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让你知道应该犯什么错误

鱼在盘子里想家
2018-01-30 21:18:16
政治制度是一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社会形态,决定一个社会的整体气质。这本书里,钱老从政府组织、人才选举、经济、兵役这几个方面,详细介绍了汉、唐、宋、明、清这几个朝代的制度。文章结构清晰明了,很容易理解。钱老看似不带感情色彩地去讲述每个朝代的制度构成。制度影响人,人可以左右制度。字里行间里,钱老的许多态度还是比较明显,比如对于元、清,就简直是有点跳脚了。元代直接略过。清代一上来,就先定义,它没有制度,是部族政权,“全没制度,可说是一种‘部族政权’的私心,一切由满洲部族的私心出发,所以全有法术,更不见制度。”只是法术。个人对于清代的历史了解不多,不谈对错。读到这里,就觉得钱老挺可爱,一本讲历史的书,有此活泼,非常有意思了。以下就几方面谈谈一些读书时产生的零碎思考。毕业以来,好久没有思考过很多问题,过多地浸染于日常之中,总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失语的状态。希望2018年以此开端,慢慢跑起来,读更多书,作更多无用的思考,在充满六便士的生活里,多抬头看看月亮。

1、 制度与人的关系
群居的人类,组成社会,为了让每个人都安全地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大家让渡自己的一部分权力,形成制度,


...
显示全文
政治制度是一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社会形态,决定一个社会的整体气质。这本书里,钱老从政府组织、人才选举、经济、兵役这几个方面,详细介绍了汉、唐、宋、明、清这几个朝代的制度。文章结构清晰明了,很容易理解。钱老看似不带感情色彩地去讲述每个朝代的制度构成。制度影响人,人可以左右制度。字里行间里,钱老的许多态度还是比较明显,比如对于元、清,就简直是有点跳脚了。元代直接略过。清代一上来,就先定义,它没有制度,是部族政权,“全没制度,可说是一种‘部族政权’的私心,一切由满洲部族的私心出发,所以全有法术,更不见制度。”只是法术。个人对于清代的历史了解不多,不谈对错。读到这里,就觉得钱老挺可爱,一本讲历史的书,有此活泼,非常有意思了。以下就几方面谈谈一些读书时产生的零碎思考。毕业以来,好久没有思考过很多问题,过多地浸染于日常之中,总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失语的状态。希望2018年以此开端,慢慢跑起来,读更多书,作更多无用的思考,在充满六便士的生活里,多抬头看看月亮。

1、 制度与人的关系
群居的人类,组成社会,为了让每个人都安全地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大家让渡自己的一部分权力,形成制度,让一些人管理起来。我在想,最初设立制度的时候,当时的人应该没有那么多想象,只是为了解决当时群居生活时大家所遇到的矛盾与问题。后来呢,因为制度的存在,人的生活开始稳定,又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社会开始分层。就如这本书有提到的,资源的不平等就必然引起人的不平等。于是,制度开始吞噬制度的设定者,和其他人。最近热播的美剧《使女的故事》里Glead国的创立者们,包含了女性,如Mrs. Waterford。但是后来她被制度吞噬。Fred也是制度的既得利益者,他难道没有被制度绑架?制度发展到什么样的情况下,会与人性形成最大程度的对立?当制度不符合人性的时候,就算是制度的创立者,也会制度的边缘探索更多,压抑不住内心的需求。比如Glead国规定,性只能作为繁殖的工具,而不能作为欲望。就算是制度的制定者,也做不到,无法否认,内心的欲望。所以,才会有公认的红灯区。就算他们鄙视那里的女人,他们也仍然会不停地去那时,寻求满足。无法得到满足的夫人们,就在压抑中扭曲了自己。制度与人性,如何去平衡?在制度里的人,是一个符号。而真正受制度管理的人不是符号,是活生生的人。皇帝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符号。宰相是一个人,不是一个符号。但是如果不将人看成符号,制度又怎么能穿越时空平等地管理每个人?这就很矛盾了。
制度与人事,钱老在开篇就将这个问题提了出来,最后作总论时,钱老关于这个总是似乎有他的答案。他说“中国政治,实在一向是偏重于法治的,即制度化的。而西方政治政治,则比较偏重在人治,在事实化。何以呢?因为他们一切政制,均决定于选举; 选举出来的多数党,就可决定一切了。”对于这个说法,我不认同,首先,钱老对于中国政治的说法有前后矛盾,前面说过,中国的制度有通融性,皇帝在制度方面有很大的活动空间,我认为这应该就是他说的人治,偏事实化。西方的,以美国为例,美国宪法有几条最根本的原则,是立国之本,后面有再多修订案都不能跟那根本的几条冲突。而中国的制度没有根本原则,制度虽然可能会几百年老不变,但是它允许的活动空间大,也就是制度,对于人治而言,并不太重要,不太限制人,所以,可变可不变。而且,为什么制度会越变越繁密?不就是人不尊重制度,不停修改?“此后的我们,如果不能把这种传统积习束缚人的繁文琐法解放开,政治亦就很难有表现。” 导致传统积习束缚人的繁文琐法,原因是什么?不正是人不重视制度引起的?我觉得钱老演讲时,总有个假想敌,后面作总论时,有点仓促。
2. 中国政治制度上存在一种通融性。
钱老指出,中国传统统治制度下有一种通融性,“往往每一制度,都留有活动变通之余地,不肯死杀规定,斩绝断制。因此中国皇帝不致如英国皇帝般逼上断头台,或限定他不得为种种活动。”(48)中国政治制度上的一个大问题是“并不曾有管束皇帝的制度”,个人凌驾制度之上,迟早出问题,全看皇帝个人的素养。中国对贤人的信任度,是不是可以归结于对人性的持为乐观的判断?
3. 平铺社会
“中国社会自宋以下,就造成了一个平铺的社会。封建贵族公爵伯爵之类早就废去,官吏不能世袭,政权普遍公开,考试合条件的谁也可以入仕途。” (178)没有贵族,没有大门第,也就是没有稳定的阶层。钱老认为,“平铺了就不见有力量。”“一个组织,就是一个力量了。中国近代社会却找不出这些力量来。人都是平铺的,散漫的。”钱老在这里讨论的是,中国传统政治,除了读书人,除了做宫,并没有给社会提供其他聚集力量的可能性,严控工商业,导致所有聪明的人有文化的人都往政治里挤。因此,使得整个社会头重脚轻,无法达到平衡,也找不到其他力量跟政治力量抗衡,这种价值观的单一化影响至深。但是,钱老说,这种平铺的社会已造成“社会各阶层一天天地趋向于平等”,“若要讲平等,中国人最平等。若要讲自由,中国人也最自由。”无法同意。当一个社会没有其他力量可以抗衡一种力量的时候,才最大的不平等,不自由。虽然掌政的人,不能世袭,但是特权已经形成,也就无平等可言。虽然看似只要读书就能进入仕途,但这其中又有资源的不平等。
4. 朝代气质,立国之本是什么?
“整个宋代,都是不得不用兵,而又看不起兵;如何叫武人立功?宋代武将最有名的如狄青,因其是行伍出身,所以得军心,受一般兵卒之崇拜。但朝廷又提防他要做宋太祖第二,又要黄袍加身,于是立了大功也不重用。结果宋代成为一个因养兵而亡国的朝代。” (104)宋因兵而立,而后惧兵不敢用兵,导致弱贫。因为面对外患,不得不养兵,养了兵,又千防万防,终于作死自己。没文化的皇帝,重视文化,这样反差,挺好笑。

最后,历史是什么?布罗茨基说“历史是一个离不开修饰语的名词。”这个很好理解,不管是对过去还是对现在或未来,我们都是在用语言建构一个让大多数人可信的世界。读历史是为了什么呢?当然不是为了改变过去了,为了不犯同样的错误。布罗茨基又说了,“人们对历史所知越多,他们就越有可能重复历史 的错误。这并不是说众多的拿破仑都想模仿亚历山大大帝;问题在于,论述之理性暗示着对象之理性。前者是可能的,后者却不可能。”想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