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世界的热情

三风
2018-01-28 看过
刘亮程的名字,认识于大四。那三个月的高中语文教学,印象颇深的除了实习组的“有聊生活”外,就剩他的《今生今世的证据》。

        从小学起,几乎每篇语文文本后面总有那么一行:有感情地朗读全文。学生时代的我们装模作样地有模有样地完成过这项任务。而《今》这篇课文,在我看来并不适合有感情地朗读,它更适合你独自思考,在一个人的思考中领会这种一个人的感动。之所以说一个人的村庄是属于一个人的感动或思考,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对于自己的家乡故土,对于生养自己的地方的感知和对自我的认知都是私人的,感情更是私人的。

        整本书的基调亦是如此,作家有趣地勾描他的一个人的村庄,填充的却是“哲学”颜料。神奇的是, 狗、驴、蚂蚁、猫、土路、木头这些词一旦跟“人”发生了关系,一切就都哲理起来,充斥着对生命的饱满的理解。或许是生命的动态,生命在不断改变,不停流动。在《我改变的事物》一篇,作者对村庄有意无意的改变实在是最精妙的注解,因为“坐在一间房子里的板凳上和坐在路边的一根木头上商量出的事情肯定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果。”又或许是生命的平等,作者的文字里所有生物都是平等的,不分高级与低级。“我没当过驴,不知道驴这阵子咋想的。驴也没做过人。我们是一根缰绳两头的动物,说不上谁牵着谁。”书中这样的描述并不少见。让人敬佩的是,是怎样的“热情”才能使得作者多年持续地观察着这个村庄的细微,无论活物死物。

        记忆中,我没有那样的热情,似乎活得太严肃,也不可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个人的村庄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个人的村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