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之宴 平民之宴 7.7分

平民之宴,中产之失

啦啦啦
2018-01-28 15:41:34

中间一度看到欲罢不能,关于阶级固化、低欲望青年的描绘实在很真实。

这本书展现了一种自我认知和社会规训之间的角力和对抗,在出生于中产家庭的翔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翔厌倦了母亲长久以来在学习和生活上的压迫,强迫他成为体面人士,20岁就离家出走打工。他从始至终就很坚定地要逃离自身的阶层,哪怕成为打零工的社会底层,也至少能够当个快乐无压力的闲人。家道中落,从底层奋斗上来的外婆以及努力维持中产身份的妈妈当然不懂他的痛苦。当你向往某个阶层时,你同时也被种种要求束缚了。翔的姐姐可奈则是个聪明人,一直想通过美貌、不错的家境和学历来实现阶层的跃升。当她如愿以偿后,丈夫却患上抑郁症被炒鱿鱼,她也不得不接受美好生活中的阴影。他们两人都在母亲的规训下成长,却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逃离或是积极追求,其实都代表了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自我认知终究是被扭曲了。

虽然用阶层来评价别人颇为陈旧愚蠢,然而为跃居上流,人们所付出的努力和决心你也不得不否认。人毕竟也有想要变得更好的欲望,或是出于生计所迫,或是出于自尊需要,阶层上升成为他们自我保护的武器。

也许我们能够更快乐、更融洽呢。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见证
...
显示全文

中间一度看到欲罢不能,关于阶级固化、低欲望青年的描绘实在很真实。

这本书展现了一种自我认知和社会规训之间的角力和对抗,在出生于中产家庭的翔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翔厌倦了母亲长久以来在学习和生活上的压迫,强迫他成为体面人士,20岁就离家出走打工。他从始至终就很坚定地要逃离自身的阶层,哪怕成为打零工的社会底层,也至少能够当个快乐无压力的闲人。家道中落,从底层奋斗上来的外婆以及努力维持中产身份的妈妈当然不懂他的痛苦。当你向往某个阶层时,你同时也被种种要求束缚了。翔的姐姐可奈则是个聪明人,一直想通过美貌、不错的家境和学历来实现阶层的跃升。当她如愿以偿后,丈夫却患上抑郁症被炒鱿鱼,她也不得不接受美好生活中的阴影。他们两人都在母亲的规训下成长,却做出了完全不同的选择,逃离或是积极追求,其实都代表了一种不得已的选择,自我认知终究是被扭曲了。

虽然用阶层来评价别人颇为陈旧愚蠢,然而为跃居上流,人们所付出的努力和决心你也不得不否认。人毕竟也有想要变得更好的欲望,或是出于生计所迫,或是出于自尊需要,阶层上升成为他们自我保护的武器。

也许我们能够更快乐、更融洽呢。我们从来没有真正见证过,所以一生哪怕就一次,拼命努力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奋斗一下。

出生于冲绳的珠绪一直按部就班地上学,高中毕业来东京打工,而这样的生活竟然被翔的母亲说成是下等人的生活,跟他们是两个阶层。珠绪第一次听到这种评价,很惊讶。原来安于本阶层的自觉在上层阶级的眼里就是自甘堕落,不求上进。被伤害自尊的珠绪第一次决定考上医科大学,用这种方式来向翔的妈妈证明自己不输。翔的外婆在家道中落后,独立撑起一家的生计,成为金牌售货员,把两个女儿培养成大学生。

珠绪和翔的外婆的奋斗不让人反感,甚至让人心生敬佩,因为她们是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捍卫自尊,实现了底层的逆袭。恰恰是因为珠绪的纯粹,她本来就没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心态健康,所以她不会陷入阶层差距的失落之中,她的奋斗是出于见识更好世界、报答别人好心的单纯愿望。讽刺的是,当珠绪考上医科大学,翔的母亲依然瞧不起她,却也敏感地发现了珠绪已经超过了她的儿子,成为新中产了。而翔则意识到了和珠绪之间的阶层差距,提出分手。珠绪在拼命考试中形成的自尊心拯救了她:

我也没想到自己会用这样的词,但是没办法,拼命努力地做某件事情时,自尊心自然而然就产生了。

不再需要阶层给人带来认同感,自尊心才是最不可或缺的支撑。

在书的结尾,翔的妈妈望着可奈的孩子,又找到了人生的新希望:把他培养成才,出人头地。一代一代对于阶层上升的期望永远这么强烈而真实,历经失望的苦涩后依然孜孜不倦,从头再来。林真理子的结尾中充满了简奥斯丁式的戏谑、讽刺,让人会心一笑。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平民之宴的更多书评

推荐平民之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