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不趁江流去,我笔画我心

果果林
2018-01-29 01:09:14
(1732字)欧阳修曾说,“作文有三多,多读多作多商量。”其实绘画也是如此,不过是“多看多描多商量”,化用为读马菁菁这本《山山水水聊聊画画——元明清卷》的感想,也极为合适,看宋元明清的大家之作,看对知名作品精彩点评与感悟,看古今一脉相承的中国画经历历朝历代之后的守与变,继承与突破。

马菁菁本人对中国画特别是水墨画情有独衷,也颇有造诣。她师从书法名家启功及其弟子李山、郭英德,国学功底深厚;绘画师从水墨名家郭梅苹先生,擅长鉴别古代及近代名家字画。在此书中,马菁菁不仅从画家的角度,也从画作鉴赏的角度为我们科普了中国画的独特魅力。

作者从历史长河之中筛选出25位极具代表性的文人画家,针对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个人性情,绘画风格,特点等多方面作了非常生动的讲述。之所以说生动,这是因为马菁菁把握到绘画者、画作及历史背景之间的深刻联系,将中国画中比较隐晦的历史渊源批露出来了,宋时主流是什么风格?元之后又如何?明在元的基础上有些什么变化?五代董源之后,复古风、叛逆风、创新风又分别有哪些代表画家?各自又走什么样的风格?等等,作者以一种科普美学知识的方式,亦诙谐亦庄重地非常地道而深入到各位绘画大家的世界。鲜活的语言,精到的点评,纵深的比对,对照画作那些精准而细致的形容,再加上整本书装祯的仔细,大量的绘画作品的收录,让这本书很有可读性。

元代时,社会主流是山水画,单纯的山、石、水、树、花草等等,这与当时的人们还普遍敬畏自然,逃避社会现实有关。蒙古人入主中原,有的文人入了新朝作官,有的则寄情于山水,绘画成为他们抒发心境,排遣内心志向的方式,师法魏晋,于一纸绢本上勾勒心中的江湖,这便是元代时文人画的兴起。大宋皇族赵孟頫(fǔ)追求“作画贵有古意”,追求前朝的“拙”劲。黄公望一幅《富春山居图》气韵生动,一气呵成。隐士吴镇,苍劲雄厚,古意盎然,其人亦如画作中渔人,闲静高洁。王蒙作品仙风道骨,落笔繁复雄浑。倪瓒(云林子),惜墨如金,画作素净又清高孤傲,不染尘俗,有种出世的哲理。

到了明朝,文人画从元时的寄情发展为“有情”。如何有情,一是走入民间,更多民间生活题材的表现,比如浙派,比如吴门画派(有我们熟悉的才子沈周、唐寅、文徵明等),特点满、雅、艳。满是构图很满,如宋元的全景式表现;雅是有诗配画,注重线条与韵律,不再追求形似,也不刻意泥古;艳,是用色艳丽,突破元时只用墨的形式。吴门画派的这几位,沈周前半生老老实实延续古风传统,直到晚年才终于放飞自我,开始画小情趣的写意画。“闲披秋水未终卷,心与天游谁得知”但是沈周此时情态的自题。文徵明的《古木寒泉图》中的古树有遒劲洒脱,有妖气。

唐寅因为科举案牵连,从此人生落魄,他的自我放浪,卖画买酒买醉,变相成就了自己三白法的仕女画。在《秋风纨扇图》一画中,一瘦弱仕女半坡上迎风而立,周边荒凉怪石嶙峋,目凝远方,有轻愁有忧郁。画上题诗云“秋来纨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请把世情详细看,大都谁不逐炎凉。”秋风见弃,情境凄凉。画中仕女向前左而立,而题诗亦是从右向左题,加深这种逆风而行,逆朝流而行的艰辛之感。仇英是另一位画仕女画的大家,一丝不苟,工笔细致,鲜艳夺目。明时的董其昌总结了绘画理论,徐渭写意花鸟,然而也因中道落魄,半疯魔了。陈洪绶笔下则是丑萌,特别另类,画版画,画叶子画等。进入清之后,变化革新流派也更多,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

陈师曾针对文人画曾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这其实就是说,画中需有趣味,需有文人的想法,也是性灵的表现。宋龚开论画云,“人言墨鬼为戏笔,是大不然。”文人画,要意境高趣,不仅画之本身的构图表意手法需用功,还需要对各形各物了然于胸,有“搜尽奇峰打草稿”之志向,方能得心应手,有所成。在此书中,作者沿袭朝代的演进,介绍了许多画家和画作,同时也穿插不少鉴赏常识。

画从性灵,绘画从来都是“有意思”的事,所以,今人观画,不妨多看多聊,多看,方能更多识得画中细节趣味;多聊,才能对画者思虑有所感触。由此,绘画才会离我们越来越近,才可以发现聊画也是这般有意思的事。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山水水聊聊画画(元明清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山水水聊聊画画(元明清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