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 我不 6.7分

面对逆境你敢说“我不”吗?

丁香依旧
2018-01-28 23:06:43

生而为人总要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有些时候生活就像暴风骤雨,而我们就像弱不经风的花儿,在一场暴雨之后被打的七零八乱。 有人曾经历过生意的失败,有人经历过婚姻的失败,我的爱人几年前离我而去,当时感觉天塌下来了,自己无处可躲。每个人也许都有过逆境,面对逆境我们都做了什么? 《我不》是大冰2017年9月发行的一本新书,书中记录了他身边几个普通人面对逆境所做的抗争,来自墨脱的白玛列珠,得了白血病的小蓝,还有那个一直的老兵,成都姑娘莉莉,东北兄弟大洋,来自新疆的可爱的哑女丫头子,藏区开书店的老潘,为梦想得到大冰资助下肢截瘫仍远行北极的大梦。不同的人经历了不同的事,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就是不甘心!“他们因不而不同,乃至不凡。” 初识大冰始于学生的介绍,读他的第一本书是《乖,摸摸头》,他的书中总有一些看上去超然物外的洒脱,他故事中的每一个人物都使人感到温暖。 《我不》这本书最欣赏三个故事,第一个讲的是浪子大洋,多少年在外游荡不回家,得知母亲患癌症之后,绝望、痛苦。最后带着病入膏肓的母亲逃离医院,一家三口开启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旅行。母亲想到哪里他的车就开到哪里,在他的朋友的帮助下,一家三口行程一万五千公里,硬生生将母亲的病丢在了路上。是孝心感动了上帝,还是乐观的心态吓跑了病魔,无论如何,他的母亲战胜了病魔,大洋终于做了一回大大的孝子。 岁月不能回头,趁一切还来得及,为父母做力所能及的事吧。 老潘,开了两个海拔最高的书店。书店是服务于藏区的支教教师以及藏区学校的,开的是稳赔不赚的书店。 在藏区穿行的老潘长得五大三粗,熊一样壮实,曾经在纳木错支教一年,以后就再也离不开那里的那些孩子们。他收养了十来个孩子,这些孩子都称他“潘爸爸”,有的已经上了大学,假期就在书店里住着。 老潘喜欢摄影,爱弹琴,是个“老文青”。出版过一本人文摄影集,未曾谋面就有一种想读的冲动,在藏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单纯,相互的信任是原始的,比如拿了2000块钱和一个户口本,让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捎到200公里以外的地方,没有一丝担忧,而捎东西的人就像有了一种使命感和责任心,那种信任我们很少能够感受到。 老潘收藏着5000多条哈达,这些哈达就是他在西藏得到尊重的最好的见证。 最后一个温暖我的故事就是弟弟中写的那个来自墨脱的白玛列珠,在那个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有时候他们连温饱问题也无法解决,那是一个于世隔绝的地方。即使现在有了公路也还是自然灾害频发。 我曾在2016年到过一次墨脱,雅鲁藏布江大拐弯的果果塘看一眼就无法忘记。一百多公里的路有了九个多小时。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白玛12岁时候就开始做背夫,这是他们当地人能挣到钱的唯一的方式。小小的身躯背负着太多的期望,他想挣回来上学的学费。他想减轻父亲与二哥的负担,因为大哥已经在背夫途中命丧悬崖连个尸首也没有找到。 他终于考上了武汉的大学,到了大冰的小屋里唱歌,这段缘分就是起于白玛做背夫途中,面对体能不支的大冰,他无偿伸出了援助之手。那个一路唱着歌的男孩,靠着自己的两只脚走出了大山,他的质朴他的阳光给周围的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看看我们身边的孩子,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床,整天抱着个手机,优越的物质条件使他们失去了拼搏的欲望,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价值观,如果很难做到相互理解,那就尽量互相谅解”。我用大冰的话安慰着自己,也安慰做父母的每个人。 书中我们看到了逆境中不屈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而那些人大都隐忍过你尚未经历的挫折。” “那些曾经温暖过我的,希望也能温暖你。” 用书中几句话做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