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先生 门先生 8.8分

门里门外

陶朗歌
2018-01-29 17:14:50

王烁和《门先生》的二三事

令人过目难忘的小蓝书《门先生》

题记:

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总能看见《门先生》在各种地方被反复提及,但说实话我起初并没对这本天蓝色封面的书提起兴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封面上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中年大叔实在太没有“颜值”,而我始终对这种画风随意的作品心存疑虑。但在年底的时候,《门先生》的出现频率似乎更频繁了,有不少人都将它作为自己年度书单的一部分,甚至将其视为国语漫画的年度精品之一,而身边的漫画同好朋友们也接连宣布自己成为《门先生》的忠粉,这无疑让我不得不对这本神奇的漫画产生浓厚的兴趣,想要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在翻阅了一遍《门先生》之后,其实我是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方面这本书确实与众不同,从小市民的视角去

...
显示全文

王烁和《门先生》的二三事

令人过目难忘的小蓝书《门先生》

题记:

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总能看见《门先生》在各种地方被反复提及,但说实话我起初并没对这本天蓝色封面的书提起兴趣,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封面上寥寥几笔勾勒出的中年大叔实在太没有“颜值”,而我始终对这种画风随意的作品心存疑虑。但在年底的时候,《门先生》的出现频率似乎更频繁了,有不少人都将它作为自己年度书单的一部分,甚至将其视为国语漫画的年度精品之一,而身边的漫画同好朋友们也接连宣布自己成为《门先生》的忠粉,这无疑让我不得不对这本神奇的漫画产生浓厚的兴趣,想要迫不及待地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在翻阅了一遍《门先生》之后,其实我是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一方面这本书确实与众不同,从小市民的视角去描绘了非常市井的生活,生活散淡寓意清雅,叙事语境极为私人化,而这在目前国内的漫画出版市场中是极为少见的;另一方面《门先生》粗粝、随性的创作风格也确实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老实说并不好接受),“简陋”的毛笔线条、动辄占据一整页的没有句读的文本、没有分镜甚至没有吐白……这样“返古”的漫画真的可以匹配当代的审美标准么?因此,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我辗转联系到了《门先生》的创作者王烁(Anusman),跟他聊了聊他的《门先生》,以下是我们谈话的实录(仅在个别地方做了语序和词句的调整),希望能给喜欢或不喜欢《门先生》的朋友们提供一些阅读背景。(T=陶朗歌,A=Anusman)

正在为读者签绘的王烁(Anusman)

T: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叫“门”先生呢?在我的理解中,门是一种隔断,就好像是把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中那样,《门先生》是否是一个与世界缺乏沟通的角色?不知道您是什么用意呢? A:门先生是我和朋友一起做的一个形象,门先生这个人真实存在,就姓门,哈哈,没那么复杂,是我朋友的房东。只不过他那个人我们不了解,最后慢慢也就变成我和朋友的事儿,再之后朋友不弄了,就变成我自己的事儿。

T: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是想多了,那现在的门先生是不是有很多你自己的影子,我看书的时候,看到你把自己的生活画了进去。

A:嗯,其实要是不按照最终成书的顺序看,按照画的先后顺序,那后半段几乎就是我的故事。《过年了》那节是后加的,编辑为了让书正好是一年特意加的,所以这段故事就完全是我过年回家时的记录。

T:嗯,那可不可以这么说,您的书其实更多的是一些非常私人化的表达?或者说,门先生这本书其实是通过您的一些生活点滴,去传达一些情绪或者看法?

A:嗯就是这样的。其实就是日记,只不过是用画画的。好些年前画的了,画的时候也没琢磨能出书的事。所以应该是纯私人的表达。

T:嗯,通看下来,您的书其实并没有一个大的故事脉络,大多是一些平凡生活片段,那您想通过这部作品向读者去传达一些什么想法呢,还是说您更希望让读者从您的故事去找到情感的共鸣?

A:其实要是按之前画的时候的想法,我就想说些我看到、感受到的事情。但出书时,有编辑参与进来一起商量,我们就想把它做成一本去传达生活里面的小事情的书,没什么大起伏的故事,其实有些根本就不算是故事,就是一句话。但既然那时候想起把这些事记下来,我觉得肯定有些道理吧,当然每个人读之后的感受会很不同。我和编辑就从之前的故事中选了一些不错的放了进去,故事没有改动,只不过是把之前那些电脑画的画面又改用毛笔在宣纸上重画了一遍。

T:重画是为了什么?

A:为了协调风格。

T:别人不知道怎么样,其实我在门先生中读到了挺多的孤独感,你像去深山里的朋友、住在下水道的人还有过年那几篇在他乡的人,我觉得这是一种当代特有的孤独感,您是有意去体现的,还是说这些孤独感本来就一直存在您的生活中,然后自然而然地就流露到您作品里的?

A:一直存在吧,我觉得结婚前我都挺孤独的。之前在国外我也是在农村呆了五年,简直就是去静修,可能也是从那开始就一直有孤独感。

T:嗯,那您为什么要选用这样一种画风去创作呢?我看您之前的画风也蛮多样的,为什么最终选择了这种看似“简单”的画风呢?

A:我喜欢简单的其实,其实是嫌麻烦。就写日记来说,既然不是拿出去给不了解的人看的东西,那自然画差不多懂了就行,所以基本是抱着这样心理去画的。还有就是言多必失,画多也是一样,其实倒不是画得越细读者看得越明白,我倒是觉得越想把想法传达出去(其实有点强加的意思)反而越不一定能完全传达,所以就差不多是那回事就行。可能也和人有关吧,但某些故事我就得画细,因为不简单也是故事的一部分,就像简单是故事的一部分一样。

《门先生》画风非常古拙

T:有人说您的画风特别古朴(像丰子恺那个时代),书里面那种独特的手写爨体字也是您为这些画而现学的么? A:我是很喜欢丰子恺先生,其实被说画得像是很开心的事情,我是希望不是画得像,而是心情像。还有一方面原因就是,其实是因为大家说像是因为大家只晓得丰子恺,就像看到粗笔排着画就说像梵高,其实是因为大部分人只知道梵高,其实漫画里面并非是这样的。其实我是喜欢齐白石、金农、丁云鹏、武艺和韩羽的。爨宝子的话,我一直喜欢,也临,但别的也会去临,其实这次里面的字除了封底是尽力学爨宝子以外,里面都是我自己瞎写的,如果说像应该更像王丹虎墓志。

T:嗯,那就说,其实你追求的是画面虽然简单但是耐看的感觉吧。

A:嗯,尽量做到这样吧。

T:您的作品给人的感觉其实就是淡淡的,画面淡淡的,故事也是淡淡的,包括书的用纸,特别的轻软,在大家都追求精装+硬壳的时代,您这也算反其道而行了,用材和装帧这块当时是怎么考虑的?A:那个纸找了很多家,最后才定下来这个的,纸非常不好买,编辑费了不少心思。包括封面的纸,是烫透纸。里面是一种芬兰的纸,其实最开始想用宣纸的,但纹理太大,有点过于仿古了。在就是之前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书翻着不累,而且翻到中间不用使劲掰着看,所以装订上采用了裸背胶装的方式,书是可以平摊的。还有个原因就是,我一直说要出古书那种的,那段时间被古书迷住了。封面和内文纸都是软的,感觉特好。不过这样做也有缺点其实,就是保存的话,会容易折,也容易被磨,算有利有弊吧。

《门先生》另含两份纸品:可以DIY的小豆书和一份友人写的短序

T:据我所知,这种纸非常不好印刷吧,不过当时拿到书时确实是惊艳的,我天,这么软,这么轻。 A:封面那个纸不太好印,而且容易掉色(不过得知可以掉色的时候我更开心了,那就有种旧书的感觉了),内文还行,我跟着去印厂盯着的,可能有点吸墨。哈。比较费墨吧。

T:所以这种软软的感觉是故意为之的咯,不想做得太硬?

A:其实我觉得软精装就是我的极限了,精装实在受不了,又沉又累,不太喜欢,你觉得开本再小点会好吗?

T:嗯,精装翻起来特别累,对我这种天天带书路上看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其实我觉得开本可以再细长些,因为你的画风留白比较大,也追求比较近古的感觉,小一点一是可以精致些,二是也更贴近古籍的感觉吧。

A:嗯嗯。我也觉得再小点能显着精致些,这样拿在手里带着也更好些。我之前看鲁迅藏的本古书,特小,很精美,真是神往啊。不过就担心这么小的书,对书店来说是噩梦,不好上架子。下次吸取这个意见试试。

《门先生》非常有特色的长拉页作者自序

T:嗯,那您最终对这本书的效果还满意么,有什么遗憾没? A:遗憾是有点,内封那个纸再稍微厚点儿挺点儿就好了。还有就是故事要是能再厚点可能会更好点儿。不过编辑说已经很多了,就只能等下本出再加了。

T:这么说,我们还可以期待《门先生2》了?

A:我们当时合计是画到三的,其实稿子有一百多个故事,这次只选了三十几个。

T:再有个人感觉哈,故事选择上可以有些侧重,感觉这本其实有些杂,幽默有之,亲情有之,讽刺有之,情绪上变得有些多哈,仅仅是个人意见啊。

A:恩,下次选故事上和编辑合计合计,希望第二本可以整体感更好些。

T:问问你对现在漫画市场的看法?现在图像阅读市场真是蛮火的,你咋看呢?特别对于中文创作者而言,今年出了不少中文漫画作者的“小众”书。

A:我昨天去西西弗书店看了看,要是按照过去比,现在确实慢慢多样了,不过可能没八九十年代那时候多,不过那时候都是盗版的。可能有些书我打心底里排斥,例如那种网红绘本、漫画,质量和内容都太浪费纸的资源。图像小说来得感觉还挺快,一下子几年功夫就越来越多了,但我只喜欢里面的几本,当然从大家看书的角度刊,这些书都不错,算是领头羊吧,尝了鲜之后,大家才会慢慢开始更多引进吧。中文原创作者还是太少,有特别多很好的作者其实。但出版社有出版社的考虑吧,我觉得可能是纸媒本身风险较大,做不保准的新作者确实有点冒险。不过我还是觉得以后会慢慢越多的,因为年轻人还是习惯看图多些吧。

T:嗯,所以我们这么爱好者也是希望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中文作者的作品啊!毕竟没有文化的隔离。所以,就靠你们了,哈哈!

A:嗯!哈哈,希望能担此重任.

T:对了 ,最后一个问题,Anusman 这个笔名啥来头啊,听起来怪怪的?

A:这其实来自我第一个漫画形象,是一个得了奇怪病的人,他每天早起之后肛门的位置都会移动,这给他带来很多的麻烦。这是我刚到法国的时候画的,那时候我面临着语言文化交流的障碍,很尴尬,就和这个人很像。既然是我画的第一个形象,是他让我开始画漫画了,那我就直接拿他当我的名字了。anus man,其实是个很尴尬的人。

T:嗯,好啦。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哈。

A:也感谢你问了这么多问题。

后记

毫无疑问,《门先生》在2017年的漫画出版作品中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既不同于如今大火大热的欧美引进漫画,又与国内急速发展起来的热血国漫相差甚远,它没有精美的画风、宏大的世界观和完整的叙事结构,它简单、淡泊、清雅,这给它带来了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使得它在一众作品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本遗世而独立的“逸品”,而另一方面也使得读者对它产生了截然不同的看法,爱它的人说它小而美,不爱它的人则嗤之以鼻,说它简而陋。但不管怎样,一本作品的问世,一定会遇到各式各样的读者,有人爱就有人厌,赞美也罢,诋毁也罢,激烈争论总要好过寂寂无声。毕竟有争鸣的时代,才会有杰作流传。

因此,尽管我对《门先生》的喜爱程度远没有其他朋友们那么忠实,但我依旧非常乐于见到它的出版,这种极为小众、私人化的漫画作品如今走入了更为大众化的出版渠道,或许这正是预示了一个更为包容、多元的华语漫画出版市场正在形成,而它也将为我们提供更多的阅读选择,这是作者之幸,也是读者之幸,更是漫画这种媒介本身的幸事,与机遇。

漫画是一扇门,门外是我们的世界,而门里则是作者为我们搭建的另一个世界,而《门先生》的门,则是通往一个简单、有趣、轻松的世界,在去往这个世界之前,务必把以往的漫画阅读经验放在门口,这个世界很简单,请务必轻身上前。

/完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门先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门先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