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体小说论要 近体小说论要 评价人数不足

柏英杰:读程毅中《近体小说论要》——一部深厚的小书

大家小书
2018-01-29 看过

本文首发北京出版集团“尚书”公号,欢迎关注

中国古代小说,一般分为文言和白话两大类,但程毅中先生提倡将文言小说称之为“古体小说”,将白话小说称之为“近体小说”,并且得到了许多学者的认可。文言与白话,古体与近体,这两组概念外延大致相同,但内涵却有很大区别。文言、白话强调的是小说语言的不同,而古体、近体之别则包含了这两类小说在语言风格、题材范围、艺术特色、思想观念、传播环境等诸多方面的不同。

看到程先生这部薄薄的小书《近体小说论要》时,我颇为诧异。须知近体小说作品存世数量极多,具有多方面的内涵和价值,其中任何一部名著(如《西游记》《红楼梦》)都已产生上亿字的研究著作,若要论近体小说之“要”,已是难以措手,更何况要在这么短的篇幅内论出。很快读完这部小书,掩卷之后对程先生再次产生了钦佩之情。无论是对专业研究者还是普通读者而言,程先生已然论出了近体小说之要。

《近体小说论要》 程毅中 北京出版社 2017年7月

以我浅薄的认识,程先生首先论出的是近体小说之“厚”。近体小说乃是在宋元话本基础上演化、发展而来,若干小说虽成书于明代,却非作家独力创作,而是有着极为丰富的素材来源,并且在文本中保留了宋元时期的增补、修订痕迹。如同地层累积一般,正是经过数百年的流传和加工,小说文本才臻于成熟,近体小说之“厚”也在于此。了解并辨明近体小说之“厚”,是正确解读小说文本的基础。《三国志演义》《水浒传》《西游记》皆为“世代累积”型作品,成书过程极为复杂。在此书中,程先生举了若干例子加以说明。如《三国志演义》中李儒以“撧缨会”故事劝董卓将貂蝉赐予吕布,小说中提到“撧缨会”故事主人公名为蒋雄,程先生指出小说家话本《陈巡检梅岭失妻》中有诗句“灭烛能交蒋氏雄”,蒋雄之名仅见于此,可知《三国志演义》中“撧缨会”故事实有所本,当出自当时讲史的平话。又如《水浒传》“智取生辰纲”一节,文中“闲汉”“太平车”“五七”“足钱”等词皆为宋元语汇,在小说家话本中尤为常见,由此说明了对水浒故事中遗留了各代说书人增补、修订的痕迹。再如《西游记》世德堂本(当代通行本一般据以为底本)中八十一难的次序,其前第七十难“花豹迷人”见于第八十五至八十六回,其后第七十二难“黑河沉没”却见于第四十三回,而“荆棘吟咏”则见于六十四回。可知世德堂本次序已经前后移置,而八十一难的簿子却保留了早期版本的某些痕迹。当然,这三部的成书过程是极为庞杂纷乱的学术难题,尚有许多疑点还未探明,但程先生所举诸例,已可引导读者窥见其中一斑。

其次是近体小说的深度。近体小说起源于民间,由于文人参与创作,许多作品在思想、艺术方面都达到了极高水平,尤其是《儒林外史》《红楼梦》,更是明清两代文人创作中最重要的作品。对于这两部作品文学价值的评判,乃是见仁见智之事,一旦形成固有观念,则难以接受他人观念。对于《儒林外史》的结构问题,我以前赞同鲁迅的观点:“惟全书无主干,仅驱使各种人物,行列而来,事与其来俱起,亦与俱讫,虽云长篇,颇同短制”,也即是认为此书乃若干短篇连缀而成,缺乏整体构架。程先生在此书中云:“《儒林外史》则继承了《史记》写合传、类传的体例,又借鉴了《世说新语》的志人手法……是古代志人小说夺胎换骨的创新”,并且以匡超人小传为例,说明此段为前文做了阶段性的收结,“这就不只是一箭双雕,而是一群雕都射下了。”经这一番点破,我才恍然明白,《儒林外史》重在写人而非铺演故事,不能以一般以情节为中心的小说度之,此书乍看是没有结构,实际上借鉴了合传、类传的体例。这正是《儒林外史》独特的艺术造诣所在。

在此书后记中,程先生提到,此书乃是在讲稿的基础上修订而来,因此此书既是论说也是讲演。以论而言,此书从四大奇书论到《红楼梦》,清晰地阐明了近体小说较为完整的演进过程,完全可以扩充为一部坚实丰赡的大著作。以讲而言,此书明白如话,运用材料虽然丰富,却并无晦涩、艰深之弊,普通读者也能不费力地读完。程先生自青年时期开始研治古代小说,迄今已有近七十年的学术生涯。他所校注的《宋元小说家话本集》《清平山堂话本校注》以及所著《宋元话本研究》《明代小说丛稿》都是治近体小说者必读之书。《近体小说论要》中许多材料、观点都是程先生的治学发现。这部看似浅显的小书,实际上已凝聚了程先生毕生的治学功力。

作者简介:

柏英杰 北京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教于扬州大学文学院,研究方向为明清小说戏曲、野史笔记。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近体小说论要的更多书评

推荐近体小说论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