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高速 南方高速 8.9分

啊!给我做个面具吧!

归墨
2018-01-30 13:01:22
最近读到的一篇令我爱不释手的文本当属科塔萨尔的《追寻者》。这篇小说和音乐有关,这似乎是一切吸引我的小说的特质(→在某个专业领域拥有一些纵深,但却不拒绝读者的阐释,就像可以描摹一个金融学家,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巨细靡遗,他的装扮、他的社交,而真正的专业符号——那些高深的经济理论只是蜻蜓点水)。格非的《隐身衣》便是如此。另外,就是《追寻者》叙述的口吻,旁观者、朋友、评论家,这太是一篇经典小说的叙述角度了,叙述者卷入其中,却又可以随时抽离,在叙事的行进中,那些迷人的转述、引用,甚至对话,都吸引读者进入一种特别的迷人的渠道中,那些衔接、转折、断片,甚至悖论,都无所计较,都正大光明了。再者,“伪”传记的文本特质,注定了这一文本在无比的真实与荒唐的虚构之中终要弥合,这模糊的界限,像是一道呼喊,构成“追寻”的另一层含义。
       乔尼是追寻者,他在追寻什么?布鲁诺也是追寻者,他追寻着乔尼,要为这位传奇人物写传记。这两人有点像什么?《伟大的盖茨比》中,那样。天才乔尼拥有无数风光,私生活却一片泥淖。毒品是他的依托。乔尼“沉迷于跟时间有关的所有话题”,文本中说:“这是个怪癖
...
显示全文
最近读到的一篇令我爱不释手的文本当属科塔萨尔的《追寻者》。这篇小说和音乐有关,这似乎是一切吸引我的小说的特质(→在某个专业领域拥有一些纵深,但却不拒绝读者的阐释,就像可以描摹一个金融学家,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巨细靡遗,他的装扮、他的社交,而真正的专业符号——那些高深的经济理论只是蜻蜓点水)。格非的《隐身衣》便是如此。另外,就是《追寻者》叙述的口吻,旁观者、朋友、评论家,这太是一篇经典小说的叙述角度了,叙述者卷入其中,却又可以随时抽离,在叙事的行进中,那些迷人的转述、引用,甚至对话,都吸引读者进入一种特别的迷人的渠道中,那些衔接、转折、断片,甚至悖论,都无所计较,都正大光明了。再者,“伪”传记的文本特质,注定了这一文本在无比的真实与荒唐的虚构之中终要弥合,这模糊的界限,像是一道呼喊,构成“追寻”的另一层含义。
       乔尼是追寻者,他在追寻什么?布鲁诺也是追寻者,他追寻着乔尼,要为这位传奇人物写传记。这两人有点像什么?《伟大的盖茨比》中,那样。天才乔尼拥有无数风光,私生活却一片泥淖。毒品是他的依托。乔尼“沉迷于跟时间有关的所有话题”,文本中说:“这是个怪癖,是他无数怪癖中最糟糕的那个。但是当他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时,他解释起时间来的那种风采谁也抗拒不了。”时间,乔尼的追寻。我们先记住这个。按照乔尼的话说,“音乐让我从时间里解脱出来”,这里所谓的“时间”首先是糟糕的童年记忆,“家里总是乱成一锅粥,天天都在谈论欠债和抵押这档子事儿……”“在家里,时间看不到尽头……”乔尼发现了音乐,换言之,他的音乐天赋首先是一种逃离或者压力的个性化排解。
       “我是爵士乐评论家,能足够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局限,也能明白我思考的问题远在乔尼的层面之下,可怜的乔尼欲言又止、唉声叹气、暴跳如雷或者痛哭流涕,都是为了能继续向前……所有的评论家,唉,轮到的都是悲伤的末端。”
       布鲁诺和乔尼的距离就是读者和文本的距离,半参与式的设定总是牵人愁肠。乔尼从时间中推出了相对论,那些段落非常精彩,我无法一一引述。谈论时间,我记得在毕飞宇的《推拿》中曾经有几页,那是写小马的段落。关于乔尼的才华,也十分精彩。
       “……发生了一场音乐爆炸。这场爆炸是冷冰冰的,无声无息,爆炸过后,所有东西都屹立在原位,没有哭喊也没有废墟。然而传统的坚硬外壳已经被炸得粉碎,就连传统的捍卫者(有乐队也有听众)也开始怀疑从前热爱的事物对他们来说是否依然如故。因为自从乔尼吹响了高音萨克斯风以后,听众就无法继续欣赏以往音乐家的演奏、认定那就是天籁之音。为了粉饰这种妥协,听众只能将其称为“历史感”聊以自慰,说以往的任何一位音乐家都是无与伦比的,而且在“他自己的年代”仍然不可超越。乔尼像一只手,将爵士乐的历史翻了一页,就是这样。”
这是严肃的激烈的一个评断,但读起来又平静的像是湖面的一道波痕。“伪”传记的文本使得作者的叙述从头到尾控制在一种冷冰冰的“伪客观”之中。后面还有太多精彩的叙述语言。在乔尼这个天才兼魔鬼的人身上,无一例外的,我们都会成为他的同谋,而科塔萨尔,在叙述上,面对这个人物,任何一个作家都会闷闷不乐,就像《追寻者》中的那句话说的,“他心事重重,闷闷不乐,说要放弃爵士乐,要去墨西哥,在田间干活度过余生(每个人都会在什么时候动起这个念头,几乎有点无趣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方高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方高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