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8分

一首悠远、冷峻而又炽热的民谣

剑眉
2018-01-30 20:43:10

因为教过这篇小说的节选,因为知道这位作者,还有那一片土地,于是,捧起这本书来读。读出了很多很多。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这是一片乐土,这是她的后花园,这里埋葬她的欢笑、温暖的童年。 “这地方的晚霞是很好看的,有一个土名,叫火烧云……晚饭一过,火烧云就上来了。照得小孩子的脸是红的。把大白狗变成红色的狗了。红色鸡就变成金的了。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喂猪的老头子,往墙根上靠,他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匹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红堂堂的,好像是天着了火”。呼兰河,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为它作传,为它画像,为它讴歌。 但是,这也是一片苍凉的土地。你听跳大神的歌唱多么悲凉。“我的二仙家,青龙山,白虎山……夜行三千里,乘着风儿不算难 这唱着的词调,混合着鼓声,从几十丈远的地方传来,实在是冷森森的,越听

...
显示全文

因为教过这篇小说的节选,因为知道这位作者,还有那一片土地,于是,捧起这本书来读。读出了很多很多。 “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这是一片乐土,这是她的后花园,这里埋葬她的欢笑、温暖的童年。 “这地方的晚霞是很好看的,有一个土名,叫火烧云……晚饭一过,火烧云就上来了。照得小孩子的脸是红的。把大白狗变成红色的狗了。红色鸡就变成金的了。黑母鸡变成紫檀色的了。喂猪的老头子,往墙根上靠,他笑盈盈地看着他的两匹小白猪,变成小金猪了……天空的云,从西边一直烧到东边,红堂堂的,好像是天着了火”。呼兰河,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为它作传,为它画像,为它讴歌。 但是,这也是一片苍凉的土地。你听跳大神的歌唱多么悲凉。“我的二仙家,青龙山,白虎山……夜行三千里,乘着风儿不算难 这唱着的词调,混合着鼓声,从几十丈远的地方传来,实在是冷森森的,越听就越悲凉……满天星光,满屋月亮,人生何如,为什么这么悲凉?还有屈死的团圆媳妇,麻木而又愚昧的村民,还有善良的磨倌冯歪嘴子,这里的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呼兰河的人啊,热烈生活却是那么麻木。 读萧红的书,似乎听着她在娓娓叙述,在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在遥远的南国,在颠沛流离的离乱之中,她的一支充满魔性的笔仿佛是一支悠远的笛子,那笛声那么深情,那么婉转,那么扣人心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