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马 奔马 9.0分

暴烈的纯粹

Alyosha
2018-01-29 看过

读完《春雪》后立即读了《奔马》,在前一部里我沉浸于清显悒郁的优雅之中,而后二部犹如炎炎夏日通红炽热的的太阳,不断地灼烤着我的脊背。无论是开头剑道比赛,书中书《神风连史话》的集体剖腹,亦或是堀中尉在午后训练士兵,以及最终饭沼勋的暗杀与自杀,暴烈的文字不断冲击着神经。(每当勋提到切腹时,我仿佛都感到自己的肚子仿佛在被用短刀缓缓的切开。)

在《奔马》的设定里,清显死后转生为其学仆饭沼的儿子勋,虽然与清显从相貌到性格完全迥异,但二人在所谓“纯粹性”上是高度一致的,在清显那里安静的”优雅”到勋这里转换为通体透明的少年热血与暴烈的行动。勋追求的是讨取祸国殃民的财阀性命后,在广阔无垠的大海边一株苍健的松树根旁,迎着象征天皇的火红太阳面前壮烈的剖腹死去。他认为所谓纯粹便是能由爱,温情,花的观念立刻转换成铲除邪恶的杀戮,血与剑的观念,死亡在这里同样能立刻转换成樱花。追求如此“升华”的想法似乎是第一部“美即凋零”“优雅即犯禁的优雅”的变异体。

勋的纯粹并不孤单,也因此充满了张力。清显的好友本多,在人到中年后逐渐封闭于自己为自己构筑的钝感的法理大厦之中。他的生活在发现勋是年少好友“转生”后彻底异轨,隐藏在心底的青春记忆重新被挖掘和点燃,以致到后来他不惜辞掉法官职务而成为律师,在法庭上为计划刺杀财阀的勋辩护;陆军将军之女禛子的脉脉温情同样让勋的”纯粹“不再是虚无缥缈的观念,而多了许多实感。但这种实感却是与“纯粹”相矛盾的。他们欣赏着勋求死的热情,但法庭之上的营救却是想保住勋的性命而阻止这种纯粹的发生。

从一开始,“求得完美的死”便成为了驱动剧情发展的动机,而后半部分文字时间的加快与急促终止的结局,最终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空当,让措手不及的读者去慢慢思考。书中对“恶”的描述颇有深意,起初,纯粹的少年们把恶当成薄薄的脆饼干,一捅就碎,这样简单明了的世界观的确是贫乏的。他的父母饭沼夫妇是所谓世俗的人,也同样是最难以用善恶简单区分的人,当勋发现自己家的事业一直受财阀的资助时,颇有被釜底抽薪的感觉。他被迫学会用恶(例如谎言)来实现目的。到最后,他已经不是一开始意气风发,通体透明的热血少年了。理想被践踏,被逼至绝望,孤独而无人理解。

当勋最后跌跌撞撞的杀死财阀藏原,并在冬日寒冷的海边自刃时,迎接死亡的没有映着透亮的碧波海水,只有想象中初升的红日。可见三岛对这种“纯粹”的结局持何等悲观的态度。

最后,书中三十年代的历史无处不暗含着对六十年代的政治的批评,亲西方的政府与吸食民脂的财界人士通通是三岛厌弃的对象。当然,与其他吹捧天皇制的右翼分子不同,三岛急进危险的立场有其美感形式的外衣,正是这种美感形式使得他的表达艺术超越了政治而为后人所称道。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奔马的更多书评

推荐奔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