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诺
2018-01-29 21:10:11
《历史的忧虑》写于90年代,以移民身份融入美国信件形式讲述对美国社会、政治运作的观察与体悟。
美国的社会形象是崇尚自由主义个人主义金钱主义的,民众极度张扬个人主义,追求个人价值实现与享乐,但社会公共秩序并未因此混乱,相反美国民众对公共空间建设保持高度自觉,社会运行严格遵循法治,以辛普森杀妻案为例,对法庭陪审团制度做以解释,在美国法庭中案件审理以无罪为前提,重举证,检方与辩方双方辩解对峙。通过辛普森一案,人们会注意到,美国的法律是尽最大可能保护被告的,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判一个。这样就有很多被害者的正义得不到伸张,很多嫌疑犯由于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包括很有可能杀了人的辛普森。美国司法制度对程序公正和确凿证据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寻求案情真相和把罪犯绳之于法。林达将“宁可漏网一千,不可冤枉一人”概述为美国司法制度的特征之一。
另外,中国人的“虐待”概念,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主动性。但是在美国,这只是一个法律概念,它是不考虑动机,只察看行为和后果的。它自有它的“法律逻辑”:一个婴儿被摔了两次,却长达近十小时不能得到检查和医治,美国法律认为,这种情况只能够叫做“被虐待”。在这件事情上,还可以看到一
显示全文
《历史的忧虑》写于90年代,以移民身份融入美国信件形式讲述对美国社会、政治运作的观察与体悟。
美国的社会形象是崇尚自由主义个人主义金钱主义的,民众极度张扬个人主义,追求个人价值实现与享乐,但社会公共秩序并未因此混乱,相反美国民众对公共空间建设保持高度自觉,社会运行严格遵循法治,以辛普森杀妻案为例,对法庭陪审团制度做以解释,在美国法庭中案件审理以无罪为前提,重举证,检方与辩方双方辩解对峙。通过辛普森一案,人们会注意到,美国的法律是尽最大可能保护被告的,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判一个。这样就有很多被害者的正义得不到伸张,很多嫌疑犯由于证据不足而被释放,包括很有可能杀了人的辛普森。美国司法制度对程序公正和确凿证据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过了寻求案情真相和把罪犯绳之于法。林达将“宁可漏网一千,不可冤枉一人”概述为美国司法制度的特征之一。
另外,中国人的“虐待”概念,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主动性。但是在美国,这只是一个法律概念,它是不考虑动机,只察看行为和后果的。它自有它的“法律逻辑”:一个婴儿被摔了两次,却长达近十小时不能得到检查和医治,美国法律认为,这种情况只能够叫做“被虐待”。在这件事情上,还可以看到一般华裔的观点和美国法律的差异。华裔同情的焦点几乎全部在这一对“不幸的父母”身上,觉得他们孩子已经被带走了,居然还要面临一场官司,确实不幸之极。但是,美国的法律在这一类的问题上,关注的焦点几乎全部在孩子一边。它也有它的道理:孩子还不能保护自己,法律当然要站在孩子这一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历史深处的忧虑的更多书评

推荐历史深处的忧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