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她一次也没回头”

Shirly
2018-01-28 00:24:55

我想不管过了多久,回想起这本书,我都会想起书中结尾处的那几句话。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 “我不知道。雇佣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简短地一笔带过,便是全书的结尾。 没有电影里,那么极尽绚烂的场景描写,也没有电视剧里,奶瑶5分钟的背影行走,至少,她哭了。而在书里面,看到的却是如此冷酷的描写,戛然而止,一场追查了19年的案子,两个白天黑夜互相守候的彼此,就是这样的结尾,我都不敢相信,原来只是虾虎鱼的一厢情愿,错付于枪虾,哪有什么互利共生,绝望,黑暗,无情,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从此,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桐原亮司、唐泽雪穗,再也不能在太阳下牵手行走了。 我该同情他们吗?两个小孩在孩童的年纪承担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重,过早地看到了世间最底层的黑暗,让本该纯洁的心背负了浓黑的阴影。但是,我又不敢同情他们,虽然遭遇不幸,但是雪穗把自己遭遇的所有苦难以报复性的方式加罪于身边的人,嫉妒她的藤根、仰慕她的闺蜜江利子、前夫高宫诚、养母西本、继女美佳。她不幸,她便要身边的人都不幸,想想都可怕。 我一直对这种性格缺失,有偏执型人格的人极其恐惧

...
显示全文

我想不管过了多久,回想起这本书,我都会想起书中结尾处的那几句话。 “雪穗像人偶般面无表情”, “我不知道。雇佣临时工都由店长全权负责"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简短地一笔带过,便是全书的结尾。 没有电影里,那么极尽绚烂的场景描写,也没有电视剧里,奶瑶5分钟的背影行走,至少,她哭了。而在书里面,看到的却是如此冷酷的描写,戛然而止,一场追查了19年的案子,两个白天黑夜互相守候的彼此,就是这样的结尾,我都不敢相信,原来只是虾虎鱼的一厢情愿,错付于枪虾,哪有什么互利共生,绝望,黑暗,无情,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些。 从此,雪穗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亮司则至今仍在黑暗的通风管中徘徊。 桐原亮司、唐泽雪穗,再也不能在太阳下牵手行走了。 我该同情他们吗?两个小孩在孩童的年纪承担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重,过早地看到了世间最底层的黑暗,让本该纯洁的心背负了浓黑的阴影。但是,我又不敢同情他们,虽然遭遇不幸,但是雪穗把自己遭遇的所有苦难以报复性的方式加罪于身边的人,嫉妒她的藤根、仰慕她的闺蜜江利子、前夫高宫诚、养母西本、继女美佳。她不幸,她便要身边的人都不幸,想想都可怕。 我一直对这种性格缺失,有偏执型人格的人极其恐惧,总觉得他们比凶恶的劫匪更加恐怖,因为他们就在你的身边,而你却不知道他们邪恶的存在,可是他们嫉妒你的幸福、艳羡你拥有她没有的东西,想把所有好的东西都占为据有,觉得这个世界都是欠他的,便以冷酷无情的方式加害于身边的人,就好像幽灵一般,就潜伏在你的身后,在你最得意、幸福的时刻给你当头一击,从幸福的顶端一下跌落到黑暗的深渊,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不禁脊背发凉,就好像,在读到筱冢说,“她身边的人都遭遇了某种不幸”的时候,我不禁寒战。 同电影《盲探》中,那个女的为了纠缠那个她心仪的男生,挨饿藏在衣柜中,漂洋过海从香港做轮渡到了马来西亚,好几天不吃饭,偏执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害怕至极。 我问我自己,“她爱他吗?”,全书没有一处提及雪穗与亮司的交流,甚至连一句对话都没有,他们两人在书中离的“最近”的一次还是在结尾处,她看着他从二楼处跌落下来,胸上插着当年那把剪刀,可是却装作陌路人,头也不回的走掉了,我想,多次凶杀案发生的时候,他们都有暗地见面,只是书中都没有描写,全靠读者想象,只在结尾的最后几章将所有案件的疑点串联起来,一次揭开,从19年前的桐原洋介的凶杀案,代子的“自杀”,三次强暴案,像一块接一块的重锤,重重地压在了胸口,让我震惊地喘不过气来,只能说一句,“原来是这样”。 谈一谈电视剧、电影改编。 喜爱程度,应该是书>日剧>电影> 日剧添加了雪穗与亮司更多的感情线,相比较令人绝望的原著书籍,给了读者更多温暖的想象。 电影,删减了太多的剧情,直接围绕雪穗与康晴的再婚展开,故事单薄了许多。 我想,可能以后我还会再看一遍。 整理了一下书中的人物。 桐原亮司:男主角,大阪人,桐原洋介被杀时是小学5年级;善于电子和剪纸,分析与策划力强,头脑聪明,决不重犯同一错误。 西本雪穗:女主角,大阪人,与亮司同年,异常优雅美丽,有一双猫一样的眼睛;热爱小说《飘》;后来因家庭而易姓唐泽、高宫与筱冢;小时已经高贵脱俗,做事毫不留情、残忍。 笹垣润三:大阪府警搜查一课的刑警,追查洋介被杀案,超过刑事追溯期后仍然锲而不舍。 古贺刑事:大阪府警搜查一课刑警,后来成为笹垣妻子(笹垣克子)的侄女婿。笹垣辞任警队后,古贺动用警力追捕亮司。 桐原洋介:当铺东主,桐原亮司的父亲,有恋童癖,一直迫害幼年的西本雪穗;在废置建筑中被刺杀。 桐原弥生子:桐原亮司的母亲,原为陪酒小姐。 松浦勇:桐原洋介下属,当铺店员,与弥生子有染:被桐原亮司杀死灭口。 西本文代:西本雪穗的母亲。丈夫早年病故,家境十分贫穷,靠出卖雪穗的身体营生。后来死亡,警方相信是煤气炉意外。 寺崎忠夫:杂货商,很频密地到西本家送货;在交通失事中死亡,车上发现桐原洋介的遗物,因此他与西本文代被怀疑,很可能也是雪穗的“客人”。 田川敏夫:西本家居所的物业管理;雪穗向田川称她忘记带钥匙,他用后备钥匙开门,与雪穗发现西本文代煤气中毒。 唐泽礼子:西本文代死后,成为雪穗的养母;雪穗父亲的表姐,茶道、花道老师;雪穗自小随她改掉关西口音和学习高贵气质;后被桐原亮司杀死。 藤村都子:雪穗的初中同级生,自尊心极强的才女,嫉妒雪穗传播谣言,被西本雪穗算计后,与其和好。 秋吉雄一:亮司的初中同级生,常常到雪穗就读的中学偷拍女生照。 菊池文彦:亮司的初中同级生,被桐原亮司以逼迫交还自己母亲和松浦勇的幽会照片;与他弟弟菊池道广最早发现洋介尸体。 园村友彦:亮司的高中同级生,外表帅气。亮司的好友,虽然友彦对亮司背景所知极少但很信任和崇拜他,后来一直帮亮司管理电脑店,亮司将电脑店的经营权给了他和他的女朋友。 西口奈美江:大都银行职员,代亮司的业务做会计,后来为了她结交的不良男友偷取银行资金后被杀害。 花冈夕子:买春的怨妇,与高中时的园村友彦有染;丈夫是黑道中人;她与友彦性事时突然暴死,友彦得到亮司和雪穗的帮助才洗刷嫌疑。 中道正晴:雪穗的数学补习老师,对漂亮的雪穗着迷;他公司的游戏程式被抄袭,是雪穗偷偷复制给亮司的;调查没有成果,他发现了雪穗与亮司帮助友彦的事。 川岛江利子:雪穗初中以后的主要朋友,雪穗的“绿叶”,单纯怯懦,崇拜雪穗。被富有的筱冢一成一见钟情令雪穗嫉妒,江利子与一成交往过一段时间,大学后因故(被陷害,被拍裸照)疏远雪穗、一成。后经相亲嫁给普通人。 筱冢一成:雪穗与江利子加入大学舞蹈社时的社长,追求江利子;筱冢药品的第二代;一直认为雪穗的高贵气质之外还有另一股气质,怀疑雪穗的品行与过往。 仓桥香苗:一成的原女友;一成爱上江利子后分手;一成在江利子遇上不幸事件后怀疑香苗。 榎本宏:利用西口奈美江盗取银行资金的流氓。 高宫诚:雪穗与江利子加入大学舞蹈社时的副社长;毕业后被西本雪穗欺骗不得已与其结婚,加入东西电装。婚后高宫诚发现自己还是不那么爱雪穗,对雪穗的很多行为无法理解,直到被雪穗设计重遇原本喜欢的三泽千都留,才发现之前的婚姻是个错误,怀着愧疚离婚,当然他不知道的是,结婚离婚都是雪穗的设计。 三泽千都留:东西电装的派遣员工。高宫诚秘密爱上千都留,后来他与雪穗离婚,就与高宫诚结婚,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还有了孩子(雪穗生不了孩子)。 田村纪子:雪穗服装精品店的合伙人;雪穗结婚后,邀请她一同经营店铺。 滨本夏美:雪穗服装精品店的员工,成为高宫诚“殴打”雪穗的人证;最终雪穗让滨本成为大阪店店长。 栗原典子: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的药剂师,与自称秋吉雄一(实际上就是桐原亮司)的人同居,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亮司利用她盗取氰化物害死今枝,并通过帝都大学附属医院的网络利用黑客入侵筱冢药品。 今枝直巳:筱冢一成希望在筱冢康晴与雪穗再婚前调查雪穗而雇用的侦探,追查雪穗身世与她身边人不幸事件;最后被桐原亮司杀死灭口。 菅原绘里:今枝直巳的助手,并对他有单相思;今枝失踪后,她仍然保持与侦探社的客人联络,牵出栗原典子。 筱冢康晴:筱冢一成的堂兄,筱冢药品的常务董事;深深被雪穗吸引,即使雪穗迟而不决,他仍锲而不舍追求雪穗;一成始终反对他们婚事。 筱冢美佳:康晴的女儿,挂念亡母而讨厌雪穗;后来被雪穗算计遇人玷污,雪穗为她“保守”秘密,从而成功收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