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每一個被愛的人無可豁免的也要去愛

無臉男有心
2018-01-28 22:53:49

書中的Elio是打從一開始就喜歡上Oliver。

這是一本讓人看了臉頰發燙想找個人上床的小說,書中描寫Elio內心對於Oliver的迷戀露骨的程度遠超過任何一部言情小說。 舉例來說,Elio說「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想要他的肉體」、「我也希望他死掉,這麼一來,如果我無法不想他,無法不擔心下次不知何時才見到他,至少他的死足以了結這一切。」、「只要一句話、一個眼神,我就彷彿置身天堂。」等等非Oliver不可的話,書中還有描述Elio想對Oliver做的事情以及希望Oliver對他做的事情,非常火熱。 這是我第一次看書擁抱了自己,彷彿我就夾在Elio和Oliver之間,感受著他們彼此撫摸著彼此的身體,從嘴唇到腳趾,從腳趾到嘴唇,不放過任一個地方。

字裡行間,完全可以感受到Elio是多麼愛Oliver,即使20年過去了,Elio彷彿依舊是那個17歲coming-of-age的男孩愛著Oliver。 Oliver-Oliver-Oliver Elio-Elio-Elio 作者是哪裡來的靈感,可以想出Call me by your name,真的是很棒的題材跟主題。看過電影後再來看小說,更有想像的畫面,Oliver就是槌哥,Elio就是甜茶,20年後的相遇依舊是他們兩個人,如果要演續集的話,相信對timothee chalamet會是一大挑戰。 雖然我無法理解80年代對於猶太人、同性戀的看法,但我也相信或許幸福這般難以得到,所以才讓愛情更顯得刻苦銘心。愛,不分性別。或許,我們真的可以同時擁有很多的愛人,因為這些人都是我們在乎的人,愛著老婆也愛著Elio。 最令人感動的是爸爸對Elio的喊話,不管是電影還是小說都令人鼻酸,He is the best dad in the word. 有了那一段,或許我可以漸漸與過去和解並且打開幾乎沒有開過的心房。I can try, if I want. 這是一部令人wanna fuck and cry的小說。

分享我覺得很棒的書摘如下: ●新戀人帶來的痛苦、狂歡、刺激;盤旋在咫尺之遙,這許多幸福的承諾;在我可能誤解、不想失去、每逢轉折必定先揣度一番的人之間尋尋覓覓;我用來對待每個我想望、渴望被想望的人那種拚了命的狡猾;我立起重重屏障,彷彿自己與世界之間有著許多層的紙拉門;想把其實從來不曾加密的東西編碼再解碼的強烈衝動──如今這一切全始於奧利佛到我們家來的那個夏天。這些印記在那年夏天的每一首暢銷曲裡,在他停留期間與其後我所閱讀的每一本小說裡,在熱天迷迭香的氣味,以及午後蟬鳴發狂似的唧唧聲裡──直到當時,年年伴我成長、熟悉的氣味與聲響,卻突然觸動我,多了一種永遠受那年夏天種種事件影響的曲折。P13 ●當晚日記裡,我寫道:「我說我認為你嫌惡那部作品是誇大了。我真正想說的是:我認為你嫌惡我。我希望你說服我事實正好相反,你也持續這麼做了一會兒。但為什麼明天早上我就不再相信?」......附記:我們不是專為一種樂器而生;我不是,你也不是。P16 ●他不介意猶太人身分,不像小孩子經常摳疤痕一樣,盼望疤痕早些消失不見。身為猶太人對他而言不是問題。他很能接受自己,就像他接受自己的身體,接受自己寫的書,接受自己古怪的反手拍動作,接受自己選擇的書、音樂、電影、朋友。P23 ●若非他自己孰悉同樣的思考模式,怎能憑直覺洞悉別人的想法?若非早在自己身上實踐,他如何能感知他人內心這許多曲折? 令我訝異的不僅是他這麼有識人的天分,能夠翻找他人內在,挖出其人格的精準輪廓;還有,他對事物的直覺與我對事物的直覺如出一轍。P24 ●不知道哪兒聽過一個法則:A完全迷戀B的時候,B必定無可避免的也迷戀著A。Amor ch'a null'amato amar perdona.「愛,讓每一個被愛的人無可豁免的也要去愛」──這是法蘭契絲卡在〈地獄篇〉裡說的話。等待並抱著希望。我抱著希望,永遠等待──雖然這或許正是我一直想要的。P33 ●「有時候,了解藝術家唯一的辦法,就是設身處地地進入他們的內心,其他一切自然水到渠成。」P57 ●Cor cordium真心,是瑪麗在雪萊的墓碑上刻的字,一般英文譯為heart of hearts,意味內心最深處最真實的信念。P75+P168 ●「你喜歡孤獨嗎?」他問。 「不喜歡。沒人喜歡孤獨。但是我已經會如何與孤獨共存。」 「你總是這麼有智慧嗎?」.......(略) 「根本稱不上什麼智慧。我說過,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懂書,我懂怎麼把字串在一起,但這不表示我知道怎麼談論對我最重要的事。」P80 ●「我喜歡你談論事情的方式。但你為什麼老是貶低自己?」 我聳聳肩。他批評我太苛求自己? 「我不知道。所以你不會吧,我猜。」 「你就這麼忌憚別人的想法嗎?」P81 ●我用一個更猛烈的吻壓制我的疑問。我不要激情。我不要快感。或許我連證據也不想要。我不要言語、閒聊、吹噓、談單車、談書,統統不要。只要太陽、草地、偶爾吹來的海風,只要從他的胸部、頸項、腋窩散發出來的體味。請佔有我,讓我退去就有的自己,徹底改變,直到如同奧維德詩作裡的腳色一般,與你的色慾合而為一。這才是我想要的。給我一條蒙眼布,握著我的手,別要求我思考──你願意為我這麼做嗎?P85 ●眼中之光(light of my eyes):心愛之人的意思。P90+168 ●我寫下:在永恆與虛無之間。80年代終於義大利某處,為你沉默。 多年以後,如果他仍留著這本書,我希望他感到痛苦。甚至,我希望有一天某人瀏覽他的藏書,翻開這本小小的《阿蒙絲》,問起「告訴我,80年代中,在義大利某處沉默的是誰」。P110 ●「喜歡看書的人善於隱藏真實的自己。隱藏自我的人未必喜歡自己。」P120 ●我無法了解大膽和哀愁,「你好硬」和「你真的在乎我嗎」如何能夠這樣徹底結合在一起?我也很難揣測為什麼一個表面上如此柔弱、躊躇、渴望吐露這麼多不確定的自我的人,能用同一個姿勢,不害臊、不顧後果的把手伸進我褲子裡,緊捏我那話兒。P121 ●「因為是他,因為是我(Parce que c’etait lui, parce que c’etait moi.)」父親引用的,是蒙田針對他與博埃蒂之間的有誼所下的斷語。 但我想的卻是艾蜜莉‧勃朗特的話:因為「他比我更像我自己」。P227 ●「別害怕。事情總會來的。至少我希望如此。而且是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時候,自有它狡詐的辦法,找出我們最脆弱的地方。只是要記得:我在這裡。現在你可能不想去感受什麼。或許你從來不希望去感受什麼。或許我也不是你想講這些事的對象。不過請你要去感受你所感受的。」 我看著他。這時候我應該說謊,告訴他,他完全搞錯了。我正打算這麼做。 他打斷我:「聽著,你有一段美好的友誼。或許超越友誼。我羨慕你。就我的立場來說,許多父母會希望整件事就此煙消雲散,或祈求兒子很快重新站起來。但我不是這樣的父母。就你的立場來說,如果有痛苦,就去照料;如果有火焰,也不要掐熄,不要粗暴的對待它。讓我們夜不成眠的退縮可能很糟,但眼見別人在我們願意被遺忘以前先忘了我們,也好不到哪裡去。為了用不合理的快速治癒問題,我們從自己身上剝奪太多東西,以致不到三十歲就破產。每次重新開始一段感情,能付出的東西就變得更少。為了不要有感覺而不去感覺,多麼浪費啊!」 我張口結舌,很難接受這一切。 「我僭越了?」 我搖搖頭。 「那再讓我講一件事。這麼做能夠掃除我們之間的芥蒂。我或許曾經很接近,卻從來沒擁有過你所擁有的。總是有什麼東西制止或阻撓我。你怎麼過日子是你的事。可是切記,我們的心靈和身體是絕無僅有的。許多人活得好像自己有兩個人生可活,一個是模型,另一個是成品,甚至有介於兩者之間的各種版本。但你只有一個人生,而在你終於領悟以前,你的心已經疲倦了。至於你的身體,總有一天沒有人要再看它,更沒有人願意接近。現在的我覺得很遺憾。我不羨慕痛苦本身。但我羨慕你會痛。」 他抽了一口氣。 「我們可能再也不會談這件事,但我希望你不要因為今晚而對我有成見。如果有一天,你想對我說話,卻覺得門是關上的,或者不夠敞開,那我將是一個糟糕的父親。」P229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更多书评

推荐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