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子 穗子 8.6分

《穗子》:那些有伤的年轻人

形而上学的诗人
2018-01-28 13:10:22

并不是第一次读严歌苓的作品了,每次读,都有些不忍,惊异于她每次都可以轻描淡写的讲述着伤害与被伤害。严歌苓的长篇也好,短篇也好,都有一种奇怪的朴实在其中,没有华丽的文风,没有精致的形容,粗糙、直接,当你从中看见伤害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冷冷的疼来。

我一向不喜欢满篇都是大道理的小说,小说可以写自己,也可以写别人,唯独不能写道理,人生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严歌苓的小说每隔一段都会读一点,她的小说是厚重和轻薄的交织物,充盈故事的一个女人的所见和所感。读张爱玲的时候,喜欢她的刻薄,一字一句都能刺进人心。读亦舒的时候,喜欢她的冷静,是爱和不爱的故事,也是自己的故事。读李碧华的时候,喜欢她的狡黠,今生昨日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读严歌苓的时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她总能轻而易举的将厚重的历史拉开一个口子,然后告诉大家,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

《穗子》是严歌苓的短篇,所有的故事都被一个叫“穗子”的小女孩串联起来,毫无血缘关系的外公、裸死的名角朱衣锦、小顾艳、假小子耿荻、丑姑娘黄小玫......这些人其实存在于每个人的青春,她们是成长中的符号,只是,关于穗子的成长,更加厚重,而这些人的存在,也就有了非凡的

...
显示全文

并不是第一次读严歌苓的作品了,每次读,都有些不忍,惊异于她每次都可以轻描淡写的讲述着伤害与被伤害。严歌苓的长篇也好,短篇也好,都有一种奇怪的朴实在其中,没有华丽的文风,没有精致的形容,粗糙、直接,当你从中看见伤害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冷冷的疼来。

我一向不喜欢满篇都是大道理的小说,小说可以写自己,也可以写别人,唯独不能写道理,人生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严歌苓的小说每隔一段都会读一点,她的小说是厚重和轻薄的交织物,充盈故事的一个女人的所见和所感。读张爱玲的时候,喜欢她的刻薄,一字一句都能刺进人心。读亦舒的时候,喜欢她的冷静,是爱和不爱的故事,也是自己的故事。读李碧华的时候,喜欢她的狡黠,今生昨日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读严歌苓的时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她总能轻而易举的将厚重的历史拉开一个口子,然后告诉大家,这就是她曾经的生活。

《穗子》是严歌苓的短篇,所有的故事都被一个叫“穗子”的小女孩串联起来,毫无血缘关系的外公、裸死的名角朱衣锦、小顾艳、假小子耿荻、丑姑娘黄小玫......这些人其实存在于每个人的青春,她们是成长中的符号,只是,关于穗子的成长,更加厚重,而这些人的存在,也就有了非凡的意义。

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有很大的不同,它必须避轻就重,也正因为如此,短篇小说才没有那种长篇的磅礴。不过,严歌苓的《穗子》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厚重感,正因为它被打上了“历史”的烙印。

龙应台说过:“在中国文革的狂热中,在德国希特勒的民族主义热浪中,在日本军国主义的大趋势中,人人都是泥人,你要泥人怎么样跳出塑泥的大手掌去辨别客观的真伪呢?确实有些人,在举国欢呼:"嗨,希特勒"的时候,清楚地冷眼洞悉隐藏在爱国狂热背后的危机,目击是非价值的颠倒,弃德国而去。这些人,毕竟是少数中的少数。大多数的人,即使动了疑心,也没有能力作独立的判断。一个当过红卫兵的人告诉我:"当时我们冲进教室把老师拖出来打得鼻青眼肿,逼他下跪,我心里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可是大家都这么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所以我也定了心,放心地去打。"人云亦云是人的常态,自我觉醒、反抗潮流,是人对自己较高的道德期许,一种理想的追求。”

这种理所当然在《穗子》里是一种常态,正常的有些扭曲,残忍的有些病态。一群失去爸爸的丫头们组成拖鞋大队,抱团取暖,然后分崩离析,然后各自成长,仅存的温暖就是那一双双一样的拖鞋。丑姑娘黄小枚成了女英雄,经历过无限辉煌之后,却又变成了痴笑的女疯子。

冷静客观的笔触倒出冷暖,发凉的字句让人在暗夜里垂泪。比起那些总是出现在人们梦境里的魑魅魍魉相比,那些在你身边的善男信女更可怖。你不知道他们裹挟着什么而来,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带着什么离去。

严歌苓的故事很好有好的结局,或许好的结局和她写的故事是两个时代的事。

读完《穗子》已经有些日子里,闭上眼的时候,依然会想起那些隐没的历史黑暗中的人和事。

“穗子跟全人类一样,都是同一种作为人的特点,那就是争取不鼓励,争取跟大多数人同步,受罪享福,热热闹闹就好。”

“余老头再犯,也是错误,而她爸规规矩矩,犯的却是罪过。”

“在那个每天早晨都会发生新的伟大背叛的时代,半年就足能“海枯石烂”了。”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穗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穗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