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括地志》引书考

文禾斗
2018-01-28 18:53:52

《括地志》引书考

一、缘起

初唐魏王李泰所撰之《括地志》,为卷五百五十,并序略

...
显示全文

《括地志》引书考

一、缘起

初唐魏王李泰所撰之《括地志》,为卷五百五十,并序略五卷,自贞观十二年(638)发轫,至贞观十六年(642)完成,参与其事者:苏勖、谢偃、萧德言、顾胤、蒋亚卿也。其书早佚,今所用者多为国朝贺次君辑本,依州县为次,裁成三卷,依州县为次,并序略一卷,多方比勘,精良完备,然犹有可议者。


二、统理

余不通历史地理之学,唯以慕古,粗阅一过尔。今本多从张守节之《史记正义》辑出,觉其引书颇多,恐有本是张守节引它书而贺氏误辑者。于是再检佚文,计其引文,得书一百零三种,偶有无考者,列之于下。

表一

(《洛阳记》《武陵记》等多有同名之作,撰人难定。李吉甫有《古今地名》之书,然时代太晚。徐才宗《国都城记》,刘维毅以为当作徐之才《宗国都城记》,殊无道理。)


三、考述

据此表,《括地志》引《水经注》《汉书》《左传》最多(见表二),大抵为其著作之基本也。史称萧德言精《左氏传》,顾胤作有《汉书古今集》《太宗实录》,则为治汉书者,谢偃、苏勖皆博学之文士,蒋亚卿据碑铭则为河内人,北人也。此诸人之学术背景,与《括地志》之引书情形盖不无关系也。

表二

1、《括地志》引《左传》考

《括地志》引《左传》及杜预之注、杜预之《春秋释例》共四十三次,而引《谷梁》《公羊》各一次,此种极端情况,其首要原因厥为《左传》本身重叙事之特性也,而杜预之注亦有考订之用,再则萧德言精通《左传》,故能娴熟运用之也。

且上表中之经部,共引书七十六次,而与《春秋》相关者竟达四十五次之多,虽有《尚书》之《禹贡》在,亦唯引数条而已,此益见其学术之偏重也。

2、《括地志》引经考

《括地志》引五经,《春秋》用《左氏传》及杜解,《诗》用毛传,殆兼乎郑笺,《书》用孔传,《周礼》用郑注,皆古文经学也;所引许慎之《说文》亦古文家之著作。虽引今文之《韩诗外传》,不过以之当《说苑》《新序》之类之故事也。

更需注意者,其所引《鱼龙河图》,谶也,《孝经援神契》,纬也,引谶纬入注疏,固郑玄之学风也。北朝守郑玄旧义,而南朝有新起之义疏,于《括地志》中只见旧义,未有新疏也,顾胤为南人而仕隋,蒋亚卿、萧德言、苏勖、谢偃皆北人也,此其故欤?

李泰之撰《括地志》与孔颖达之修《五经正义》时代相近,而《五经正义》之颁行,乃在永徽二年(651),晚于《括地志》近十年,故所用者皆旧经传也。

3、《括地志》引《汉书》考

《括地志》引《汉书》四十八次,而直言《地理志》而不称《汉书》者三十五次,此其特重《地理志》也(《括地志》引《沟洫志》亦不称《汉书》,《史记》亦偶用篇名,然次数甚少)。

考《隋书》之五朝志,贞观十五年(641)年始修,至显庆元年(656)年始成,李泰等不及见也。然司马彪之《续汉书》有《郡国志》,亦只引三次,远不如《汉书》之《地理志》之受重视,次数亦寡于阚骃《十三州地理志》与顾野望《舆地志》也。故《地理志》为《括地志》之重要参考书也。

《汉书》于六朝时,其地位殆可拟乎经书,而有专门之学(参考吉川忠夫《六朝精神史研究》),非诸家后汉书之比,故笺注者极多,《括地志》所引者共九家也(见表三)。

表三

颜师古之注《汉书》,成于贞观十五年(640),《括地志》于时亦编纂过半,李泰诸人未必有所参考也。《括地志》所引诸家之说,除颜师古一家,其余诸家亦皆为颜师古之注所征引,顾胤治《汉书》亦当熟稔名家之注,,唯引颜师古之说一条恐为张守节之引文,而贺氏误辑也。所引应劭之说亦恐有《风俗通义》之文,余不详辨也。

4、《括地志》引《文选》考

综观上表,《括地志》几不引诗文,唯引左思《魏都赋》一句;又引《蜀赋》一句,实为刘渊林注左思《蜀都赋》之语,贺氏云为李贤注。

李贤当是李善之误,查《文选》,此实李善引刘渊林之注也,然李善之《文选》注呈于显庆三年(658)年,《括地志》未及采用也,且史云左思《三都赋》成,刘逵(渊林)、张载作注,皇甫谧作序,《三都赋》既是有此单行本传世,《括地志》无从李善转引之必要也,贺氏失察也。

故此二处殆皆引自单行本之《三都赋》注本也。似此种成书先后问题颇多,姑就本文所涉及者董理之(见表四),唯疑年恒有,唯得大概而已。

表四

5、《括地志》引史书考

胡宝国言唐人多责六朝地志,如颜师古、刘知几、杜佑、李吉甫等,皆言地志当关注乎实用性,而非若六朝之传故事、记风景者也。今《括地志》引六朝地志甚多者,胡氏言皆以萧德言、顾胤为南朝人也。余以为非也。

《括地志》之书之体例,盖甚类乎《水经注》也。《水经注》引书之杂,不下数百种,卷帙庞大,今《括地志》之为书五百五十卷,苟非旁征博引,孰能为此?岂特引六朝地志之当为异乎?

今观其引《神仙传》《搜神记》《穆天子传》《博物志》《蜀王本纪》等书,可知其驳杂矣,时见有志怪之谈,殆至殊方绝域,则其言尤不经也,而张守节所引方外之文亦较详于中原,故引及《外国图》与《异物志》之说,则更驳杂矣,然《水经注》亦如是也。

郦道元,北人也,其最负盛名之《三峡》引自盛弘之《荆州记》也。贾思勰北人也,其《齐民要术》之实用性更强乎地理书也,而其最末一卷亦备载小说之谈与异物也。郦道元可引,贾思勰可引,入唐之北人不可引,必待南人而后引,孰有是理乎?

6、《括地志》引四部考

表五

四部引书之存佚见表五。《括地志》引地书四十七种,存者仅三种,惜哉。

经部除《毛诗谱》外均存,然《毛诗谱》,历来诸家订补,全貌亦可窥见;子部除《浮图经》未详所指外,仅亡《太公金匮》一种,然若《群书治要》等书多用其文,精华尚存也;唯地书散佚失传最为严重也。

盖地书随时变而有陵替,经、子之理万古不易也,然经、子于此种著作中所起之效用不足,故少有征引也;而集部才《三都赋》一种,盖亦以其当史籍尔。


四、结语

吾素不喜此种劳累,每转引成书之结论,今行此事者,亦以其书卷帙小也,然二百页间,翻检数过,亦不能无差失。甚矣,考订之难也。

吾素不识李泰诸人,然余少时多览佚书,以故所引佚书多有旧缘也,然于异称节语亦觉烦难,盖当重读隋志也。佚者已矣,存者如斯,已矣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推荐括地志辑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