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死而生~一路同行

银蒜
2018-01-30 14:45:12
《思考文化医学》一书,前几章为作者经历,既有个人也有家人同癌症以及慢性病纠缠的经历。中间一章是作者作为解剖学教师在从教过程的反思,最后是作者的讲座记录集。
每个同癌症打过交道的人都更希望与人分享,希望给同路人,同行者以忠告。这类书,从癌症成为流行病,无论国内外都是热门书。我是癌症的直接旁观者,在十年内也是死亡的密集观看者,所以借此书探讨几个流行的观点,给别人,给自己以勇气。
一,健康靠谁?
我们都怕死。无论是狂热于广场舞的大爷大妈还是健身房中挥汗如雨的靓男俊女;无论是热衷于保健品的中老年还是自称为吃客的年轻人。但我们毕竟都在向死的路上。一路同行,靠谁呢?西医?中医?小事儿,都可靠,大事儿要靠自己。所谓,小人畏果,君子畏因。也有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大家都怕得癌症,可无风不起浪,这病在自己身上总是有原因的吧?所以,时刻看看自己,疾病的原因首先要在自己以及自己的环境中去找。
我也是教师。我的一个学生大学毕业刚工作就得了白血病,系里还组织捐钱派人去慰问。我也眼见的一个国防生,在学期中,萎靡不振,像个小老头似的,等从部队实习三个月回来后,精神得才像个年轻人。无他,部队,手机上交,到点睡觉



...
显示全文
《思考文化医学》一书,前几章为作者经历,既有个人也有家人同癌症以及慢性病纠缠的经历。中间一章是作者作为解剖学教师在从教过程的反思,最后是作者的讲座记录集。
每个同癌症打过交道的人都更希望与人分享,希望给同路人,同行者以忠告。这类书,从癌症成为流行病,无论国内外都是热门书。我是癌症的直接旁观者,在十年内也是死亡的密集观看者,所以借此书探讨几个流行的观点,给别人,给自己以勇气。
一,健康靠谁?
我们都怕死。无论是狂热于广场舞的大爷大妈还是健身房中挥汗如雨的靓男俊女;无论是热衷于保健品的中老年还是自称为吃客的年轻人。但我们毕竟都在向死的路上。一路同行,靠谁呢?西医?中医?小事儿,都可靠,大事儿要靠自己。所谓,小人畏果,君子畏因。也有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大家都怕得癌症,可无风不起浪,这病在自己身上总是有原因的吧?所以,时刻看看自己,疾病的原因首先要在自己以及自己的环境中去找。
我也是教师。我的一个学生大学毕业刚工作就得了白血病,系里还组织捐钱派人去慰问。我也眼见的一个国防生,在学期中,萎靡不振,像个小老头似的,等从部队实习三个月回来后,精神得才像个年轻人。无他,部队,手机上交,到点睡觉,到点起床。等我当了新生的班主任,在学生的QQ群中,发现聊天记录,尽是学生半夜半夜的聊。唠叨了几次,无效。大学毕业后,很多学生不久要做父母了,可这样的透支,那孩子的健康如何保证呢?
二,得了病如何“反省”?
很多书,教癌症病人要反省自己。不客气的就真是落井下石,要已经不幸的人去反省自己的“罪”。癌症本来就可怕,可有人还有意无意说什么“癌症人格”给病者打上标签。这才是犯罪。得了疾病,当然自己有过失。但和自己的“人”真没什么关系。谁摸电门都得过电,那无意触电的难道有“触电人格”?癌症,谁都没解决的问题。我也用不着再多嘴。但癌症是身体运行失常是没跑的,那肯定是得了癌症的人有违反身体正常运行的行为了呗,包括长期处于影响身体正常活动的环境中。而且这样的行为初期的不明显后果被人忽视了,结果就酿成大祸了呗。而现代社会,各种化工品对人衣食住行的侵蚀,各种商业的洗脑,也加强了对现象的掩盖。去年我的一个学生请假去看病,据说是湿疹,我随口问了一下,发现用的是激素,再问,我以为用了一个月了,结果是都快一年了。我痛斥了他,你个大学生,都一年了还不好,你不想其他办法吗?!那激素有啥副作用,你不上网查查吗?!还抹了一年?!你等着肾衰吗?
得了病,尤其是大病,千万别依赖医院,靠谁,靠自己。先想明白自己得病的原因。从头儿想。可以从生下来开始想。从现在开始看,看看自己是如何对待身体的。是这样的反省。把身体健康的责任重新担当起来。对自己要知冷知热,知饱知饥,知进知退,知累知闲,知喜知怒。真知道了这些,而不是按照“正能量”“面子”摆布自己,里子好了,即使你真是个恶人,能进监狱也不能得病。真的。历史上例子比比皆是。严嵩在那年月还活了八十多岁。
三如何体检
体检被宣传成健康卫士一般。可事实真非如此。我们单位年年体检,去年开始,我决定不去了。因为,前年体检,那劳累过度心情烦躁的护士抽血时把我血管扎漏了,她装没看见,我眼看着胳膊鼓起个大包。那CT室的操作者是临时顶替的,那小姑娘大声对主管说:我不知道怎么用这机器。可那个机器也能是放射性武器啊。体检完,我看了一下体检结果,我的一项血检指标,两年数值相同,但作为比较的参考值变了,就一年是正常,另一年是异常。体检后,医院售后服务,上门提供咨询,我就拿着资料去问了。对方也说不出来。最后,对着有结节,有增生的我,恭喜道,你身体不错。我啼笑皆非,那些错的得啥样啊?!
四 如何发愿?
得重病的人都得信点啥作为支撑。这本书提到了王凤仪,提到了佛法,就说这两样吧。其他其实也一样。都有发愿这一说。发愿就是你活着有啥用?得了重病,西医不管,中医也找不到门的,就只能靠天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是你得对这世界对这天地有点用,老天才能留你不是。你给世界带来了生机,这世界必然反馈给你生机不是?所谓发愿即是如此。人生的第一次生命是动物性的,从出生那天开始。而作为人的生命是从发现自己能为世界,为天地做点啥开始的。这个做点啥可不是为了谋食的做。
五 如何饮食
这是现代信息的焦点,本来不想凑这个热闹了。可心底有个遗憾。几年前坐火车,和娘三个坐一起。小伙子领着媳妇和老娘。他们玩跳棋,我支了几招,一直赢的小伙子输了。那小伙子挺服我,请我吃他们带的小食品。我婉言谢绝了。我有时在超市看见小食品也馋,但看了成分表中的化工成分就没买过。一会儿,小伙子想躺下,他媳妇劝他把鞋脱了舒服,小伙子不。婆媳俩就聊天,说小伙子的脚从做生意后特别臭。我当时想告诉小伙子少吃那小食品,他年轻,体力好,还能排出来,我再看看那婆媳俩,露在化妆品外的皮肤就颜色不太好。可能觉得说了太突兀,就没说了。后来想想,总觉得后悔。
还有一次是到亲戚家做客,亲戚蒸了大虾,一端上来,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药味儿,而其他人都没反应。我基本吃素,所以嗅觉就比较灵敏。
我不自作多情提倡吃啥,但提醒一下大家,你得自己体会一下应该吃啥吧?吃完,自己啥样儿。光口腹满足了,真远不够。
动物性食品提供给人蛋白质纯是商业洗脑,诱惑人类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
狗肉都贴不到羊身上,但人都相信猪羊牛肉能贴到自己身上,真是奇怪。具有最好蛋白质的牛和羊都是素食的,不是吗?!而现代工业,提供给大家肉食都是工业制品,混合了各种药物,激素,以及香精,色素等诱食剂。你到底吃个啥劲儿呢?
六 就医
我在一个中医群中,在一次讨论医患关系中,因没站在医生的立场,被一个医生管理员踢出来一次。在最近的一次讨论中,17年底大流行的流感。因劳累受凉,我也中招了,烧的我只能张着嘴,还惊天动地地咳嗽了两宿。但我没去就医,自己看中医书,食疗,艾灸两天,药就吃了半瓶八珍益母丸。就好得完完全全,弄得我都为中间有一次请假有点不好意思,一点儿没有病态。我也提议给医生增加诊费。不然,医生只能从疗上想办法赚钱,苦得还是患者。不是我不去医院,哪个医生能给开出这个方儿呢?人家还吃不吃饭了?群中讨论,群里踢过我的医生又转发了个信息。说的是儿科,人满为患。患儿母亲怎样心疼流泪,抱着患儿排队几个小时。这母亲哪是疼孩子,就是个懒。
古代人识字的少,所以得依靠医生;现代人懒的多,所以医生不愁不能混饭吃。
大家都装傻,装到现在,一边患者自己吃大苦头,一边是医生一个劲儿叫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思考文化医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考文化医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