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很脏

姚二先生是废柴
2018-01-30 看过

记得前年,北大有个论坛,请来了刘震云和严歌苓做嘉宾,二人文学观念有所不同,各自谈了些东西。严歌苓喜欢往沉重了写,比如陆犯焉识。刘震云喜欢往轻松了写,比如一地鸡毛。沉重的事,容易让人感动。轻松的事,更容易让人心生悲凉。 一地鸡毛的开头就是,小林家的豆腐馊了。写着排队买豆腐的人太多,又咒骂一句,妈的,天底下穷人多了真不是好事。 冷峻,幽默,刻薄,犀利,这是我读刘震云最初的印象,也是所有人的共同感觉。他把讽刺包裹在大白话里,借主人公说一些在情势之下的话,经常是一些焦头烂额,无奈中的牢骚。但在读者眼里,便是会心一笑。他对语气和节奏的把握很好,像是一个特别话唠的老头在你眼前讲一些八卦故事,绘声绘色又不时有一些逗人发笑的大实话。 新作叫吃瓜时代的儿女们。合上书,第一反应是,书里面牵扯到的,每一个都不是吃瓜的群众啊?谁在吃瓜呢?很少见一个严肃作家会这么直白的取名,简直像是行为艺术一样。但吃瓜时代的儿女,似乎又像是每一个我们。我们围观这一切,像极了无聊的看客。 这本书里的事,在现实中大多发生过一次。西南地区到北方骗婚,北方人到西南找人,二环车祸,大师指路,钓鱼执法,表哥,网络监管,热点追逐,舆论井喷,权色交易,等等。都是曾经在新闻里见惯了的。 格非在一场讲座里提到过新闻与文学的关系,恰当的说,是新闻与小说的关系。越来越多的作家热衷于把新闻改成小说。因为日益发达的信息传播方式让很多闻所未闻的事情曝光在人们眼前,而那些事情的纷繁复杂离奇古怪程度令最优秀的小说也相形见绌。但小说存在的意义就是,它赋予事件生命力,并且让某种精神得以闪光,小说代表的内涵比新闻代表的真相更具有魅力,更具有可读性。 我花了大概三个小时看完了这本新闻合集。除了标题令我沉思以外,我也在想刘震云这些年的创作脉络。之前的一地鸡毛与单位有很强的相似度。故乡系列也比较像。这部和之前的潘金莲也很像。一个惯常于讽刺的作家,他总是用轻松去解构权力与权力影响下的丑恶。他的语言总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克制,平白简洁,阴冷的使坏。揭露什么也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但往往为了一句大白话,要铺垫很多的情节。 "中央领导也是用自己人","我操,互联网真不是个好东西","名义上是反腐,实际上是政治斗争",读着读着,我觉得刘震云埋伏下那些笑点之后,肯定也在一旁坏笑。"大家都很脏。"这句话是文眼。配合书的标题品味效果尤佳。尤其是这本书里所有涉及到的有名有姓的人,竟然没一个无私的,真正的,经得起考验的好人,也没有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人变坏,大致都是形式所迫,坏有因,报有果。除了两个小孩。 上至省长,下至局长,竟然因为一个假"处女"牵扯到了一起。事情本来都好好的,大家平静的生活竟然被一车爆竹炸破了。一个小小的副局长,竟然也因此和省长扯上了关系。"一场觉,影响了另一场觉。"情节太紧凑了,没办法说这些荒唐是从哪开始的。要不是牛的父亲早死。就不会有牛的妈搞破鞋被发现而离家出走,就不会有买媳妇。不买就不会跑,不跑就不会寻。不寻就不会卖。不卖就不会有钱开店。没钱开店就不会有丈夫出轨。不卖也不会牵扯到省长,不卖也不会被局长牵连……卖身是转折点,嫖娼是联系点。穷人卖淫,迫于生计,官员嫖娼,另有隐衷。总之,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刚好遇见你。 另外,他对互联网和舆论的观点很有趣。关于政治的表述打了些许擦边球,目测会禁,所以我买了两本。过些日子送人。读完笑完,只有荒唐二字可以为之注解。 拐弯抹角那么多,粗话一大堆。说来说去,不过一句话,他们都没错,时代错了。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