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想象的苦难

小北
2018-01-30 10:51:10

这本书的英文名为the new Odyssey,希腊神话中的艰难之旅,预示着是神一般的人物才能完成的这场新旅行,这旅途中的磨难是人难以承受与克服的。

最初我对难民危机的印象只停留在海滩上的库尔德小男孩,他幼小的身体面朝下趴在海滩上,但是看到新闻只觉得很悲惨,并没有明白事件的始末,也没有了解到有更多的人都永远无法浮出海面,直到读到这本书——《卫报》记者金斯利的深度体验式参访,才为我揭示了这困难背后的全过程,让我的心灵极大的震撼。

书中记述的主要是2015年难民们逃亡的几个主要路线上面的经历。第一条主线是一位叫哈希姆的叙利亚平民的逃亡之路,在叙利亚开始战乱时,他就被投入本国监狱,在被释放后他带着自己的3个孩子和妻子走上了逃亡之路,先到了埃及,发现埃及无法接纳他们,他又选择了最臭名昭著的海上之路(就是库尔德男孩淹死的海上之路),在逃脱死神的魔掌之后,他又在欧洲经历了逃犯似的旅途到达了瑞典,在瑞典又经历了7个月的心理煎熬,最终获得了“永久居住”——“这一天是2015年11月10日,星期三。此时距离他走出巴沙尔政府的监狱已经过去了三年,距离他逃出叙利亚已经过去了两年,距离他渡海已经过去了7个月”。这是本书中最完

...
显示全文

这本书的英文名为the new Odyssey,希腊神话中的艰难之旅,预示着是神一般的人物才能完成的这场新旅行,这旅途中的磨难是人难以承受与克服的。

最初我对难民危机的印象只停留在海滩上的库尔德小男孩,他幼小的身体面朝下趴在海滩上,但是看到新闻只觉得很悲惨,并没有明白事件的始末,也没有了解到有更多的人都永远无法浮出海面,直到读到这本书——《卫报》记者金斯利的深度体验式参访,才为我揭示了这困难背后的全过程,让我的心灵极大的震撼。

书中记述的主要是2015年难民们逃亡的几个主要路线上面的经历。第一条主线是一位叫哈希姆的叙利亚平民的逃亡之路,在叙利亚开始战乱时,他就被投入本国监狱,在被释放后他带着自己的3个孩子和妻子走上了逃亡之路,先到了埃及,发现埃及无法接纳他们,他又选择了最臭名昭著的海上之路(就是库尔德男孩淹死的海上之路),在逃脱死神的魔掌之后,他又在欧洲经历了逃犯似的旅途到达了瑞典,在瑞典又经历了7个月的心理煎熬,最终获得了“永久居住”——“这一天是2015年11月10日,星期三。此时距离他走出巴沙尔政府的监狱已经过去了三年,距离他逃出叙利亚已经过去了两年,距离他渡海已经过去了7个月”。这是本书中最完整的一条叙事线,结局也是难民中很完美的结局了。

书中还有大量和蛇头的接触,揭示了难民人口走私生意的内幕,难民们除了在本国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战争迫害,在迁移之旅中,也被这些发国难财的人非人的对待,书中引用了一段论述很明确的表明了蛇头的地位。“2000年,作家杰里米.哈丁在《伦敦书评》上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们认为代理人、人贩子和中间商们是难民问题的罪归祸首。实际上,难民们在那些比上述这几类人更强大的敌人手里遭受的苦难更大。那些人恐吓难民、铁定了心要将难民们至于他们的掌控之中,相比而言,蛇头、人贩子之流只不过是把那些强权人物的做法从中间人的角度又重复了一遍而已。人贩子只不过是那些寻求庇护着的旅程两端的一个方向标。他们要看两种人的脸色行事:一种是那些军阀和独裁者,另一种是那些已经开始视慷概相助为恶习的富裕国家的民众。”

这是一本发人深思的纪实性文学作品,让我想到了我们的抗战和1942,这些生活在苦难中的我们的先辈,也是经受了这样的苦难,最终换来了我们今日的幸福生活的,我要珍惜眼前的生活,在能力所及之时回报社会。

回过头来再关注难民危机。国际移民组织近日在瑞士日内瓦发布报告称(这是2018年1月的新闻),2017年通过海上进入欧洲的难民数量比2016年减少了一半,为2015年欧洲爆发难民危机以来最低值。有分析认为,欧洲所遭遇的二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潮得到初步遏制,但难民危机并未得到根本性解决,难民问题仍将对欧洲政治生态造成严重影响。法国总统马克龙:2018年对欧洲来说是建设的一年;欧洲尚未解决移民危机;法国、意大利与德国将统一欧洲庇护制度。这也许是让人欣喜的结果,愿所有离乡背井的难民能找到自己理想的家园。

ps:以下是我在网上找到的,可以成为本书的配图,形象的反应了书中很多细节,供大家参考与对应

猜想是已踏上欧洲的难民们

猜想应该是匈牙利边界

猜想应该是等待过边界的难民

九死一生的登录难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我未尽的苦难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未尽的苦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