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世界本已荒诞,你要怎样反抗?

敛演
2018-01-29 看过
如果你曾经听过存在文学主义,那么我想你应该知道他。阿尔贝·加缪,法国声名卓著的小说家、散文家、以及存在文学主义大师。作为大师的作品,第一次读的时候,我很果断的跳过了序,毕竟实在是太.......长了。接下来,切入正题。
  《局外人》讲述的是主角默尔索,一位小公司里的小职员,在其平庸的生活里糊里糊涂的犯下了一桩命案。命案的过程是默尔索在一次与朋友去海边度假时,偶然枪杀了朋友的仇人。而后默尔索便被法庭处以了死刑的故事。这本小说规模甚小、篇幅不大。但于我而言,其精彩之处,在于情节上的环环相扣和语言上的精炼平淡描绘,就将社会上的种种荒诞展现在读者面前。
   小说的开头以一句“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在昨天,我搞不清。”的惊世骇俗之言,奠下了全篇荒诞滑稽的基调。主角默尔索是一个“怪人”。他说不清母亲的确切岁数,也不愿去看母亲的去世时的最后一面。甚至于他在为母亲守灵时,还和守棺的门房一起抽了支烟。并且在母亲葬礼后的第二天他便同女友约会,看了一场喜剧电影等等。也许有人会因此说默尔索是一个“大逆不道”的儿子,也许他本身就是个轻浮放荡的人。然而从文中的故事细节中来看,默尔索对母亲的爱跃然纸上。他并不像他人那样总尊称妈妈为母亲,他对母亲是直呼昵称的;此外,在小说中,无论是葬礼后抑或是他被捕后,他都会在某一时段,想起妈妈说过的话或曾经告诉过他的事。只不过,默尔索大概怎么也没想不到,那些看似琐碎零屑的生活细节,会成为日后司法当局搬上法庭指控他的“有力证据”。
    在《局外人》中,我认为的最精彩部分,当属默尔索被捕后,在司法机制的“运作”下,将这件本应从轻量刑的案件逐渐判处成“以法兰西名义”起誓的死罪。主人公默尔索非常干脆地承认了自己犯下杀人的命案,面对着司法机制和人群社会,他真心的感到了心虑理亏,不时“自惭形愧”。但最终的结局是他被法律机器运作的结果处以死刑。
    这正是小说最着力突出的,以第一人称的手法,表现司法对默尔索人性与精神上的迫害。这个案件的过程一开始就不是针对命案本身的事实过程,而是专门针对他本人的。于是在司法当局大大“妖魔化”后的生活细节,便使得默尔索那样一个看似与世无争、本分守己的小职员冠上了“罪不可恕”的名义处以了死刑。
    默尔索无法声辩。法庭对他人性、精神、道德的践踏与残害,他也曾在内心发出过:“归根到底,究竟谁是被告?被告才是至关重要的。我本人有话要说!”的欲求。一句“我有话要说”道尽了他心中的无奈。但最后,他还是未能够发声。他发现自己被完全“排除在外”,甚至“被取代了”。这是司法的荒谬,是社会的悲剧。
在小说的最后一节,那段长长的“内心独白”, 默尔索经过对自己人生的反思, 认为“有朝一日,所有的其他人无一例外,都会判以死刑”,于是他接受了判决,放弃上诉。在垂死的孤独里,他在回忆中等待着“向死而生”,以死亡反抗死亡,毅然决然。
    读罢加缪的《局外人》总会有种沉重压抑之感积郁在心头。也许是为主角的命运而唏嘘,也许是因本书所呈现的司法荒谬而无法理解。但不可否认,一部伟大的小说与普通小说的区别,就在于即使表面上看起来平淡无奇,但读后总能耐人寻味、掩卷深思。
    存在文学主义认为“荒谬”是人对荒诞世界无能为力,因此不抱任何希望,对一切事物都无动于衷。回想我们的社会,冤案、错案的报道也曾出现我们的眼前,但你也会抱着一种“荒谬”的态度去对待世界的“荒诞”?也许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尽相同。
    去阅读这本书吧。兴许,某一日,当你也感到这个世界的“荒诞”时,会在荒诞中奋起反抗,在绝望中坚持真理和正义。

  补充:蒋勋先生在《孤独六讲》中曾写道:“……所以存在主义说,存在先于本质,不应该先对人的本质下定论之后再去搜罗存在的状态,存在的本身应该是观察的起点,即使荒谬,都应该去观察,而不能将其排除在外。……”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