己的女友除草而划破手指,婚后让她怀着孩子拖地板、挺着大肚子去提水,家徒四壁、穷的喝口水都喝不起,还在谈文学!为了文学,所以没有做任何家务的时间,所以本该男人做的体力活都要女人来干。仅此而已吗?不。他还要败光妻子所有积蓄所有的陪嫁去赌博,美其名曰排遣失意!这么一个夺了妻子视为护身符的陪嫁玉坠去赌博,任她摔到早产的男人,这么一个只知道说漂亮话动辄发誓赌咒的男人,这么一个让妻子倍受孤独和欺凌、让妻子整日浸泡在泪水中的男人,即使他有点狗屁才华,又如何称为男人?别的男人都在奋斗养家,誓以让最爱的人过上美好生活为己任,而卢友文呢?他靠妻子养着,整天就是写了撕,撕了写。他把古今中外批的头头是道,自己却只憋出一篇狗屁不是、没有稿费的文章。他看不起妻子写的歌曲,却要依靠妻子写歌得来的酬劳生存!何不有点骨气?何不拿赌博的钱来改善家庭,来养养你妻子肚里的小生命?小双争夺玉坠摔倒,浑身鲜血求救无门,他事后居然说:“她以前也摔倒,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反正她经常摔倒。”这样毫无人性到令人发指的男人,别说他没才,即使有才,有何可爱呢?有何可敬呢?有何可取,又有何可惜! 只为有爱好文学的光环,在小双眼里,卢友文便完美无缺。一个无情于妻女的人渣,即使他漂亮,即使他后来写成了一部籍籍无名的小说,但是这些于他的错、他的恶,怎可抵消弥补? 那么问题来了,小双是瞎了眼?毫无头脑?还是年幼无知?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其实与其说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还不如说被她自己对文学的向往和敬畏冲昏了头脑!她父母早亡寄人篱下的身世,也使她对卢友文生出了更多亲近,加上对诗尧的失望,最终诗尧的那番弄巧成拙口不择言的话和小双的强烈自尊,促成了这桩不幸远远大于幸福的婚姻。幸福是昙花一现的,而不幸则琐碎丑陋。 不幸在作者的笔下,或者说在局外人诗卉的眼中,早已初露端倪。诗卉是旁观者清洞察秋毫的。一个在谈恋爱时就让女友倾资贴补家用并且坦然受之的男人,纵然壮志凌云,却也谈不上有担当,嘴里一套套大道理,却知而不为,为了一个空梦使亲人身心憔悴。“责任感”三个字在他那里,就是一句很漂亮的修辞。就连小双都知道——人,仅凭傲骨是不能活的。在做梦之前,先去挣来面包填饱你的肚子,这才是硬道理!一个自认学富五车的人难道不懂这一点?不懂怎么能活到成年。但我窃以为他其实并非不懂人要生存的道理,都是小双惯坏了他。卢友文的很多脾气和恶习,他的变本加厉、自私自利和得寸进尺,都是小双纵容退让逆来顺受的结果。因为我的一个堂兄,就是另一个版本的卢友文。虽然我堂兄不做文学的空梦,但是在“只说不做、口才绝佳、游手好闲、自大自负、无责任感、轻视女性”这一点上,惊人的相似。巧的是,他也有一个温柔顺从的妻子,当然了,他还有处处溺爱他的父母。 琼瑶笔下的女主角天生多情善感,小双一开始是肯定有情于诗尧的。只有钟情于一个人,才会处处要吸引他的注意。小双在诗尧面前心直口快直言不讳,仿佛处处剔诗尧的逆鳞。因为不一样的身份地位,她只能如此,只能傲气,她不能被人看不起。而她的傲气十足反而加重了诗尧的自卑和傲气。所以,同样重情音乐尊重音乐的人,早就相识的人,本该相爱,却各自为各自的自尊僵持着,隐藏着好感,反而没有缘分。那一番对诗卉说的“诗尧脾气暴躁易怒,而我天生贫苦却傲气十足,所以不会幸福”,只是托词罢了。因为诗尧再怎么脾气不好,也不会逼新婚妻子打掉爱情的结晶,说出“大人都养不活,还养孩子”的混账理论吧! 反而有缘分的人,不知珍惜!卢友文的文学谈吐拔除了小双的傲气。小双在卢友文面前,完全没有了在诗尧面前的咄咄逼人、骄傲自负,而是逆来顺受、诚惶诚恐、倾尽所有、予取予求。真的是让人无语。这一点使我又想起我的堂兄。我那位堂嫂,性格其实是很倔强的,喜欢与人辩论且不服输。唯独在堂兄面前,事事不顶嘴,逆来顺受。每次他们家闹的天翻地覆,我就看着堂嫂想:若你把对别人的硬气使出来,好好怼堂兄一番,该多好!何必任他耍酒疯,把你的嫁妆都砸了!何必挨他的窝心脚!我所不能忍受的还有叔父婶子对他的纵容溺爱。每次他喝了酒耍酒疯,婶子要做的,不是教训堂兄,而是跑到别人家责问:为什么要请我的儿子喝酒?

世界上所有的卢友文,都是被惯出来的。我堂兄是被爹娘和妻子惯的。卢友文呢?周围人的赞美和夸奖,小双的倾心付出,使本来就膨胀自大的卢友文在错误的路上走的更远。 琼瑶的小说,是言情小说。但是又不仅仅是言情二字可以概括之。它并不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浅薄,它是有社会底蕴的。那些或悲或喜的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引起我们的共鸣、慨叹、思考。她的才思绵绵,终究一般人不能比。她的作品,也绝非现在那些欲望横流的网文可比。以前看她的电视剧,总觉全是不合理之处,而现在看她的小说,并无不合情合理之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在水一方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