渺沧海之一粟

磨子桥王祖贤
2018-01-30 看过
上一次看阿兰德波顿应该是在大学的时候了,第一本《旅行的艺术》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看到书架上这本书便随手拿来翻阅,德波顿的通俗清晰依然是让人孜孜不倦阅读的鸦片。
       探讨身份的焦虑缘由:渴求身份;势利倾向;过度期望;精英崇拜;制约因素。其实德波顿探讨的身份更多应该翻译成“我对自己的评价如何”,于是发现,大多数人在评价自身的时候都无法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识,绝大多数要借助“他人”的评价,所以他者评价成了我们在社会寻求立足之地的资本,而他者在没有理性和深入了解我们的时候(也不可能有时间真真正正的了解所有人)一些社会或者群体所公认的方式便成为了我们的判决标准,譬如:金钱,或者范围扩大化,财富(不止是金钱的多寡),这也是所谓的势利。缺乏理性认知便对自己的目标期待过高,或者别人对你的期待过高,而未完成期待也是焦虑之源。其实这些焦虑无非是在向我们列举no man is an island.我们始终活在他人的认同之中,期待他人的赞美。
       而解决焦虑的办法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形而上”的催眠精神。叔本华倡导的遁世主义是我的心头好,“这世间充满太多不值得与之交谈的人。”所以不如让自己享受孤独,享受和自己的相处,不再担忧别人的评价,并且相信,所谓“别人”很有可能没有任何的资历或者能力对你进行评价。
       宗教中用“死亡”催眠一个人的焦虑,譬如想想无限时间之后的我们,无论当下的评价,当下的境况好坏优劣,在无限时间的侵蚀之中,“一切坚固都将烟消云散”。于是就存在了很多戏谑,批判生活的艺术品,苍茫阔大的自然景观,想象中的当时建筑的废墟。 人类此时此地此景所崇拜的所有灿烂文明不过一瞬间的辉煌,而文明遗址的存在只是为了提醒人类的渺小,这个渺小仿若磅礴绘图中的一个小点,在时间的无涯荒野,我们看不出它的身份,我们也不在意它的成败。
       德波顿让我想到我每次在挑选旅行地点的时候,人文景观一定会是首选。这些景观灿烂之后留下的废墟建筑在我们所经历的时间之河上,将所有的过去压缩成块状伫立。永恒之城也无非只是渺小的一粒沙,在洪荒中被我们所瞥见,和我们共同流逝进黑暗的未知里。就在那时,仅仅置身其中的那时,你会分神在意周遭的评价么?你还会关注财富多寡,社会地位高低么?或许那一瞬间你遗忘了,而从上帝视角出走之后,可能又回归到了日常的焦虑之中。
       生活便是一个焦虑替换另一个,一个欲望又替换另一个,而我们,凡尘世界的人啊,只能在这替换的瞬息,依仗永恒的药剂治疗当时的愁苦,再顺着人来人往,奔赴人生的终极。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身份的焦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身份的焦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