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城的叹息

阿嘉
2018-01-28 13:07:53

宗教作为最为特殊的意识形态,在历史中往往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城市与宗教融合在一起之后,是文明的进步,还是暴力的扩张,想必只有耶路撒冷能够给出正确的答案。所罗门在世时,犹太教的教徒们将圣殿建造于此;耶稣在耶路撒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在此地复活,死亡与重生在同一个地方上演,因此基督教也将耶路撒冷当作基督徒的圣城;伊斯兰教在传教的早期将耶路撒冷规定为穆斯林做礼拜时应该朝拜的方向,时隔多年后才将朝拜的方向改为圣城。

耶路撒冷犹如百纳箱一样,将各个民族,各个肤色,各个宗教的人类聚集在一起,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多年的冲突中,宗教意识得以快速的发展。文明的发展中,战争必不可少的,最为著名的战争问题也源于耶路撒冷,持续多年的巴以冲突,就是由于宗教文化的冲突,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此处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激进的民族主义分子完全未将联合国的命令放在眼里,犹太教与伊斯兰教本身就是民族主义极为强烈的宗教,犹太复国运动的爆发,将巴以冲突推向了高潮,犹太人建国后想将阿拉伯人赶出自己的国土,当双方都将耶路撒冷视为宗教圣地时,以色列声称耶路撒冷是其首都,巴勒斯坦也声称耶路撒冷是其首都,当双方都僵持不下时,

...
显示全文

宗教作为最为特殊的意识形态,在历史中往往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城市与宗教融合在一起之后,是文明的进步,还是暴力的扩张,想必只有耶路撒冷能够给出正确的答案。所罗门在世时,犹太教的教徒们将圣殿建造于此;耶稣在耶路撒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又在此地复活,死亡与重生在同一个地方上演,因此基督教也将耶路撒冷当作基督徒的圣城;伊斯兰教在传教的早期将耶路撒冷规定为穆斯林做礼拜时应该朝拜的方向,时隔多年后才将朝拜的方向改为圣城。

耶路撒冷犹如百纳箱一样,将各个民族,各个肤色,各个宗教的人类聚集在一起,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多年的冲突中,宗教意识得以快速的发展。文明的发展中,战争必不可少的,最为著名的战争问题也源于耶路撒冷,持续多年的巴以冲突,就是由于宗教文化的冲突,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此处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激进的民族主义分子完全未将联合国的命令放在眼里,犹太教与伊斯兰教本身就是民族主义极为强烈的宗教,犹太复国运动的爆发,将巴以冲突推向了高潮,犹太人建国后想将阿拉伯人赶出自己的国土,当双方都将耶路撒冷视为宗教圣地时,以色列声称耶路撒冷是其首都,巴勒斯坦也声称耶路撒冷是其首都,当双方都僵持不下时,战争便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这种城市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建造它的途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建筑师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在纸张上画下这座城市宏伟的篇章。在美国散文家、传记学家、文学评论家阿迪娜·霍夫曼的笔下,横亘几千年的耶路撒冷犹如幻灯片一般,清晰的道出了它的前世今世。《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描写的是“一战”后英国托管时期巴勒斯坦重建过程中,三位不同背景的建筑师参与制造耶路撒冷的往事。

当阿道夫·希特勒任纳粹党党首的时候,纳粹党认为自身是高等民族,而犹太人是低等民族,著名的犹太人建筑师埃里希·门德尔松在嗅到一丝危险的味道后便离开了德国,将自己曾经的豪宅弃如敝履,与家人一同前往耶路撒冷,门德尔松是一位脾气暴躁的建筑师,“严以律己,严以待人”。耶路撒冷不仅仅是他的避难所,也是他所憧憬的可以实现梦想地方,作为从德国而来的犹太人,他对中东的局势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虽然逃离了纳粹的魔杖,耶路撒冷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也给它的工作插入了层层险阻,可是他依旧喜欢这座城市,他说:“在这里,每次行动都是一场斗争,看得见的、必需的、开放的、进攻的斗争。但在欧洲,所有事情都是遮遮掩掩、暗地进行,人们彼此心存防备。”肖肯花园、巴勒斯坦银行、希伯来大学皆出自这位杰出的建筑师之手。

奥斯汀·哈里森放在当下就是一位斜杠知识分子,他不仅仅是以为公务员,还是英国托管政府的首席建筑师,在他来这座城市之前便做足了功课,在他来到这里后,这座城市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暴力冲突频发,砖片瓦砾就在他工作的四周炸裂开来,即使如此,他也未曾放弃这座城市,他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缔造出了洛克菲勒考古博物馆。阿拉伯建筑师斯派罗·霍利斯犹如幽灵一般存在于这座城市,各大图书馆都难以寻觅到他的资料,作者采访了许多人之后,才逐渐研究出他对这座城市的贡献,作为阿拉伯人,他从不主张暴力,他见证了这座城市文化的流动,见证了这座城市辉煌的历史,即使历史书上对他的描述甚至没有微微的一撇。

宗教是文明的产物,城市却成了宗教的附属品,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市,囊括了三大宗教的城市,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直到我们建起了耶路撒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